66岁的郭台铭再创业,退休之前能否如愿再挣两万亿?

“过去一年,各位股东满意吧?”

“满意!”“满意!”“很满意!”

鸿海集团(富士康母公司)收购日本百年企业夏普(SHARP)之后的首次股东大会上,66岁的郭台铭先生兴致高昂,把会议从上午9点开到下午3点,并且展现雄心:夏普是人生的另一次创业,鸿海股价不涨到200元(新台币),自己绝不退休。

以鸿海目前80元(新台币)左右股价,1.45万亿元(新台币)左右市值计算,这意味着,退休之前,他至少要让鸿海再赚两万亿元新台币的市值。

三板斧革新夏普

入主夏普,郭台铭下了大决心,也付出大代价。

为了这场收购,他亲自坐镇,斗智斗勇了4年,不但付出3888亿日元(约224亿元人民币)真金白银,更付出超常精力与耐心,光是双方为了谈判、交易飞来飞去的机票,就可以装满一箱子……

郭台铭愿意付出大决心、大代价,因为他要让鸿海走向大众市场,也因为夏普实在是一个好标的。

郭台铭一直希望摆脱只做代工的定位,夏普的品牌和渠道正是他可以突围的大通路,而一个顶级世界工厂与一个曾经辉煌的世界品牌一旦完美结合,也可以产生巨大的协同与互补效应。

多年前,郭台铭就制定了一项决战视觉产业的“眼球计划”,引领鸿海的下一波成长。该计划的核心是,整合以手机与电视为主的“视觉”产业资源,占领“眼球经济”的制高地。

实现这个计划,掌握上、下游话语权非常重要,既有电视业务品牌和渠道,又有强大面板生产能力的夏普,则是可以助其握权的一张王牌。有了这张牌,他就可以把眼球争夺战从工厂一直打到家庭

但夏普历史悠久,却也积弊严重,甚至收购中还发生过3000亿日元潜在债务的丑闻,其效率之低下,也曾令急脾气郭台铭大喊:日本企业,太慢了。

看空这场收购的声音也不少,有人不太相信代工的鸿海,可以在白热化的竞争中做好品牌,尤其是做好一个品牌老手自己都已做不转的老品牌。

然而不到1年,不看好的眼光开始变向。事实也在往好的方向发展,最新财报显示,夏普的营收虽然还在倒退,但因成本大减,公司已开始转亏为盈。

在今年的““双11””期间,夏普甚至还显现出王者归来的气象。24小时间内,其电视销售额破6.2亿元人民币,为天猫“双11”大尺寸电视销售第一名、苏宁易购黑电成交额第一名、同时还创造了70寸电视单品销售突破万台的奇迹。

成就,来自郭台铭推动夏普转型的快、准、狠。

刚一入主,郭台铭就换了夏普的最高长官,派出大将戴正吴出任夏普的社长。戴先生是鸿海的二号人物,精通日本商业乃至文化,负责过鸿海与日本的诸多大生意。他一上任,就把鸿海的成本管控与效率文化植入夏普,让百年老牌不断新生。

甚至,郭台铭还要求鸿海事业群的负责人,每人都要认领夏普的一个产品,群策群力,攻坚克难,几乎是集鸿海之全力来做这件事。

郭台铭重振夏普,具体靠这三板斧:

首先是提升产品和品牌竞争力。

郭台铭要求夏普把手上的专利加速转化为技术,技术转化为产品,而且要转化来得快,来得有效率。

他也要求夏普对市场再定位,核心是从过去的“高贵很贵”转到“高贵不贵”,甚至还催促夏普对LOGO进行更新,千方百计,“重新擦亮夏普的招牌”。

在电视业务不断下滑的沦落岁月,夏普曾为减轻财务负担,不断卖儿卖女求存,先后将北美、欧洲两大市场的电视业务和品牌都卖掉——

2014年9月,将波兰电视机工厂及欧洲夏普电视生产、销售出售给UMC;2015年7月,以2370万美元把自己在美洲的电视业务卖给了海信……

收购夏普之后,郭台铭明确表示,“夏普要重新接管品牌使用权”。12月22日,他实现了第一个目标:以8870万美元重掌了之前被卖掉的UMC,拿回了欧洲市场的主导权;海信方面也在持续沟通。

其次是优化组织、财务,降低运营成本。

比如,夏普在很多海外市场跟当地伙伴成立了合资公司,但这些公司已步入消极经营状态,甚至还有内部退休员工回来占便宜。鸿海入主后,“把这些统统砍掉”,持续精干组织结构与运营。

目前,鸿海已将夏普的企业架构分割重组为AV、通信、事业、健康、环境事业、BS等6个分公司,并以“ONE SHARP”,快速推进着事业重生。

最后是人和机制的变革。

鸿海入主后,给夏普制定了新的评估与考核体系,最大的变化是,夏普过去以团队为单位做评估,变革之后则落实到个人,并且围绕个人建立一套新的奖惩机制,改变过去越来越大锅饭的模式。

钱用在对的地方,精力聚焦到有前途的事业,人要释放出潜力和创造力,是郭台铭变革夏普的核心指导思想。钱,他“先节流,再开源”;精力,他重新定位,抓大放小;人,他科学分工、奖惩分明。

其中,尤其重视的是人的问题,因为人对了,事情才会对。一到夏普,戴正吴就连写三封公开信激励员工,并且加发绩效奖金。奖的同时,他也在夏普推行“打三呆”活动,而且一年打两次。

66岁的郭台铭再创业,退休之前能否如愿再挣两万亿?

