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茨:对消灭脊髓灰质炎感到乐观的1600万个理由

  人们经常问我,我是如何知道世界正在变好的。我总会用一些数据来回答他们,比如这一个:在包括扶轮国际在内的根除脊髓灰质炎(脊灰)团体的共同努力下,超过 1600 万人没有因感染脊灰而瘫痪。这意味着,超过 1600 万人能走路去上学,超过 1600 万人能更好地开创事业及养育儿女,超过 1600 万人能过上更幸福的生活——因为有一群医护人员、志愿者、政府官员和资助者全身心地投入到了与脊灰的斗争之中。

  扶轮国际(Rotary International)在这一全球行动中扮演着关键的角色。30 多年来,他们的志愿者走往世界上最偏远、最危险的地方,为那里的孩子接种疫苗。他们贡献了自己的时间和资源,确保根除脊灰被提上全球重要议程。距离永远在世界版图上消除这一疾病,我们如此之近,他们的努力便是原因之一。

盖茨:对消灭脊髓灰质炎感到乐观的1600万个理由

  本周一,我参加了扶轮国际在美国亚特兰大召开的年会,鼓励超过 2.5 万名扶轮社成员继续与这一疾病进行斗争。回首 1988 年,每小时就有 40 个新发病例产生。而到了 2016 年,我们已经做到将整整一年的病例数降低到只有不到 40 个。但如果我们在没有达到零病例的时候就此停止,专家预计在未来十年之内,每年将会出现 20 万个新增脊灰病例。

  我们距离根除脊灰这一目标从未像今天这般切近。如果像扶轮国际这样的组织能继续努力,将不会再有人遭受脊灰带来的痛苦。

  以下是我在扶轮国际年会上的讲话。

  在扶轮国际年会上的致辞,美国亚特兰大,2017 年 6 月 12 日

  今天,我很高兴今天来到这里,对于能继续支持扶轮国际在抗击脊灰上做的卓越工作,我也感到异常激动。加上我刚提及的 4.5 亿美元,自 2007 年以来,我们合作募集的资金总额,将高达近 15 亿美元。这真的太棒了。扶轮国际在根除脊灰的工作中扮演着领导者的角色,这些资金仅仅只是故事的一部分。

  事实上,扶轮国际致力于消除脊灰已有三十多年。自那时以来,面临没有人曾预料的挑战,你们使得脊灰根除工作一直被置于国际议程中。在华盛顿和欧洲各国首都,扶轮社成员在坚持与脊灰的斗争中筹集必要的资金。在脊灰高危国家,扶轮社成员确保各级政府领导都在做正确之事。

  扶轮社成员还在从事一线的志愿工作。Ann Lee Hussey 在刚刚学步的年纪,就被诊断患有脊灰,她带领志愿者们进行了 25 次以上调研之旅,到达地球上最危险的地方。日本儿科医生 Yoshi Sekiba 博士刚刚带领一个由 60 名扶轮社成员组成的团队前往德里——连续第十六年。数以千计的扶轮社成员在脊灰高危或流行的国家,花费大量时间,为孩子接种疫苗。

  扶轮国际还做了其他机构无法完成之事。在人们缺乏沟通的地方,扶轮社动员社员消除隔阂,为我们搭建沟通的桥梁。我想起了像 Marie-Irene Richmond-Ahoua 这样的人,她居住在科特迪瓦。当多年前她的国家发生政变时,新上台的军事统帅取消了国家免疫日。她呼吁说孩子不应该因成人造成的冲突而遭罪。数日后,该统帅主持了恢复免疫日的仪式。

  在巴基斯坦,扶轮社成员帮助战胜了质疑,通过与伊斯兰学者和宗教领袖合作——这些人现在都支持推进脊灰项目。

  扶轮国际为高危地区的许多社区中心和防疫站提供资金。例如,一家由扶轮社成员 Tayyaba Gul 运营的医疗中心,正在帮助人们明白脊灰防疫是产后护理正常的一部分。通过这些努力,巴基斯坦脊灰患病人数,从 2014 年的 306 例,降低到今年目前为止的 2 例。

  根除脊灰需要策略。但重要的是,我们也不要忽视让我们走到今天所做的巨大努力。全球脊灰根除计划是是迄今世界上最为宏伟的一项公共卫生工程。

  我们从 1988 年有 125 个国家脊灰流行,到现在只有三个国家……从三十年前,每小时 40 例感染……到 2016 年总共不到 40 例。

  我们很容易忘记脊灰是多么可怕的疾病,很容易忘记我们走得有多远。所以,让我们花点时间来回顾一下我们取得的进步。不久之前,脊灰还曾广为流行。1994 年,美洲获得无脊灰认证;2000 年,西太平洋地区获得无脊灰认证;2002 年,欧洲获得无脊灰认证;2014 年,东南亚及印度获得无脊灰认证。如今,只在少数感染病例出现在三个国家:巴基斯坦、尼日利亚和阿富汗。

