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满10岁的Google街景 快被艺术家们玩坏了

  Google 街景 10 周岁了。

  10 年中,它成了不少用户探索世界各地的方式,还出现了几款因它而生的游戏。比如网页游戏 Geoguessr 中,玩家能够根据一张风景图猜测它在地球上所处的位置。它甚至成为了不少艺术家的灵感来源,由此产生一系列摄影、绘画、音乐录像等。

  而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呢?

  一辆移动的汽车,像个背着摄像机的侦察兵在街头漫游,试图拍摄下世界各个角落的场景。结果是,Google 街景成了一个拥有全知视角的记录者。

  人们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目及千里,如此轻易地看到全球各地的景象。于是,在借由 Google 探索世界的过程中,不少人收集了街景车在巡回拍摄时捕捉下的有趣图像,或将它们编成一个主题系列。

  艺术家 Halley Docherty 在谷歌街景照片上,叠加了描绘同一地点的著名绘画和唱片专辑封面,将“过去”与“虚拟”和“当下现实”榫接在一起。

刚刚满10岁的Google街景 快被艺术家们玩坏了

歌川广重作品《名所江户百景》(1856),覆盖在东京浅草南面的建筑物上。该地区在 1923 年的关东大地震中被摧毁。

刚刚满10岁的Google街景 快被艺术家们玩坏了

Francesco Guardi 作品《朝向大教堂的圣马可广场》(“The Piazza San Marco towards the Basilica” )(1760-65) 。原画的大教堂在 1902 年被毁。

刚刚满10岁的Google街景 快被艺术家们玩坏了

Edward Hopper 作品“Nighthawks”(1942),尽管画作的餐厅位置一直有争论,但 Docherty 将这幅画安在了纽约 Mulry 广场的西南面。

刚刚满10岁的Google街景 快被艺术家们玩坏了

Beatles 走过的 Abbey Road。

  而 Justin Blinder 的项目“空置”(Vacated),则将纽约数个地点在不同时期的街景叠加在一起制成了一个视频,表现了纽约一些破败郊区逐渐变得“中产阶级化”的演进过程。

刚刚满10岁的Google街景 快被艺术家们玩坏了

1 Clermont Street,Brooklyn,NY

刚刚满10岁的Google街景 快被艺术家们玩坏了

91- 93 Bowery Street,New York,NY

  艺术家 Doug Rickard 花了 4 年时间,利用 Google 街景寻找那些被遗忘的道路。他透过屏幕,拍下那些颓败的城乡场景,呈现出来的照片低像素,带着胶片相机冲印后的溶解感,充满超现实主义。

  Rickard 说,他致敬了 Walker Evans,Robert Frank 和 Stephen Shore 等美国街头摄影师的作品,试图表现“美国梦的反面”——那些经济弱者的生活场景。这些照片被集结成“新美国图景”(A New American Picture)的系列,并于 2011 年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展出。

刚刚满10岁的Google街景 快被艺术家们玩坏了

刚刚满10岁的Google街景 快被艺术家们玩坏了

刚刚满10岁的Google街景 快被艺术家们玩坏了

刚刚满10岁的Google街景 快被艺术家们玩坏了

  被“德意志民主共和国摄影奖”提名的纪录片摄影师 Mishka Henner,则拍下了那些站在荒地里或马路边卖淫谋生的妇女,照片系列起名“无人地带”,是一场对西班牙和意大利卖淫场所的调查。

  他被描述为“当代杜尚”,改变了人们对艺术的看法。但同时,网络上却出现了依照 Henner 的方法,使用 Google 街景寻找性工作者的论坛。

刚刚满10岁的Google街景 快被艺术家们玩坏了

刚刚满10岁的Google街景 快被艺术家们玩坏了

刚刚满10岁的Google街景 快被艺术家们玩坏了

  同样地,视觉艺术家 Michael Wolf 以类似方法,拍下一组名为“一系列不幸的事”(“A Series of Unfortunate Events”)的照片,还在世界新闻摄影大赛获奖了。

  他在电脑上花了数百小时,在世界各地徘徊,寻找那些被街景车捕获下来的有趣事物。

  当他找到符合条件的图片时,便隔着电脑屏幕拍下它们,裁去边缘,留下他想要的部分,比如一辆起火的汽车、不小心在街头摔倒的路人等。这些粗糙、甚至带着电脑像素格子的照片最终也被制成了摄影集。

刚刚满10岁的Google街景 快被艺术家们玩坏了

刚刚满10岁的Google街景 快被艺术家们玩坏了

刚刚满10岁的Google街景 快被艺术家们玩坏了

刚刚满10岁的Google街景 快被艺术家们玩坏了

  但争议和反响远远超出了这个摄影系列本身。这些图片甚至重新定义了新闻摄影的概念。人们发问,这是体现真实日常的摄影纪录手段,还是一个窥奇者在黑暗房间筛选成千上万随机图像的结果?

  不可否认的是,作为人类历史上最全面的监测机制之一, Google 街景创造出了一种被窥视的不安感,这难免令人想到小说《1984》中,“老大哥在看着你”的骇人场景。

  Jon Rafman 正在进行的“ Google 街景的九眼”项目,就反映了人与监视之间不安定的关系。(九眼指的是街景车顶部全景摄像机的镜头数量,但现在已经增加到 15 个)。

刚刚满10岁的Google街景 快被艺术家们玩坏了

刚刚满10岁的Google街景 快被艺术家们玩坏了

刚刚满10岁的Google街景 快被艺术家们玩坏了

  尽管 2008 年,街景视图推出的一年后,Google 引入了面部模糊技术,以保护路人的身份信息。但街景车在拍摄时,常常会在照片缝合时出现问题,以至于在街景图中常出现一半身体莫名消失的人。这使得一些街景照片变得更加古怪,人们对此讨论更甚。

刚刚满10岁的Google街景 快被艺术家们玩坏了

  另一部分“行为艺术家”,则让 Google 街景成了一个能够触及全球观众的静态舞台。他们等待街景车经过,摆好 pose,上演一幕静态剧。比如东京都武藏野市几位年轻人就趁街景车经过时,戴上白鸽头套,伫立在原地。当你通过街景经过他们时,他们又转过身来看着你。

刚刚满10岁的Google街景 快被艺术家们玩坏了

  2012 年,爱丁堡街头甚至上演过一幕虚假的谋杀案,街景被上传至网络,以此吸引 Google 用户的注意力。但它早已超出“艺术创作”的范畴,触及社会道德层面了。

刚刚满10岁的Google街景 快被艺术家们玩坏了

  这正反映出一项新技术(事实上也并不新了)出现所带来的一切——正如相机被发明以后,人们扩充了对艺术的定义。同样地,人们现在再次定义了摄影的定义。并且,因 Google 街景而起的讨论也早已超越它本身。

PS:如果您想和业内技术大牛交流的话,请加qq群(527933790)或者关注微信公众 号(AskHarries),谢谢!

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Harries Blog™ » 刚刚满10岁的Google街景 快被艺术家们玩坏了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