所谓“三呆”是指:呆帐、呆料和呆人。

这些措施并不是高精尖的学问,甚至是重振企业的基本动作,但在郭台铭手里却爆发出巨大的力量,原因在于——郭台铭及鸿海卓绝的决心和执行。

郭台铭常说,干事业最重要的是有决心,所谓创业精神,核心也是看有没有决心。

刚创业时,他白天跟白班干,晚上跟夜班干,夜班散场还要连轴转,实在撑不住,才把电话簿当枕头,睡不了多久,大清早就又爬起来接着干。

入主夏普后,把重振夏普当作再次创业的他,常常工作夜晚两三点,办公室还灯火通明,甚至通宵达旦地运筹帷幄、排兵布阵——“除非明天太阳不再升起,否则不能不达到目标。”

在他的冲锋之下,夏普也好,鸿海也好,自然没人可以自由散漫,做到哪里算哪里。看似简单的策略和打法,也就这样显出惊人的威力和效益。

做大眼球经济,是鸿海入主夏普后打得最猛的牌。目前,郭台铭已推出振兴夏普的“天虎计划”,并在鸿海各系统建立专门组织来落实。

该计划的核心是通过供应链、品牌形象、市场销售的合力,来振兴夏普电视业务,并且定下了2017实现电视销量翻倍到1000万台的目标。

为此目标,郭台铭已把夏普振兴战从“安内”打到“攘外”的新阶段。最近,鸿海宣布,从2017年起,夏普旗下的面板业务将停止向三星、LG、海信等存在竞争关系的友商供应电视面板。

夏普与三星、LG、海信的关系,也因此从合作大于竞争转向竞争大于合作。2017年的电视市场,一场血腥的战争或已在所难免。想买大电视的同学们,或许可以等到神仙们打大仗时,再去捡便宜。

为1000万台销量努力的郭台铭,对夏普的面板业务也在不断加码。最近有消息传出,鸿海和夏普将联手在广州投资近500亿人民币,兴建最先进技术的10.5代或11代面板大厂,并配套建设AMOLED生产线,挑战三星独家供应苹果OLED面板的地位。建成后,这也将是全球最大的面板生产基地。

眼球产业之外,郭台铭还带领夏普加速奔向智能时代,推动鸿海与夏普合作布局智慧家庭、智慧办公、智慧工厂等领域的大生意。

从制造业转到智慧科技

不光是夏普,整个鸿海,也都在大转型。

这些年,鸿海的事业不断成长。2015年,其合并营收已达44830.96亿元新台币(约8872.05亿元人民币),在低迷中依然创了历史新高。

但这些年,却也是郭台铭最有危机感的年代。因为目前为止,鸿海的成长依然主要依赖于代工,而越是代工成长到越大,这种成长就越难继续。

郭台铭不想鸿海永远代工,更不想鸿海踏步不前,他要鸿海一直长。这些年,他一直在推动转型。

危机感越强,动力和动作越大,是郭台铭的个性。

于是我们看到,他一边启动内部创业,指望激发鸿海百万大军的创新和成长力;一边苦战拿下夏普,向终端和品牌进军,向三星开战;一边和马云马化腾、孙正义交朋友,拥抱互联网、智能化……

除了电视,手机被普遍认为将是鸿海的下一个品牌突围方向。目前,鸿海旗下的富智康已与芬兰HMD公司达成伙伴关系,共同开发、销售诺基亚品牌的功能手机和安卓手机,并且会参与相关手机的营销推广、售后服务。此外,鸿海也已支持夏普重新推出智能手机新产品,重返回日本及大中华市场。

