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严监管还在继续:微博70亿蒸发,广电总局再禁“瘦身广告”!

 

      昨日,微博、A站、凤凰网因为没有牌照被责令停止视频业务,紧接着,总局 今天又下发通知,开始整治电视广告

  通知中明令禁止宣传“苗医鲜药·苗仙咳喘方”、“名医养生堂·天山雪莲”、“苗医健康汇·苗祖定喘方”等服务广告,“时尚与健康消脂瘦身汤”等医疗保健广告,以及宣传收藏品“丝路盛典玉玺”的电视购物短片广告播出。

最严监管还在继续:微博70亿蒸发,广电总局再禁“瘦身广告”!

  理由是这些广告大多超出单条广告一分钟的时长,且存在以节目形态变相发布或以电视购物短片广告形式播出,夸张、夸大宣传,以医生、专家、患者、公众人物等形象作疗效证明等违规问题。

  从关闭八卦账号到评论性账号,再到这次禁止微博、A站、凤凰网经营视频业务,再到电视广告,广电的整改力度和范围都在加大。但相对于电视广告的整改,受到冲击更大的还是视频行业。

  6 月 22 日下午,广电总局官方网站发布通知,责令关停新浪微博、AcFun、凤凰网等网站的视频服务。理由是这些网站在不具备《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的情况下开展视听节目服务,并且大量播放不符合国家规定的时政类视听节目和宣扬负面言论的社会评论性节目。

最严监管还在继续:微博70亿蒸发,广电总局再禁“瘦身广告”!

  牌照千金难求,裸奔的不在其数,撞上枪口的也只是充当了“信号”。失去了视频业务的微博股价大跌,战略动荡,颇是萧瑟,但相比A站,“家大业大”的微博可以欣慰点了,毕竟失去视频业务的A站,能否存活下去都是问题。

  微博市值蒸发70亿,一夜回到解放前

  很多人质疑,新浪这么大的网站,怎么会没有网络视听牌照。事实上,此前新浪是曾有过牌照的,但说来好笑,新浪之前因为涉嫌在其读书频道和视频节目中传播淫秽色情信息,在2014年被有关部门吊销了互联网出版许可证和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所以新浪在此之后也成了“裸奔”群体中的一员。

  广电通知发布后,昨日22点30分,微博管理员发布公告,称根据广电总局规定,只有取得《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的微博用户,才能上传视听节目,否则用户不能上传视听节目。不过,微博用户上传非节目类视频不受影响。

最严监管还在继续:微博70亿蒸发,广电总局再禁“瘦身广告”!

  风萧萧兮易水寒,微博连这条公告的评论都禁止了。

  不过市场并不会在意微博的“个中委屈”,公告发布后,微博、新浪美股跌幅逐步收窄。微博开盘半小时内跌约10%,跌破70美元每股,新浪ADR盘前跌逾8%,开盘不到半小时跌逾7%。截至收盘,微博美股跌6.12%,浪美股跌4.83%。

最严监管还在继续:微博70亿蒸发,广电总局再禁“瘦身广告”!

  微博过去一天股价走势,盘后交易时段大幅下跌

  一夜之间微博与新浪近70亿的市值蒸发。视频业务对被关停,对抓着“短视频”、“直播”风口飞起来的微博影响有多大?

  之前,微博紧跟时代步伐,在“直播”、“短视频”风口见缝插针相继布局。从接入秒拍到通过投资一直播切入火爆一时的直播风口,成为最早进推出直播应用的社交媒体,直播和短视频的的布局,使其用户使用率持续回升达37.1%之高。

  不光是用户回升,依赖于直播和短视频的深入布局,微博在资本市场一片红火。5月16日,新浪微博发布了今年第一季度的财报,1.992亿美元的营收超出华尔街1.868亿美元的预期,同比增长76%。

  在微博第一季度 1.99亿美元的营业收入中,广告收入达到1.69亿美元,占比高达85%,其中视频广告收入在整体广告收入中占比18%。

  想想微博的CEO王高飞前段时间还“雄心壮志”将微博今年的业务重点放在了增加视频广告和信息,并增加视频广告客户上,奈何禁令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眼看要靠着视频广告迎来营收“黄金时代”了,一纸通知直接打回了“解放前”。

  有再多能接视频广告的大V和网红也没用呀,牌照才是“硬道理”。

  曾经的二次元“AB双雄”,以后恐怕只剩B站了

  广电总局官方网站发布通知关停微博、A站、凤凰网视频业务后,令人诧异的是A站在榜单,却没有与A站齐名的二次元弹幕网站B站。经查证,B站早就有了牌照,而成立近十年的A站一直在“裸奔”。

最严监管还在继续:微博70亿蒸发,广电总局再禁“瘦身广告”!

