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opbox创始人自曝创业时曾遭乔布斯封杀威胁

Dropbox创始人自曝创业时曾遭乔布斯封杀威胁

Dropbox 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德鲁·休斯顿(Drew Houston)

  BI 中文站 6 月 13 日报道

  十年前,德鲁·休斯顿(Drew Houston)开发出文件存储应用 Dropbox,并带领其逐渐走向壮大。如今,这家公司年收入已经超过 10 亿美元,用户超过 5 亿人。但从创业以来,休斯顿的经历并非总是一帆风顺。休斯顿日前接受美国主流网络媒体 BI 总编艾莉森·肖特尔(Alyson Shontell)专访,回顾了自己过去 10 年的创业经历,以及从中学到的教训。休斯顿说:“没人天生就是 CEO,这需要后天学习,也需要在工作中吸取教训。而且所有这些东西都是可以学习的。”以下为采访摘要:

  肖特尔:2007 年,年仅 24 岁的德鲁·休斯顿创办了 Dropbox。这家公司帮助人们和企业更轻松地共享和储存文件,到今年 5 月 8 日刚满 10 周岁。现在,Dropbox 年收入超过 10 亿美元,2014 年估值就已经达到 100 亿美元。今天,我们非常高兴地将休斯顿请到现场。谢谢你出席今天的访谈节目!

  休斯顿:感谢你们的邀请!

  肖特尔:当然,我阅读过有关你的文章,并在网上检索了许多资料,我发现在你创办 Dropbox 前,就对创业情有独钟。你从 5 岁开始编程,14 岁开始创业,在 SAT(美国学术能力评估测验)考试中拿到高分。很自然地,你在大学期间创办了一家考试准备公司,同时也在尝试其他事情。

  休斯顿:的确如此,我猜这也是我能在 SAT 考试中得高分的原因之一。这可以帮助你进入大学,然后成为你创建 SAT 准备考试公司的动力。我在 21 岁时创办了首家公司,为此大三时不得不休学。我离开学校,与高中时的老师合作创业。SAT 本身从 1600 分变为 2400 分,所有课程几乎都要重新开始,因为考试已经发生改变。

  肖特尔:但是当你毕业后,事情似乎发生很大变化,你申请加入 Y Combinator。这是由硅谷传奇保罗·格雷厄姆(Paul Graham)创办的初创企业孵化器项目。其中一个传奇故事就是 Dropbox 从初创企业崛起为大型科技公司。但你申请加入 Y Combinator 本可以有个更好的开始,对吗?听说你的创意最初并未能打动格雷厄姆?

  休斯顿:的确,SAT 准备公司被 Y Combinator 拒绝了!

  肖特尔:那么,你申请了什么项目?是 Dropbox 吗?

  休斯顿:是的,当时正是 Y Combinator 于 2005 年推出首批创业项目 2 年后。

  在唐人街巴士上创办 Dropbox

  肖特尔:所以你带着新的创意重新回来了。你如何想到创办 Dropbox 的?

  休斯顿:这真的是基于个人挫折。我总是喜欢随身带着U盘四处转,通过电子邮件发送文件以及其他东西。众所周知的是:我乘坐唐人街巴士从波士顿前往纽约时忘记了带U盘,这让我感到非常沮丧,因为这种情况经常发生。我就想,我不希望这种事情再发生了。为此我打开编辑器,开始写代码。我当时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但这的确是个好的开始。

  肖特尔:为此你申请 Y Combinator 资助,但你却没有联合创始人。我重新阅读过你当初的申请,你写道:“我已经有了线索,有些人可能会感兴趣,只是现在还没找到。”对于 Y Combinator 来说,他们最基本的要求就是让你找个联合创始人,对吧?

  休斯顿:的确,Y Combinator 提醒我,可以前往高校招聘,因为那里很多人在申请有限的职位。实际上,我曾为 Dropbox 制作了演示视频,它至今还保留着。我发布了视频,有 2 件好事发生了。第一,我收到了格雷厄姆的电子邮件,他称 Dropbox 似乎很有趣,但我需要一位联合创始人。第二,当时我还不知道阿拉什·费尔多西(Arash Ferdowsi)看到了视频,并对此产生兴趣。他后来发电子邮件给我,我们进行了深入交谈。

  肖特尔:实际上,这段视频就是你在解释自己对 Dropbox 的愿景。

  休斯顿:的确,它实际上就是演示视频。我从自己的乐队中拖来各种各样的音乐设备,我希望向 Hacker News 的观众展示,这是将你的东西带到不同电脑上的新方法。我本想一次性做好所有演示视频,但又担心过犹不及,为此我只是维持更新不断,直到取得成功。

  肖特尔:你提到自己的乐队?

