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自面对困局 乐视贾跃亭的退与TCL李东生的进

各自面对困局 乐视贾跃亭的退与TCL李东生的进

  王珍

  近期,家电圈里最热的新闻就是,贾跃亭的退与李东生的进。

  贾跃亭不再担任乐视网的总经理,李东生成为 TCL 集团的第一大股东,一退、一进,都是为了企业突破目前的困境,打开新的成长空间

  他们都是彩电业的男神,一个用“内容+硬件”的互联网玩法在彩电界闯出名堂;另一个用产业链的打法,打造了中国第一家打通彩电、手机的面板和整机上下游产业链的企业。

  他们都敢冒险,老贾玩生态,玩出七个子系统,从影视、体育、彩电、手机、汽车、视频网站,到金融;老李曾在国际上接连进行汤姆逊彩电和阿尔卡特手机两大并购项目,2009 年又斥资百亿元进军面板行业。

  他们都有世界的胸怀,一个想创造中国的苹果,人称贾布斯;另一个想缔造中国的三星,立志吃透产业链,继面板之后,还在芯片领域布局。

  他们当下都有各自急需面对的困局。贾跃亭扩张太快,资金链紧张,所以要退,出让部分股权,不再兼任上市公司总经理,乐视生态做减法,聚焦核心业务,以求提升盈利能力;同时,规范公司治理,避免上市公司资金再次被挪用。

  李东生要面对的是,TCL 连续三年在千亿左右徘徊,怎样才能再上一个新台阶?他通过与两个员工合伙企业签订一致行动协议,从实际控制人变为第一大股东,加强公司控制,提升决策效率,防止恶意收购。

  贾跃亭与李东生还有交集。李东生为加快子公司 TCL 多媒体的互联网转型,两年前向贾跃亭抛出绣球。贾跃亭也看好 TCL 旗下华星光电的面板资源和 TCL 的彩电生产能力。2015 年 12 月,乐视签约以 22.7 亿港元入股 TCL 多媒体 20.1%,成为后者的第二大股东,至今乐视在 TCL 多媒体还有两个非执行董事席位。

  不过,老贾没有帮成老李。TCL 多媒体今年春天,与阿里、腾讯合作,成立了互联网电视子品牌雷鸟,据说是乐视帮忙 TCL 互联网电视运营的开机广告分成没有按计划给到 TCL。乐视彩电的主要代工生产商,也不是 TCL,而是冠捷(TPV)。

  成长还是要靠自己。李东生当年经受国际化并购阵痛时,2006 年以《鹰的重生》一文来反思自己,唤醒 TCL 内部员工的斗志,重新点燃团队的激情,历经八年,让 TCL 站上千亿台阶。如今,如何打赢互联网转型、征战国际化的战役,需要再一次鹰的重生。

  贾跃亭去年年底也反思自己扩张太快,底盘不稳。在扩张的欲望与生存的现实之间,如何平衡好,贾跃亭需要更加理性。现在他说在卸任上市公司乐视网总经理之后,他的更多精力将投入乐视汽车,而电动汽车行业目前却仍然处于烧钱的阶段。

  企业家和企业都像人一样,有青春期的冲动,也会有成熟期的沉稳。

  常常把“颠覆”、“生态化反”挂在嘴边的贾跃亭,也许到了该从冲动走向沉稳的时候了。融创创始人孙宏斌向乐视注资超过 150 亿元,不是没有要求的。引入救世主,最终一山难容二虎的例子,在雷士照明就曾上演过。

  一向沉稳的李东生,却要带着团队,重燃青春的激情,让千亿企业也有灵活的身躯。TCL 要从智能、互联网应用上突破,彩电才能弯道超车,追赶上前面的三星、LG。所谓互联网思维,最终是用户思维,粉丝营销只是表面,用匠心把核心技术、产品质量、研发创新、供应链效率做到位才是根本。硬(件)的更硬,软(件)的更软,这离不开团队的全情投入。

  总之,老贾要向老李学习实业思维,老李要向老贾学习互联网思维。曾经他俩的手握在一起,未来他们会共同参与“抢凳子”游戏,因为彩电业的互联网泡沫已经退潮,每个玩家都要生存下来,备好足够的粮食(利润),才能拿到未来互联网电视赢家的船票。

  中怡康的副总裁彭煜认为,贾跃亭与李东生在退进之间,其实就是资本运作与传统产业的碰撞当中,资本的逐利性与传统产业的沉稳性在一个相对短期的时间窗口内出现了一个阶段性的结果。而传统产业在以时间换空间的战略性竞争过程中终于等到了一个转换机会。

本站部分文章源于互联网,本着传播知识、有益学习和研究的目的进行的转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如有著作权人或出版方提出异议,本站将立即删除。如果您对文章转载有任何疑问请告之我们,以便我们及时纠正。

PS:推荐一个微信公众号: askHarries 或者qq群:474807195,里面会分享一些资深架构师录制的视频录像:有Spring,MyBatis,Netty源码分析,高并发、高性能、分布式、微服务架构的原理,JVM性能优化这些成为架构师必备的知识体系。还能领取免费的学习资源,目前受益良多

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Harries Blog™ » 各自面对困局 乐视贾跃亭的退与TCL李东生的进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