盖茨:对消灭脊髓灰质炎感到乐观的1600万个理由

  这一成就是现象级的。自 2000 年来,超过两千万志愿者和全球数以千计的一线卫生工作者使用了超过一百亿剂脊灰口服疫苗。

  在我看来,最好地体现出这个数据的影响是:超过 1600 万人原本会因脊灰瘫痪,但是他们现在能够正常行走。

  但我知道你一定还有一个问题,这个问题也一直在我脑海中。为什么要这么长时间?我们原计划在 2000 年前就根除脊灰,而我在 2000 年后才决定参与这项工作,并且将其当做十年来的头等大事。我想我们都会认同这一点:根除脊灰比我们想象得都难。

  答案和脊灰根除项目的目标有关。根除意味着零病例。在整个地球,75 亿人,5 亿平方公里,没有一例脊灰。

  这包括发生战争的地区,包括公共卫生系统几乎不存在的国家。这意味着为地球上最偏远地区的孩子接种疫苗——不仅仅是一次,而是多次,确保他们得到保护。

  但这就是脊灰项目令人惊叹之处。通过坚持努力和改革创新,我们一次又一次地胜过了挑战。这种产生新想法、从过去吸收经验、适应新环境的才能让我感到乐观,让我相信我们一定会实现零病例。让我来分享几个小例子来阐述我的观点。

  最难的事情之一是要接触到所有需要脊灰疫苗的儿童。这在战争地区尤其困难,因为很难和各方建立信任。阿富汗虽然危险,但这个国家大部分地区保持没有脊灰出现。为什么?因为那里的项目运营者帮助大家建立起了认知:在应对脊灰的问题上,我们需要搁置政治、宗教和社会方面的分歧。

  在不稳定地区工作尤其困难,一线医疗工作者冒着生命危险,有些人因此失丧了生命。只要进步够快,脊灰就会消失。去年,尼日利亚在两年无脊灰之后再次发现新病例,这提醒了我们在战乱地区根除脊灰是多么困难。幸运的是尼日利亚政府反应迅速。

  另外一个挑战是一些父母因为恐惧或者误解拒绝给孩子接种疫苗。像在巴基斯坦一样,在尼日利亚和阿富汗,调动部落和宗教领袖的积极参与让这种情况大有改观。现在,这些社区的绝大多数父母希望孩子接种疫苗。

  提供帮助的人中就有令人尊敬的卡诺酋长,他是尼日利亚北部最显赫的部落领袖之一。他曾进入一个因抵抗脊灰防疫而出名的地区,喝下一整瓶的疫苗,为要告诉人们疫苗很安全,让他们放心。

  数千名女性医疗工作者和社会工作者帮助我们与传统社会中的家庭建立信任。在那里,男性不可以进入他人的家,也不能和成为母亲的女性交流。

  每周五天,巴基斯坦旁遮普邦的接种员 Fiaz Bibi 穿上罩袍,步行三英里去一处诊所取上疫苗,然后在她所在社区的 105 个家庭中巡访。温度会超过 43 摄氏度,Fiaz 常常感觉到尾随她的村民否定的眼光。但是她没有放弃,她拜访了村庄的所有角落,因为她相信这是她的道德责任——保证每个孩子都免于感染脊灰。

  做到零病例的另一项挑战,是知道需要接种疫苗的孩子在哪里。过去几年中,脊灰疫苗接种运动在这个方面取得了长足进步,部分归功于一个我们在富裕国家视为理所当然的物品——地图。

  尼日利亚北部地区接种员使用的地图,一直到几年前都是手绘的,既不准确又不完整。据估计,数千个村庄不在免疫规划项目里,因为它们不在地图上。如今借助新的地图,我们标注出了这些村庄。关于这些社区位置和规模更加准确的信息,可以帮助工作人员更加有效地进行接种工作。

  另一个重大挑战是找到病毒最后的残余。随着脊灰病例越来越少,这项工作越来越难,但也越来越重要。若要完全根除病毒,我们必须知道它藏身何处。

  有两个方法确定病毒藏身之处。第一个方法是找到瘫痪的儿童,检测他们是否患有脊灰。这是一项工作量繁重的工程,由全球 146 个实验室网络支持。他们每年检测二十万个样本,99.9% 的测试结果呈阴性。但极少的阳性结果仍然能告知公共卫生官员,应该在何处重点布控,防止脊灰扩散。

  另一个让我们得知脊灰在哪里流行的方法,是在污水处理系统中寻找病毒,尤其在高危地区,这可以在病毒使孩子瘫痪前确定它的位置并予以消灭。仅在尼日利亚、阿富汗、巴基斯坦,就有超过 125 个环境监测点在运转。全球范围内,超过 70 个国家正进行环境监测,确保如果脊灰病毒穿过国界,将会被发现和阻断。