  休斯顿:Angry Flannel,这是波士顿首屈一指的摇滚乐队。我是吉他手,同时也伴唱。

  两周内找到联合创始人

Dropbox创始人自曝创业时曾遭乔布斯封杀威胁

Dropbox 联合创始人休斯顿与费尔多西的早期合影

  肖特尔:那可真酷!我们得去听听你们的音乐会。你们制作了视频,反响很棒,格雷厄姆感到好奇,但称你依然需要找到联合创始人。回头看看,费尔多西的确帮了很多忙,但你认为自己能够独自创办 Dropbox 吗?你认为 Y Combinator 要求联合创始人的规则荒唐吗?亦或是人人都需要联合创始人?

  休斯顿:事实上,收到格雷厄姆的电子邮件让我非常紧张。在申请最后日期结束前,我必须在 2 周内找到一个联合创始人,这太疯狂了!为此,我只是在大脑中想象下自己独自创业的情境,然后觉得格雷厄姆说的有道理:无论出于何种理由,如果有团队支持,你成功的几率显然更高。首先,有太多事情要做,特别是创业之初的时候,你必须与完全成型的团队竞争。如果只有你自己来做所有事情,肯定会顾此失彼。其次,我想了很多格雷厄姆为何要求联合创始人的规则,因为创业就像经历情感过山车,有团队或合伙人的彼此扶持,可以更好地应对情绪起伏产生的影响。

  肖特尔:讲讲与费尔多西首次会面的场景。你们去了咖啡厅,发现十分合得来,他同意辍学,然后与你共同创业?

  休斯顿:差不多就是这样。我们在学生中心见面,谈了一两个小时,接下来的事情你们都知道了,他同意退学,虽然他可能只剩下一个学期就毕业了。这有点像约会一两次就结婚,太疯狂了!我想自己必须与他的父母谈谈,或以某种方式向他保证这是一个明智的决定。但他毅然选择与我共同创业。

  如何获得 120 万美元投资

Dropbox创始人自曝创业时曾遭乔布斯封杀威胁

硅谷风投公司——红杉资本的迈克尔·莫里茨(Michael Moritz)

  肖特尔:那太棒了!你们可以进入 Y Combinator 了!我想你们成功了,并从红杉资本获得 100 万美元投资。

  休斯顿:的确,Y Combinator 的演示日结束时,我们被介绍给红杉资本。这是个疯狂的故事。当时有个名叫佩吉曼·努扎德(Pejman Nozad)的人,在地毯店中会见了我们,那就像“欢迎加入硅谷”的仪式。我们在店铺后面的会议室中为她做了演示。

  肖特尔:地毯店?

  休斯顿:的确是地毯店,最初我以为自己迷路了。我走入店内,里面有许多地毯,我问接待员:“打扰下,我可能走错了地方,但这里有个叫努扎德的人吗?”她笑着说“当然”。她走向我,打开红木门露出后面的秘密会议室,里面供应波斯茶,还有各种设备。我们准备好后,为她做了演示。在加州的最初几天,我们感到相当疯狂,参加了初创企业派对、午餐派对等。随后几天,迈克尔·莫里茨(Michael Moritz)出现在我们公寓的客厅中。周一,当我检查电脑时,发现账户中的余额从 60 美元变成 120 万美元。从 2007 年开始,我们的生活变得截然不同。

  肖特尔:令人惊叹!莫里茨是红杉资本的传奇投资人。我想,有无数创始人都渴望获得他的投资,那可太棒了!

  休斯顿:确实,莫里茨是谷歌以及其他多家公司的董事会成员,我真的非常佩服他在红杉资本取得的成就。

  Dropbox 如何发展壮大?

  肖特尔:筹集资金只是一方面,你还需要吸引许多用户。转折点是什么时候出现的?你如何带领 Dropbox 发展壮大至如今的规模?