新近,鸿海还宣布将任命媒体与广告业界的资深人士袁学智,出任其史上首任营销官,进一步展现出公司拥抱品牌市场的雄心。

在郭台铭的最新规划中,鸿海将以“云移物大智网+机器人”为战略主轴,启动转型,以全世界为舞台,继续打造其科技日不落帝国。

所谓的“云移物大智网”则包括:云运算、移动硬件、物联网大数据、智慧生活、智慧工作网路。

甚至,郭台铭还提出,“要用科技改进人类的生活、打造健康生活,提供人们干净的空气、食物和水。”这也被台湾媒体称为他最新的三个大梦。

机器人是郭台铭现在特别重视的业务。除了致力将富士康旗下的工厂逐步机器人化、智能化,郭台铭更将机器人作为鸿海未来的大生意进行大布局。

去年6月,鸿海携手阿里巴巴,向软银旗下软银机器人公司SBRH注资并获得其20%的股份,入主夏普后,机器人也成为郭台铭为其圈下的重点业务。

目前,夏普推出的全球第一款可携带式人型机器人手机RoBoHoN,以及软银机器人公司SBRH的机器人产品Pepper,都已在机器人市场崭露头角。

郭台铭非常看好医疗健康产业的未来前景,并通过鸿海、夏普以及投资入股的方式积极布局,期望将医疗健康产业做成引领鸿海未来发展的新引擎。

“我的孩子从生出来第一天就累计健康大数据。我将来会跟女儿的男朋友说,请你把你的健康大数据拿过来。”郭台铭说,未来的医疗,信息科技将发挥越来越重的作用,鸿海的信息科技基础,将为其在该领域卡到有利的战略地位。

物联网也是郭台铭特别看好的领域。他认为,到2018年,物联网装置将超越手机成为最大终端设备联网,而所有行业加上物联网,会变出一个超越电脑与手机互联网的新型互联网,并孕育巨大商机。

目前,鸿海正在云网层与传感层,以工业物联网、健康医疗物联网为核心向物联网发力。

传感层方面,公司有领先的硬件基础;云网层方面,鸿海则已参加了5G各种标准的制定,还建立了全台低功率耗电的网路。

鸿海还与腾讯合作投资了Future Mobility电动汽车公司,该公司曾因连锅端走宝马核心研发团队震动业界,其研发方向是互联网+智能电动车。

郭台铭认为,互联网行业做汽车成功率会非常非常的小,因为汽车牵扯到人的生命安全,有大量的硬件,软硬结合,则能互补并创造新的竞争力。

“互联网不过是一个翅膀,你的本行本业才是真正的核心。”在互联网改天换地的环境,立足于自己的科技、制造优势转型升级,也是郭台铭的基本方略。

股价不到200元,我就一直干

郭台铭说,世界在变、企业在变,他的目标是要给鸿海一个长远的未来,为把鸿海打造成一个历久长青、百年不衰的日不落集团再奠基。

“我们不会着眼于一年、一季,而是着眼于三年、五年甚至十年,为了鸿海能存活到一百岁,现在要做的是,‘将来想怎么收获,现在就去先怎么栽’。”

为了收获更大,郭台铭把全世界作为栽种的土壤——“任何地方,有市场就应该有我们的据点,有科技就应该有我们的投入。”

现在是经济低迷的艰难困苦期,却也正是低成本布局未来的好机会。郭台铭则是加倍的繁忙,要趁机为鸿海转型拿到更多筹码,也赢得更多先机。

已66岁的郭台铭,依然每天工作10多个小时。他的作风是,大方向定了就去做,错了立刻改,无论做还是改,都要快!他自己则以身作则,冲在一线。

这些年,科技业和经济形势的变化越来越快,他的改变也越来越频繁,有时上午做的决定,下午就会变,但有一点是始终不会变:他的命令重如山。

收购夏普的某个晚上,郭台铭突然想到,要让一个当时身在深圳的主管,第二天一早跟自己开会。一句话下去,第二天一早,这位主管出现在了身边。

别人问他怎么办到的?他说自己挂完电话就从工厂坐巴士到深圳,再从深圳坐船到香港,然后从香港赶深夜航班飞日本,5点多下飞机,一路狂奔两个多小时之后,不到8点,他已直接带着行李,收拾好形象与文件坐到办公室,等待老板的召见。

今年,郭台铭还成了被告。原因是,一个掌管着数万人马的事业群总经理忘记请假去日本处理私事,他一句话就把人家给开除了,对方不服就告了他。

有当事者回忆,当天一早,走进会议室的郭台铭发现这位老总不在,当场以免提方式打桌上的电话追问对方人在哪,脸上露着“杀气”。

得到对方已上飞机的回答后,他给出两条路让选:一是“马上下机返回开会,我会帮你买明天到日本的机票”,二是“如果不回来,就再也不用回来”。

对方立即求情道歉,但郭台铭重申立场之后就挂了电话。其他人再拨,已经起飞的对方已关机,于是他当场宣布:应该开会却没有来,马上开除。

郭台铭经常劝诫年轻人:挑老板的时候,越严厉越凶的人越要跟!因为这样的老板,才会真正激发你的潜力,让你成为超越自我的人。

他说,只要谈工作,就要有目标、有压力。做任何事,第一,要有责任心;第二,勇敢面对挫折与困难;第三,要有决心,说到要做到。

“现在好像有句话,‘钱多事少离家近,睡觉睡到自然醒’,如果我的孩子面对工作存这种心态,我隔天就打断他的腿。”则是他对下一代的宣言。

原文 

http://news.pedaily.cn/201612/20161229407345.shtml

PS:如果您想和业内技术大牛交流的话,请加qq群(527933790)或者关注微信公众 号(AskHarries),谢谢!

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Harries Blog™ » 66岁的郭台铭再创业,退休之前能否如愿再挣两万亿?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