  达到根除脊灰的目标,需要的正是这些创新举措。我举的每个例子,都有可能促进其他的全球健康项目。更好的地图将帮助卫生工作者,将疫苗和药物带给需要的孩子。监测信息网络将帮助监测和防止其他传染性疾病的传播,如埃博拉、麻疹和黄热病。训练有素的卫生工作者队伍,加上先进的数据设备,能更好地为最脆弱的人群提供必要的医疗卫生服务。

盖茨:对消灭脊髓灰质炎感到乐观的1600万个理由

  最近西非埃博拉病毒爆发就是一个例子。非常不幸,这场疫情主要在几内亚、利比亚和塞拉利昂三国爆发,夺去了超过 1.1 万人的生命。如果没有脊灰防疫工作者迅速采取行动,防止埃博拉病毒在邻国尼日利亚传播,那死亡数字将会大得多。当发现尼日利亚最大城市拉各斯出现零星病例后,脊灰防疫工作者就立即采取了行动。他们建立了一个紧急处理中心协助各方。他们追踪数百名与埃博拉患者接触过的人,派遣社区志愿者宣传如何保护自己的信息。

  如果埃博拉病例在尼日利亚成倍增长,我们将看到更大的悲剧。尼日利亚是国际旅游枢纽,人口接近另外三个感染国家总人口的八倍,但脊灰防疫工作者的努力阻止了悲剧的发生。

  扶轮国际三十年来的工作就是如此令人振奋。你们不仅在消灭历史上最可怕的一种疾病,而且还帮助了最贫穷的国家,为那里的人们提供更优良的卫生条件和更美好的未来。

  当下一些人认为世界正变得越来越糟。抗击脊灰工作取得的进步说明,只要我们大胆、坚决、乐于合作,我们有可能完成伟大的创举。

  今天早上,捐赠国代表做出承诺,支持根除脊灰工作的最后阶段。我很高兴看到加拿大、日本、德国、澳大利亚和欧盟,以及阿联酋受人尊敬的 Mohamedbin Zayed 长老,在今天做出了新的承诺。我还想感谢美国,因为在所有国家政府中,美国政府为全球脊灰根除计划提供了最多的资金支持。

  他们的支持和其他捐赠国的支持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说明了为什么对外援助如此重要。如果没有这些支持,我们不可能在根除脊灰这项工作上走得如此之远,也不可能在降低如肺炎、腹泻和疟疾等其他疾病造成的死亡率上取得如此长足的进步。

  我最喜欢的一张图表告诉我,在过去 25 年里,全球的儿童死亡率降低了一半。这意味着,从 1990 年到 2015 年,1.22 亿个生命被成功挽救。

  如果各国政府在疫苗、产妇和新生儿健康和艾滋病防治上继续投资,我们可以把儿童死亡率再减少一半,这可以帮助斩断低收入国家“疾病——贫穷”的恶性循环,走上繁荣发展的道路。

  然而,华盛顿的一些人在讨论大幅削减对外援助预算。这些投资不足美国整体财政预算的1%,因此削减这些投资不会引起注意。但如果继续这些投资,我们将为全球数百万儿童和家庭的生活带来重大的改变。

  帮助其他国家对抗贫困和疾病能让世界更加稳定,也能让美国人民和世界各地的人们更加安全。对外援助带来惊人的投资回报。你们明白这一点,因为你们多年来见证了消除脊灰运动的成就。

  若想为根除脊灰的事业画上圆满的句号,需要几百万人在面对无数艰难险阻时挽手交臂、坚持不懈。扶轮国际具有坚定不移的使命感和信念,认为只要全心投入,一切皆有可能。

  但我们还没到画句号的时候。为确保脊灰被根除,我们必须保证疫苗接种率保持在非常高的水平。即使我们实现了零病例,我们也必须做到之后连续三年不再出现新的病例。

  我们别无其他选择。因为如果我们失败了,脊灰将在原先已被根除的国家死灰复燃,每年造成数十万儿童死亡或瘫痪。

  因此,扶轮社成员持续的投入非常重要。你们的捐赠将支付根除工作每日的花费,你的志愿服务将保证疫苗被送达到需要的孩子那里。作为最重要的根除脊灰倡导者,没有人能比你们更好地提醒政府领导人:这项工作很重要,我们还没有完成它。

  不论从哪个角度衡量,世界都正在变好——人们寿命更长,生活更健康,极端贫困率低于 10%,天花被根除……这些都是让人惊叹的成就。我相信我们会把消灭脊灰这一项加入其中,那将是人类取得的另一项胜利。

  这也将是全球一百多万扶轮社成员同情心、慷慨和善良的见证,是你们让零病例成为可能,那将是件值得庆祝的事。谢谢!

PS:如果您想和业内技术大牛交流的话,请加qq群(527933790)或者关注微信公众 号(AskHarries),谢谢!

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Harries Blog™ » 盖茨:对消灭脊髓灰质炎感到乐观的1600万个理由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