  休斯顿:我们于 2008 年 9 月份推动 Dropbox 上市,为此可能是那一年迎来了转折点,这时距离我们获得红杉资本的种子轮投资仅仅过了一年。从最初创建到上市我们用了 1 年半时间,由于它是一款产品,为此你需要特别谨慎。虽然你想快速推出迭代,但人们可能并不喜欢。

  因此,我们真的希望保持谨慎。我们做了许多演示视频进行测试,最终吸引到几十万人签名。尽管没有达到趋之若鹜的程度,但依然有许多早期采用者产生兴趣。实际上,我曾读过《游击营销(Guerrilla Marketing)》一书,它教你“如何在没钱的情况下吸引人们使用你的产品或服务”。

  为此,低预算营销技术和那些病毒式视频变得日益普遍。有鉴于此,我们为 Dropbox 制作了演示视频,这帮助我们获得了首批数万名用户。但是实际上,最终真正发挥作用的是奖励推荐计划,比如我邀请你使用 Dropbox,我们都能得到部分免费存储空间,为此这是双边奖励计划,单人使用的东西最终被人们共享,并快速传播开来。

  面见乔布斯遭威胁

Dropbox创始人自曝创业时曾遭乔布斯封杀威胁

苹果公司联合创始人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

  肖特尔:你以前曾谈过与苹果联合创始人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会面的场景。就是在此时,乔布斯邀请你前往苹果总部的。

  休斯顿:的确,我不知道这是“传讯”还是“邀请”。

  肖特尔:当时发生了什么事?我认为很多人都希望能与乔布斯会面。他是个传奇人物,苹果公司的联合创始人,不幸现在已经过时。你有机会见到他,你以初创企业创始人的身份被他“传讯”到苹果,你感到害怕吗?

  休斯顿:这是相当可怕的,因为我们此前几年已经与苹果进行过多次对话,他们有些团队对我们的技术有点儿兴趣。他们询问我们,我们如何定制搜索和解决技术问题以进行操作系统整合,但随着我们在食物链上的位置不断提高,最后听说乔布斯要见我们。我曾与许多朋友聊过,他们对乔布斯的看法主要分为两派:冷静的乔布斯 VS 吝啬的乔布斯。为此,我们不知道自己会看到哪个乔布斯。

  肖特尔:那么你们最后得到了什么?

  休斯顿:我们进入了会议室,环顾四周的墙壁,这里就像过去多年 Mac 或所有苹果产品的万神殿。每个人都坐下后,乔布斯靠着他的椅子,好像在说“我们从哪里开始?”

  肖特尔:好像不太吓人!

  休斯顿:他开始这样说:“你们开发出很棒的产品!”听到他这样说,我的心情放松了不少。可是他立即问,我们是否愿意出售公司。当我们告知他,我们非常享受创业的过程,并且羡慕苹果所取得的成就,希望能够保持独立。随后,乔布斯开始贬低我们,他说我们开发的只是产品功能,不能算是产品,并告诉我们很多事情,比如我们无法控制操作系统,因此我们将处于不利地位,我们不得不签署分销协议,这样做充满了风险。此外,他还对我们的商业计划提出批评。最后他像是在说:“好吧,我猜我会封杀你们!”或许他没使用这样的词汇,但意思差不多。

  肖特尔:那么你们动摇了吗?或者说如何坚持下来的?你为何不说:“好吧,乔布斯,我准备卖掉公司,你说服了我,你会杀死我,令人讨厌的苹果?”

  休斯顿:实际上,乔布斯列举的许多问题并非 Dropbox 所独有。为此,虽然他说得没错,我们可能无法让 Dropbox 在 iPhone 上比 iCloud 运行得更好,但苹果 iCloud 要想在 Android 或其他平台上无缝运行也存在同样的问题。而且,我们正专注于解决这个问题。为此对于他的评论,我不想演变成争论,惹他生气。我只希望能给他留下个合适的印象,那就是我们唯一的目标。

  肖特尔:他最终给你提供任何建议吗?这些建议帮助你后来找到出路吗?

  休斯顿:的确,会谈的正式部分进行得非常快,但乔布斯在余下的时间里依然坚持己见。我问了他这样的问题:“你为何会重返苹果?为何选择库比蒂诺?”这些都非常有趣,他解释称:他不明白为何像苹果或其他营收高达 70 亿美元、同时拥有大量用户支持的公司,每年依然会亏损 10 亿美元。他还谈了许多苹果创业初期的事情,比如公司遇到很多麻烦,大部分资金几周就花光了!

  在硅谷寻找导师

Dropbox创始人自曝创业时曾遭乔布斯封杀威胁

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

  肖特尔:在创业过程中,你曾遇到过许多导师,或称著名的创业者。你曾向哪些人求教?

