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创业者与资本的机会在哪个领域?

2017年,创业者与资本的机会在哪个领域?

对于过去的2016年,“资本寒冬”是个绕不过的词,但这个寒冬对于优秀创业项目出现的波动性远远低于资本市场情绪的波动性,“寒冬里正是出手的好时候。”在星河互联2016年星河白皮书暨年度项目路演发布会上,星河互联CEO傅淼表示,2017年的产业互联网,会让创业者与资本遇见“春天”。

傅淼表示,回顾中国互联网过去20年,从1995年互联网进入中国,头十年是PC互联网时代,第二个十年是移动互联网时代,下一个十年、二十年是我们产业互联网的时代。

产业互联网在今天的中国兴起有四个原因:

一个是中国的经济持续发展,导致垂直行业的经济体量足够大;

在产业互联网里面,不太可能像消费互联网有那样巨型的公司出现,更多的是一些中型,或者小型的公司;

消费互联网的充分渗透为互联网打下良好的用户和基础设施基础。

最后一个就是产业转型升级提高劳动生产率划入中等收入陷阱这迫切的需求,使政府在产业政策给产业互联网更多的扶持支持。

而新兴科技也在与产业互联网结合不断的渗透。比如,产业互联网中的共享经济。过去三年在整个互联网里面最火热是共享经济,无论从uber还是单车线下,都是互联网领域的共享经济是一个最热的词。傅淼认为产业互联网里面的共享经济应该比消费互联网共享经济地位意义更重大。

比如,消费者对生产资料的拥有,生活资料包含了更多的感情艺术在里面,因此分享起来是有一些障碍,比如说马上过年,很多同事和朋友回老家过年,车留在北京,有一个汽车分享平台,把你的车租出去赚一点钱,有相当一大部分的朋友是不愿意的,因为你对你自己有感情,你不想拿出去让别人来糟。

但是反过来想如果你是一个包工头你有一个挖掘机你一个月不在北京你拿出去给别人分享赚点钱有这样的心理障碍吗?我想不会。它天然就是用来使用和分享的。

另外一点就是金融工具在产业互联网中的力量。《致命均衡》这本书就说明了即使是未开化的原始部落成员之间的交易都必须符合经济学原理,就是卖菜的大妈也可以卖的比买的精,因为经济学家跟老大妈在这过程中肯定是老大妈掌握的信息丰富。

那么在加上时间的轴线以后就发生了变化,因为很多人加上时间轴线以后,绝大多数没有经过专业的训练,帐就算不清楚,为什么散户斗不过机构,机构是更高次元上来考虑问题,这就是所谓的升维思考降维打击。

可以熟练的使用金融工具的从业者能获得更大的竞争优势。无论是在那个层面还是在一个具体的企业经营层面都是这样。

以下是星河互联CEO傅淼的演讲全文,经钛媒体编辑:

借着发布白皮书跟大家分享一下我们星河互联在产业互联网方面的思考和实践,题目就叫做产业互联网的春天。

资本寒冬大家从各自实践中直接的体验会有各种不同的观感,有一些觉得确实是很严重的寒冬有一些好像没那么厉害,我们星河互联为了搞清楚到底这个寒冬是不是确切的存在,花了很长的时间对整个的中国大陆然后互联网领域一级投融资的实践做了奠定式的梳理。

首先大家可以看到天使轮从2015年到2016年有58%的下降,A轮从2015到2016有40%的下降,B轮有21%的下降,这个很明显寒冬。

但是还有一个很有意思的发现,这个过渡性的比如说A轮和A+轮、AB轮都有大幅度的上升。这怎么理解呢?我们的解读可能是,比如说A轮融不到钱,天使到A轮融前的情况下,天使轮就要做一些追加,短期的债转股的安排帮助这一些公司渡过难关,会有这样一个过渡显著增加。

但是整体来看无论是从比数还有金额都有一个明显的下跌,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除了从年度来看,我们再看月度,月度会有触目惊心的下降,这是从2015年到2016年所谓一级的下降,天使轮和A轮有明显的下降趋势,中后期是相对比较平稳,这跟大家从业的感受基本是一致的。

寒冬在那里,2017年的春天在哪里呢?

那就是说春天在我们今天发布的白皮书里。白皮书框架为15个领域,分为前沿科技、产业互联网、互联网+等大部分。通过对15个领域的研究,我们坚定了信心,资本市场的春天就是在产业互联网里。

为什么这么讲?我们可以回顾一下中国互联网过去20年,从1995年互联网进入中国,头十年是PC互联网时代,第二个十年是移动互联网时代,我们下一个十年还是二十年是我们产业互联网的时代。

产业互联网为什么到今天到中国兴起这背后有它的原因,我们简单分析有四点:

一个是中国的经济持续发展,导致垂直行业的经济体量足够大,这是什么概念?2000年的时候中国的GDP首次超过了1万亿,2015年中国的GDP首次10万亿美金,这中间有10倍的变化,大家知道产业互联网和消费互联网不同之处在于产业互联网的领域分割比较明显,一个垂直细分行业的体量决定了在这行业里面能出现的多大体量的公司。一个垂直行业体量足够大才能支撑投资公司。你所从事的行业10倍的变化,对你来讲意味着什么?

