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到”的首汽,如何在出行市场里“抢蛋糕”?

“迟到”的首汽,如何在出行市场里“抢蛋糕”?

出行市场上的竞争,似乎永远都没有定数。滴滴Uber的合并将专车战争划上了阶段性的句号之后,首汽约车作为国企性质的正规军,突然在专车行业里又冒出来了。

说这句话的原因在于,在新政出台、滴滴优步整合涨价、易到自救的诸多情况下,身边用首汽约车的人,似乎越来越多了。车辆正规、司机认路、可开发票,这些都是他们选择首汽的理由,更重要的是,这家公司也学来了互联网化的营销手段,搞起了“充返”。

尽管关于市场份额,首汽约车并没有足够的数据来证明自己的地位,但该公司的CEO魏东表示,之前的专车市场是四强争霸,而明年的专车市场,首汽约车希望做到第二名。

为了扩大规模,首汽约车也开始尝试“走出去”,从原来的自营模式,开始向全国符合网约车规定的企业和平台开放B2B加盟计划。截至目前,首汽约车在全国33个城市中拥有1万五千两自营车辆,按照魏东的规划,接下来的2017年,首汽约车的车辆规模将扩大到10万。

如今首汽约车的状态和当初的神州专车有些类似,定位于中高端的商务客户,起家晚但却赶上了好时机,唯一不同的是,这家公司背后有着浓厚的传统企业基因和资源。

专车新政下的“幸运儿”

首汽约车的项目,上线的相当晚,2015年9月,他们才正式推出了专车服务。彼时的滴滴、Uber正打得不可开交,神州专车的发展势头正猛。可以说作为国企性质的首汽来说,有些后知后觉,但也可以说,他们耍了点小聪明。

根据魏东透露,做网约车这件事情,首汽早在2014年末就有所规划,但直至2015年9月才正式上线,在这半年的准备时间里,他们等的是政府的“一纸文书”。

2015年3月,交通运输部部长杨传堂在两会期间明确表示,禁止私家车接入专车服务。2015年9月,一份名为《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的文件开始在网络上流传,根据该文件的要求显示,参与专车服务的车辆必须是带有营运属性的,车辆性质变更为预约出租车。

尽管只是“暂行办法”,但对于以私家车共享为主的滴滴、优步来说,还是带来了小小的震荡,但对于自有车辆且本身就是运营性质的首汽来说,是完全符合标准的。

魏东向钛媒体记者表示,一方面,首汽集团在2014年做租车业务的转型时就关注到了滴滴的存在,觉得市场中确实出现了新的产品需求,开始思考首汽在这场出行变革中还有什么新的机会。另一方面,首汽也在不断的关注政策的边界。

“我们认为首先这种带驾驶员的、有偿服务的产品是有市场刚需的,因为能替代现在出租车的单一化车型以及服务部规范、不统一的传统出租车的弊端。另外,既然从事带驾驶员的有偿服务,离不开经营行为的合规性,并且我们的原则还是政策边界内如何合理的看待这个行业。”魏东说到,基于此首汽集团才推出了网约车服务。

因此,首汽约车一出生,就带着正规军的标签、含着国企的金钥匙。魏东强调,首汽集团是中国最早的出租车公司之一,1951年由周恩来总理命名,以往首汽集团旗下的中高端车辆也多服务于中央会议和领导,其设有国宾车队专门为党代会、G20等国家性质的会议服务,因此在网约车的服务质量上也要求相当严格。

在对外宣传和定位方面,B级车辆、可开发票、北京出租车特有的”京B”牌照都是它所强调的服务。“网约车新政出台的时候,对于驾驶员的一些要求,我觉得着实条件很低。”魏东认真且自信的说道。以“最近连续3个记分周期内没有记满12分记录”此条为例,魏东表示,在首汽的要求里,几乎是三年内不能有重大违章的。

而对于新政,首汽拥护的态度表现的太过积极。12月22日,北京网约车细则颁布的第二天,魏东带着几位同事早早的来到了北京市政服务中心,第一时间向主管部门提交了网约车经营资质申报材料,其工作人员向钛媒体透露,光是材料,就准备了好几分。

出租车企业的“自我革命”