  休斯顿:我认为在技术领域内外,存在许多不同的人。我非常钦佩 Salesforce 的马克·贝尼奥夫(Marc Benioff)以及 Facebook 的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我认为硅谷最伟大的地方之一就是其拥有 “回馈文化(pay it forward)”,许多人愿意共享他们吸取的经验教训,而我显然从中受益匪浅。

  肖特尔:Uber 创始人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和扎克伯格都曾参加你的生日派对,你们经常聚会吗?只是交换建议,就像你刚到硅谷时的场景?

  休斯顿:许多创建大公司的创始人都倾向于成为朋友,交换各自的故事,偶尔会聚聚。

  肖特尔:你如何认识扎克伯格的?

  休斯顿:我曾收到扎克伯格发来的 Facebook 信息,最初我以为这是个恶作剧,没想到真的是他。

  肖特尔:那是什么时候?

  休斯顿:可能是 2009 年或 2010 年。许多 Facebook 校友都加入了 Dropbox,为此我认为他可能感到好奇,或许只是不想类似的事情重演。但是他好像在说“你为什么不加入 Facebook?”我们谈论了许多可以合作的地方,因为我们之间不存在直接竞争关系,至于将照片传到 Facebook 或其他平台,那正是我们讨论合作的领域。此后,我们就始终保持着联系。

  筹集大量资金建立商业模式

  肖特尔:当你创建了公司,并且运营良好,获得无数人关注,甚至就连亚马逊、谷歌以及苹果等科技巨头都决定使用你们的服务。它们拥有如此多的资金,拥有成千上万的雇员。作为创始人,你感觉如何?你做了些什么?

  休斯顿:在许多情况下,当产品还没有真正开发成功时,可能更让人感到害怕,因为你根本无法捉摸它。而当产品推出时,一切都变得非常容易,因为你可以通过反馈了解它。当然就像很多东西花了我们许多时间搞清楚那样,我们的竞争对手也同样如此。

  我们收到许多建议,比如初创企业能够获胜,因为它们更加专注,因为团队中的人才密度高得多。所以尽管你的团队很小,但所有人众志成城,充满了激情,工作也非常努力。你亲自挑选出他们。而在更大的公司,特别是开发许多不同产品的大公司,在专注和人才密度方面都占据巨大优势。我们非常幸运,Dropbox 看起来非常容易开发,因为它的界面很简单,尽管内部东西远比想象的更复杂。我认为,对于大公司来说,很容易低估我们,这让我们拥有远比预期更长的准备窗口,可以吸引更多用户,并建立起业务基础。

  肖特尔:在过去 10 年间,有一件事你们始终在坚持做,那就是在 Dropbox 创造新的收入模式和业务模式。你们最初建立了消费产品,它非常棒,拥有 5 亿用户,但是现在你们很大一部分收入来自前几年根本不存在的产品,对吗?

  休斯顿:对于 Dropbox 来说,这既是祝福又是诅咒。在创业早期,我们需要努力向人们解释 Dropbox 究竟为何物,因为如果你去问普通人:你对文件同步感兴趣吗?他们可能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现在,只要人们使用电脑,就会使用 Dropbox。有的人是私人使用,有的人用于工作,它几乎无所不在。

  但我们发现,我们能为用户做的最有价值的事情不仅仅是提供存储,还有分享和协作。当然,从一开始,这就是被人关注的领域,创造出许多价值,当然这部分业务也带来许多收入。无论是个人订阅,还是公司购买,Dropbox 通常都被用于与工作有关的地方,特别是对于付费用户来说更是如此。随着时间推移,我们与许多 IT 领袖共同努力,创建了人们走向创业过程中所需要的那种安全控制机制。

  肖特尔:但这些都是很难做到的,特别是从无到有创建全新的业务模式。在硅谷,有这样的文化:你可以筹集到尽可能多的资金,以便于确保自己不会破产。过一段时间,公司估值就会很高。如果你正建立某种商业模式,有些初创企业可能就永远无法达到那样高的估值。回头看看,你们已经筹资 6 亿美元。我认为 2014 年估值达到 100 亿美元,那已经是相当惊人了。你们如何看待筹款过程的,如何找到估值增长的方式,并努力让公司看起来物有所值?