另外就是多层次的资本市场的发展使得中小型企业有着畅通的资本市场出口,同样的原因在产业互联网里面,不太可能像消费互联网有那样巨型的公司出现,更多的是一些中型,或者小型的公司。

为什么?就是我刚才说的垂直分割比较明显。这样就是导致在如果是没有多层次的资本市场,这样的中型或者小型的互联网企业在资本市场没有出口,风险资本就很难进入,这就是在中国由于过去这十年有创业板,后来又有了新三板整个的门槛不断的降低,使得产业互联网创业者资本出口变的越来越畅通更多的风险投资进来。

再一个就是消费互联网的充分渗透为互联网打下良好的用户和基础设施基础。

最后一个就是产业转型升级提高劳动生产率划入中等收入陷阱这迫切的需求,使政府在产业政策给产业互联网更多的扶持支持。

这一些原因滞后消费互联网发展的原因。

新兴科技对产业互联网的影响

首先我们讲新兴科技与产业互联网结合不断的渗透,比如说大数据、人工智能计算,本来想讲我发现罗振宇先生比我讲的更透彻。我们会更多的讲一些我们星河互联自认有自己特点的。

首先我们来讲一下产业互联网中的共享经济。过去三年在整个互联网里面哪个词最火热那一定是共享经济,无论从uber还是单车线下,都是互联网领域的共享经济是一个最热的词。我认为产业互联网里面的共享经济应该比消费互联网共享经济地位意义更重大,为什么这么讲呢?

因为几个层面,首先消费者对生产资料的拥有,生活资料包含了更多的感情艺术在里面,因此分享起来是有一些障碍,比如说马上过年,很多同事和朋友回老家过年,车留在北京,比如说有一个平台,汽车分享你把你的车租出去赚一点钱,我想有相当一大部分的朋友是不愿意的,因为你对你自己有感情,你不想拿出去让别人来糟是吧。

但是反过来想如果你是一个包工头你有一个挖掘机你一个月不在北京你拿出去给别人分享赚点钱有这样的心理障碍吗?我想不会。它天然就是用来使用和分享的。

另外一个企业内职能被外包至专业化平,在企业组织劳动分工比较明显的低于一个社会组织劳动分工的效益,并且他规模也不断的扩大这样的出路。在产业互联网普及会导致整个社会组织劳工分工交易费用明显的降低,这样使得不断专业化的社会平台,最后导致的结果是什么呢?

无论是基础设施的设备和个人的劳动生产率都有明显的提升。这种在经营层面的效率直接驱动比在消费方面的效率是明显得多,因为你作为经营者来讲,你一定会去行动的,而在个人层面,会有很多障碍,比如说你家里面分租出去,在短租可以给旅行者使用这不是金钱的问题,有好多的障碍。

另外一个层面就是大家一提互联网就是Saas还是Eaas,就是说一系列都可以变成服务。比如说供应链金融、供应链服务等等,这一些东西本来已经存在我们现在的商业实践中,其实产业互联网出现会让它更加的布局,因为它的信息不对称,尤其有一个关键点,大家讲究的服务外包,就是非关键业务,比如说行政、比如说是法务、财务等等这一些。但是现在发展到很多关键性的经营流程外包。比如说销售、研发都是可以外包。

一个企业雇佣任何全职员工达到相当规模的经营,这意味着你人员规模的下降就意味着管理的下降,很多人以为不适合管人但是他的专业技能非常好他就可以创业,没有人可以照样办一家企业做一定的规模。

当然这里的创业跟在座的各位投资人朋友理解的适合于风险投资参与产业可能还不是完全一个概念,这是更广泛的定义,并且中国中小企业有几千万家,但是每年受到中小资本注入就是几千家,累计起来几万家,中间还差30秒级,市场上绝大多数的中小企业不是被中小投资关注到。

我们说的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就是这样的创业。使得企业而达到相应的经营规模这才意味着大众创业才能变成真正的现实。

我们讲一个案例,比如说产业互联网时代以家庭农场,在农村农户是一个经营主体,通常一个大家庭就是绝大多数农村是不擅于管理,一旦雇人效率就急剧下降,因此一个农村大家庭是最常见最有效的行政主体。