  这并不是A站第一次受牌照影响。早在2015年12月,A站就因没有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ICP许可证而被工信部拉入了黑名单。

  按照监管部门规定,进入黑名单的企业不仅无法申请ICP备案和许可,文化部和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也无法向它发放资质和视听牌照。也就是说,A站除了域名由境外注册服务机构提供不合规外,其无证经营随时面临着被罚款和关停的风险。

  A站的开页画面上说“认真你就输了”,但事实是,B站未雨绸缪的“认真”反而暂时成了其的救命稻草,与走红过《我在故宫修文物》、积极弘扬主流价值观的B站相比,经历过4次转手,负面不断的A站“撞枪口”,倒是不难理解。

  B站获得许可证的办法和今日头条是一样的,那就是借用投资方或者母公司或者合作伙伴的许可证。在B站的底部页面可以看到,其合作机构是上海各电视台的母公司上海东方传媒集团有限公司,B站就是借此通过上海SMG获得牌照,以“上海宽娱数码科技有限公司”持有视听许可证。

最严监管还在继续:微博70亿蒸发,广电总局再禁“瘦身广告”!

  今日头条也是通过今年2月收购持有视听许可证“阳光宽频网”,曲线救国。

  就在这个月,沉淀十年的A站刚刚举行了一轮广告推介会,并与利欧数字集团签署了战略协议。这在外界看来,是A站在经历一年三次换帅的高层人事动荡之后,终于要正式开启商业化运营的里程碑。

  但八字刚有一撇,一直徘徊在悬崖边上的A站却遭到了重创。

  短视频还在风口,但无证裸奔的日子要怎么熬?

  2016年9月,广电总局曾下发文件收紧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的申请条件,要求注册资本应在1000万元以上,且申请单位需要满足“为国有独资或国有控股单位”的要求。注册资本不是大事,难倒一众英雄好汉的是“为国有独资或国有控股单位”,这就意味着要获得牌照,除了钱,只能选择收购或被收购持证。

  根据广电总局披露的数字,截至 2016 年 12 月 31 日,一共有 588 家机构拥有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许可证。从从获得《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的机构名录来看,大部分获得这一许可证的都是电视台的各类新媒体服务。

  有内部人士曾直言:“全国一共588家持证单位中,传统媒体占据大半壁江山,其余大多是有强大资本实力的互联网视频企业。”

  广电从2008年开始对牌照的下发要求越收越紧,也正是基于这一原因,牌照的价格越炒越高。去年9月,《IT时报》曾独家调查发现,持证的“壳公司”变成了水涨船高,视听许可证一度被炒到2000万元的高价。而在梨视频遭整改时,视听许可证更是直接被炒到3500万元以上。

  直播未死、短视频仍是风口,但牌照却成了最难的“门槛”。有数据显示,2016年短视频内容创业方面的融资事件超过30起,融资金额规模高达53.7亿元,直播仍然火爆,但作为未来趋势的短视频现今更受投资者追捧。

  但现实问题是,直播行业和短视频领域如雨后春笋般冒气的公司中,有几个是有牌照的?经历直播、短视频行业遭整改、现今的微博、A站视频业务被关停后,市场估计已是风声鹤唳,无证就意味和A站一样,都站在悬崖边上,轻则整改,重则关停。

  对直播和短视频行业,以及很多做视频业务的公司来说,“你有张良计、我又过墙梯”,证虽然难拿,但并非无计可施。和今日头条一样,一下科技的试听许可证就是通过收购私企北京宇晨亿荣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拿到了许可证,一直播与秒拍、小咖秀同属于一下科技,也共用了同一张视听许可证。

  “名分”难求,共用一张许可证的不在少数。政策虽在收紧,但“一证共用”目前看来还是安全的,不过长久来说就未知了。

  但毕竟在风口,“狼多肉少”,做直播、视频的公司扎堆成立,许可证却一年都不一定批下来一个,对接连不断想“买壳”的公司来说,千金在身无卖家已是常态。

  风口仍是风口,但内容整改越来越严,无证裸奔的日子要怎么熬?

PS:如果您想和业内技术大牛交流的话,请加qq群(527933790)或者关注微信公众 号(AskHarries),谢谢!

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Harries Blog™ » 最严监管还在继续:微博70亿蒸发,广电总局再禁“瘦身广告”!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