  休斯顿:投资人之所以对 Dropbox 感到兴奋,我认为原因在于这个市场非常大。Dropbox 是每个人、每个团队、每家公司都需要的东西,为此其拥有巨大的增长潜力。2014 年,那是我们真正需要增长资本的时候,此后由于我们在商业模式方面做了很多工作,并进行调整,Dropbox 的业务愿景也随之水涨船高。此后我们不再需要筹集更多资金,为此我们去年实现了现金流转正,今年早些时候运转率营收(run rate)达到 10 亿美元。为此,我们希望能确保筹集到的资金,因为我们希望确保自己能够继续成长,并尽可能多地进行投资。

  肖特尔:你曾有过这样的时刻吗?感觉自己孤单创业太艰难了?或许我们应该加入乔布斯或其他人的行列?

  休斯顿:我们从没有过那样的时刻。但在创业过程中,总是充满了各种困难和挑战。这周可能发生了非常好的事情,而下周可能又会遇到非常糟糕的事情,有时候这样的事情甚至会同时发生。

  如何成长为 CEO?

  肖特尔:你 24 岁的时候就已经创办了 Dropbox,如今 10 年过去了,你的员工已经增长到 1000 多人,年收入超过 10 亿美元。你如何做到的?如何成长为合格的 CEO?

  休斯顿:我认为,首先你必须系统性地训练自己。作为创始人,你真正想要解决的问题是,确保你的个人增长曲线始终领先于公司的增长曲线。所以这意味着,找出你不知道的东西,然后去学习,没有人会为你做这些事情。随着公司规模不断扩大,作为公司 CEO,你面临的挑战在于工作性质每隔 12 到 18 个月就会发生改变,这些都没有人拍着你的肩膀告诉你。此外,你可能不会因为自己干得不错而获得赞誉,你需要用全新的记分卡来评价自己。

  举例来说,最初的时候,你只需要花费时间建立产品原型,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创造出产品。当产品推出时,你需要用户。你如何推广自己的产品,如何促进其成长,这是完全不同的挑战。接着,当你有了推广渠道后,挑战再次改变,因为你需要收入,需要有效的业务模式。与此同时,你也会遇到竞争对手,这不仅仅与营收有关,还与实际现金流和利润有关。

  所以就像现实生活中那样,记分卡会在不同的突破点发生改变,在公司的青春期或成熟期,面对的挑战也会有所不同。这可能是 CEO 工作最令人感到困惑的地方,因为它的改变如此之大。而当你自以为已经胜任当前工作时,你会发现还有完全不熟悉的工作等着你去做。

  肖特尔:那么你最近的工作是什么?作为估值 100 亿美元大公司的 CEO,你需要做什么?

  休斯顿:我现在的工作已经很稳定了,你需要了解工作的不同部分,它会随着时间推移变得越来越容易。我现在专注的重点在于:我们的产品渠道是什么?有些东西没有发生改变。比如,我如何确保团队中拥有最好的人?如何确保他们精诚合作?幸运的是,如果你拥有杰出的人才,可以通过分而化之的方式解决这个问题。为此,我们从许多大公司招募管理人才,这非常有用。

  给未来商业领袖的建议

  肖特尔:我已经答应你,不会问你每个人都在问你的问题,即你们打算何时上市?但我想我们可以推测,距离上市的时间可能已经不远了,祝你们好运。我再问你最后一个问题:如果你与目前正在麻省理工学院就读的学生展开对话,那些人也想创业,想要前往硅谷闯荡,你会给他们什么建议?

  休斯顿:及早开始工作的确非常有帮助,同时进行系统性的学习同样重要。在实际工作中,我发现总是问自己这样的问题非常有用:在接下来的 1 年、2 年、5 年后,我希望今天的自己能学到什么?让 24 岁的我感到解脱的有 2 件事:第一,没人天生就能当 CEO,这需要后天学习,也需要在工作中吸取教训。为此,每个人都会在某个时间点第一次成为自己的 CEO。第二,所有东西都是可以学习的。最初我只是从事工程工作,没有任何商业经验,为此前往亚马逊网站,输入“销售”、“营销”或“战略”等关键词,然后买到几本畅销书,我总是在兄弟会的屋顶上阅读它们。

  但是无论是想要了解创业基础,学习演讲、鼓舞人心亦或是成为更好的领导者,这些事情你都可以在实践中不断做得更好。你应该将目光放在你想要做的事情上,但你同样要保持耐心,这就像在演奏乐器。你无法在 5 天内就成为杰出的演讲家或作出巨大改变,而是可能需要 5 年时间,届时你可能对自己的改变感到吃惊。

PS:如果您想和业内技术大牛交流的话,请加qq群(527933790)或者关注微信公众 号(AskHarries),谢谢!

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Harries Blog™ » Dropbox创始人自曝创业时曾遭乔布斯封杀威胁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