有效的利用社会化的分享和外包服务可以显著的降低用户,显著的拓展用户规模。如果所有的事情逗趣做可以养500头猪,如果使用外包可以养1万头猪。这我们能看到的规律。

再讲另外一点就是金融工具在产业互联网中的力量。传统微观经济学模型,需求跟供给曲线两个交叉点,金融是什么呢?金融就是在这二维层面再加一个时间的轴线,很多人找不到交集的点现在就可以发生了,这就是一个具有金融属性的交易模型。

《致命均衡》这本书就说明了即使是未开化的原始部落成员之间的交易都必须符合经济学原理,就是卖菜的大妈也可以卖的比买的精,因为经济学家跟老大妈在这过程中肯定是老大妈掌握的信息丰富。那么在加上时间的轴线以后就发生了变化,因为很多人加上时间轴线以后,绝大多数没有经过专业的训练帐就算不清楚,为什么散户斗不过机构,机构是更高次元上来考虑问题,这就是所谓的升维思考降维打击。

可以熟练的使用金融工具的从业者能获得更大的竞争优势。无论是在那个层面还是在一个具体的企业经营层面都是这样。

产业互联网创新的基本逻辑。大家知道金融领域的基本逻辑就是说风险和收益预期之间的平衡,这均衡一旦失去了套利的空间就出来了。实际上套利是商业的里面最核心的,它说一个什么事情,在一个经济体里面资源配置不合理的情况下就可以出现套利的空间,商人作用就是把这种资源让它重新得到最合理的匹配,他们从中间获得该获得的利润,而整个经济体的资源会得到优化的配置整个经济才得到发展。

也就是说绝大多数的商业和创业实际上都是套利,尤其在我们有一个看法就是说只会套利的企业是平庸的企业,真正伟大的企业要会通过创新去创造套利的空间。

还回到金融这个层面上,实际金融层面的金融机会尤其是互联网金融尤其是金融科技领域,创业的机会来自于两种思路一个是政策套利,政策套利是什么意思?传统金融机构在监管的要求下很多事情做不了,一些民营的新的机构就可以去做这一些事情,这是政策套利空间。

但是我们更看好了利用新技术改变了交易成本的曲线以解放套利空间,获益利用互联网来改善风控来降低交易的风险就把风险这曲线改变会产生出、会创造出属于他们自己的这种套利空间,这才是我们所赞许的这种创业的方式。这个逻辑在金融行业里面最容易理解,但是在其他的产业里面也会是同样的一个逻辑。

我最近在思考这问题的时候,正好也看到了一本书《企业家从套利走向创新》大家可以翻一下,把这问题讲的非常透彻。我们实际上从星河互联的角度来讲,我们一直践行的就是这样的要求创新来引导新的蓝海,来创造属于自己的蓝海这样的创业理念。

很多人会说中国人基因里面就缺少创新的基因,或者说中国的教育把中国人的这种创新孩子的能力都给压制住了。是不是这样呢?我个人认为不是这样的。

我在中国上过学工作过,我去美国也上过学工作过。在我个人的体验我并没有感觉到中国人和美国人创新这一方面真正有什么差别,为什么大家感觉到创新都是出现在美国呢?我觉得一个是创新的动力和创新的能力。

这是引用任正非先生在中国创新大会上提到,华为正在本行业逐步攻入无人区、处在无人领航无既定的规则无人跟随的困境,前进的迷航中。你冒着巨大的风险去做探索的意义在哪里,在你成为领先者以前你是没有创新的需要和动力,现在我们面临着这样一个问题,CopyChina的机会越来越少。

创新需要动力、创新发展需要能力,同样请允许我再引用任正非先生一句话,他说重大创新是无人区的生存法则,没有理论突破、没有技术突破、没有大量的技术累积是不可能产生爆发性的创新的,华为608亿人民币的研发费用在2016年全球科技公司研发投入费用排行榜中排在第八位。

美国政府发布的国家智能研究与发展策略规划,也就是说从高质量的氛围里面,中国已经连续了两年领先。通过这一系列的榜单大家可以看得到,就是中国在科技的投入和产出的速度上面,已经进入到世界的第一阵营,当然科研是靠积累的一件事情,必须靠长时间的从数学来讲积分效应,因为我们发展底子薄,积累的时间又短,短时间内有重大的突破不可能,起码在一些细分的领域点子上面有些许的突破。

我们自己在考察项目过程中,无论是从数量和质量在技术项目推动这项目层面就有非常直观的身体力行的体验,就是越来越多的产业者在技术层面某一些领域已经参与到全世界第一阵营。这也就是说我们在很多领域具备了这种创新的能力。

我来总结一下春天在哪里呢?我认为在产业互联网广阔天地在Everything,在金融思维的光广泛应用,在中国式创新所创造出的那片深蓝的海洋里。

PS:如果您想和业内技术大牛交流的话,请加qq群(527933790)或者关注微信公众 号(AskHarries),谢谢!

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Harries Blog™ » 2017年,创业者与资本的机会在哪个领域?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