当然,政策的护身符,不是绝对的,对于具有国企背景的企业,转型互联网+往往是困难的,人才和思维的转变是第一位。

魏东谈起首汽约车语气相当轻松,据了解,首汽集团旗下的出行服务,除了约车之外,还包括首汽租车和首汽分时租赁Gofun,而魏东同时担任约车和分时租赁业务的CEO以及租车业务的COO。根据履历显示,魏东此前同时在传统租赁行业和互联网行业都具有相关经验。

在人才招聘和管理方面,此前曾有司机向钛媒体透露,由于考核压力的原因,神州专车的多位负责人都转向了首汽约车。而首汽约车负责市场营销的总监胡绪雷告诉钛媒体记者,如今,在首汽出行板块团队里,有诸多同事来自滴滴、优步、神州等公司。而胡绪雷德身份,此前是易到用车市场部的品牌总监。

“我们希望这个团队不断有更多的市场化的人才,用市场化的思路和市场化的打法,能够帮助这个公司平台快速的成长和高效的经营。”魏东说道,“虽然首汽,这两个字可能还是国企的大背景,但是是完全市场化运营的平台,而且我们是面向消费的平台。”

此外,转型的困难之处还在于,如何革新自己此前的那套玩法。

据了解,首汽集团旗下的出租车业务目前在北京有约一万名司机,而在以往出租车和网约车司机是水火不相融的状态,但在首汽内部,只要符合标准,出租车司机就可以在进行培训和考核之后进行转岗,取消份子钱、享受休息日。

“出租车这个行业两头定价本身就是非市场化的,出租车5175的的承包金是政府死的,十年没有变过,而司机的每公里的定价标准也是锁死的,再好的服务,收入仍然有上限。如果你查看数据会发现,北上等一线城市人们的消费水平是上升非常快的,但出租车的价格和服务涨势却是很平缓的。”魏东在集团内部开研讨会时,进行了反思,他们发现网约车不仅满足了出租车的单一化的缺点,同时能够反向倒逼出租车行业的转型。

前几日, 首汽集团还专门针对出租车推出了网约巡游车业务 。以往巡游制导致的出租车和乘客之间缺乏高效精准匹配的弊病正被出租车企业们逐渐认识到,魏东表示,滴滴打车的存在确实减少了无效的等待和降低了空驶率,因此首汽是非常愿意帮助出租企业能够改变它的服务状态的。

而关于移动出行,这家企业也有自己非常清晰的算盘。魏东向记者表示,首汽的移动出行是围绕不同的用车场景和消费层级来进行核定的。“我们的分时租赁定价比出租车低30%,主要针对白领,租车真对出游用户,约车的价格是出租车的一倍,针对中高端人群。”他说道。

一场“国企转型”之间的联盟

从产业布局上来看,不管是出租车还是专车、租车业务,首汽的表现都像是一个在和滴滴抢占市场的竞争者,但魏东并不这样认为。

根据魏东的说法来看,首汽正在用自我复制的方法向全国的传统出租车或者用车企业帮助他们进行自我改革。

在首汽约车的扩张规划里,其首批和20多家企业达成了合作,即这些企业可以将自己公司旗下车和人的资源一起加入首汽约车,首汽为提供管理支持和培训体系以及可以将车队数据、运营和轨迹实时同步给合作方。 滴滴也在和出租车企业进行类似的合作 。

我们来看下首汽的第一批合作名单,其中包括北京祥龙、上海大众、江苏外汽、昆明中北、青岛交运以及重庆公运,而这几家公司中,多数都是有着传统企业背景的。魏东表示,出租车之后也会是类似的合作方式,首先和B端企业展开合作。

“我们并非是想和竞争对手抢占市场,更多的是想帮助地方政府做一个管理渠道 ,输出管理工具。”魏东说道。

显然,首汽集团的移动出行试验才开始不久,但他们为了壮大自己,还得拉更多的盟友进来。 文章首发钛媒体,记者/韩佩)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迟到”的首汽,如何在出行市场里“抢蛋糕”?

原文 

http://www.tmtpost.com/2552065.html

PS:如果您想和业内技术大牛交流的话,请加qq群(527933790)或者关注微信公众 号(AskHarries),谢谢!

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Harries Blog™ » “迟到”的首汽,如何在出行市场里“抢蛋糕”?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