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严“限明星令”是为了个啥?

  中国的综艺事业过度依赖明星终于招致了政策的回应。

  一周以前,电视圈有传言称“全明星节目退出黄金档”,在6月30日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发布的《网络视听节目内容审核通则》中,也明确要求:

  “真人秀类节目要减少明星参与人数,提高普通群众的参与比重,让群众成为节目的主角。不得追星逐利、媚俗捧场,杜绝展示明星炫富享乐、炒作节目片酬成本。不得借真人秀节目炒作。

  再复盘这一个月内的媒体动向,大批以刺探明星八卦为主的微博账号、公众账号相继被封。

  由此可见,近期无论是广电总局还是网信办,已不约而同地将整改的目标指向了“明星”。

  “明星阵容综艺将被逐出黄金档”

  前不久,电视圈传言称“广电总局将在下半年开始,对卫视的综艺节目进行管控,全明星阵容的综艺将被逐出黄金档”。

  为此,记者向各大卫视相关工作人员求证。除了东方卫视已经将第三季《极限挑战》的播出时间改到周日晚22:00之外;湖南卫视的工作人员称“有听说这个限令,但没有收到正式通知”,《快乐大本营》是否将面临整改也并没有消息;北京卫视的工作人员称“目前(节目内容和播出时间)没有变动,其他看情况”,据了解北京卫视《跨界喜剧王》原定档7月22日起每周六晚20:30,现在确无变动。

  目前来看,整改消息尚未由官方确认,但不可否认的是,广电总局将再次对“明星”出手管控,已呈风雨欲来之势。

  近年来,从“限制劣迹艺人”到“加强真人秀节目管理通知”,广电总局不断发文调整政策管控以“明星”主导的综艺节目。但仍然难解综艺节目泛娱乐、依靠粉丝经济“捞快钱”、明星天价片酬的问题。

  而上周网传的史上最严限令要求“全明星综艺退出黄金档”则似乎像广电总局对明星主导的综艺节目所下的最后通牒。

  对此,也有网友表示:“现在谁还看电视,要限限网络。”

  万万没想到,该网友一语成谶。

史上最严“限明星令”是为了个啥?

  还没迎来广电总局对明星的“史上最严限令”的正式文书,却猝不及防地迎来了对网络视听节目最为具体详细的审核条例,严格为网络视听节目划定界限,其严厉程度堪比电视。

  甚至此次网络视听节目的审核规范集结了之前广电总局对明星的规约,而成为一个“最全加强版”限令。

  “明星”们动了谁的奶酪?

  “对于制作方来说,这的确是件好事。”曾经担任某视频网站综艺节目制片人的秦立对刺猬公社表示。

  秦立说自己刚开始做网综的时候,因为那时候网综的制作成本相对较低,邀请的明星嘉宾的咖位也并不高,网综主要拼得还是创意和内容。

  “但随着明星入局网综,这个(制作)压力就越来越高了。要想做成头部网综,制作成本不过亿都拿不下来,60%—70%都要给明星。甚至还有一个明星张口要6000万的,对网综来说,这个体量太大了。”

  而在网络综艺还未成红海,电视综艺主导头部内容的时候,综艺节目过度依赖明星进而抬高明星片酬的问题早已积久成疾。

  2013年综艺节目爆发,《中国好声音》、《爸爸去哪儿》、《我是歌手》、《中国星跳跃》等顺利迎来了综艺节目“亿元”时代。

  《舞林争霸》制作成本高达2亿,《中国好声音》第二季更是吸纳2亿冠名费,可见无论是制作成本还是广告招商,投入回报若不过亿,都难称得上是“头部内容”。

  巨额资本纷纷进入文娱市场,炒热的不止是综艺节目及其背靠的卫视口碑,还有明星的热度及由此引发的身价之争。

史上最严“限明星令”是为了个啥?

  回想起自己做综艺时候的情景,秦立回忆:“先做节目方案,然后再拿去招商,客户不买单节目做不成。拿着带明星的方案才好跟客户爸爸要钱。当然,也有客户爸爸特别偏爱的明星,但这些明星要不就是综艺界的抢手山芋,要不就贵得离谱。这就非常尴尬了。”

  秦立略惆怅地说,综艺市场上可选择的明星有限,很多明星也都明码标价。

  在节目预算范围内,一线大牌明星如果让他们望而却步的话,他们只能考虑一些不太出名但有综艺感的艺人,这些艺人在秦立看来“性价比更高”。

  当然,这些看上去“性价比高”的艺人一旦在一档节目里有了热度,其价格也会不断上升。

  即便是有客户下单或冠名,但大头的成本都花在了请明星嘉宾上,留给节目编剧、拍摄和后期以及宣发推广的钱寥寥无几。

  “这个时候就得想方设法地压成本。能花友情价请的制作和后期团队,绝不会给市场价。全靠友情撑着。”

  秦立曾经为了一个预算有限但播出平台相对较好的节目,把后期的制作费用压低了两倍。“拼了,跟他们(后期团队)喝酒都喝吐了,好说歹说才用这么低的价格拿下来。真不容易!”

  不知道长此以往,秦立和他小伙伴的友谊之船会不会说翻就翻。但过分压缩的制作成本,也确实让不少制片人和秦立一样为之焦虑。

  综艺节目过分依赖明星?

  ——明星:我能怎么办?

  对于这次旗帜鲜明地“限星”政策,很多业内人士并不惊讶。这甚至可以看作是一次程度更深的“限娱”。

  “总局作为政府的监管部门,它发布限令有一个基本的出发点,就是要保证整个视听节目的公共属性。娱乐节目过多被关注,就会导致对教育、儿童、自然、科学等领域关注的下降。这些年一直在限娱,就是为了能保证媒体的公共属性和公益属性。”

  对此,《现代传播》责任编辑刘俊对记者说。

  在刘俊看来,明星对综艺节目的号召力有目共睹。无论是中国本土,还是日韩和欧美,明星都是重要的流量入口。

史上最严“限明星令”是为了个啥?

贾斯汀·比伯参加美版《吐槽大会》引热议

  但是明星身价暴涨,天价片酬却不能只让明星“背锅”。

  对此,刘俊也做了详尽的分析。

  首先,从综艺发展的历史角度来看,刘俊认为这与文化产业领域迅速崛起,热钱大量流向综艺有关

  在早期综艺节目还只有湖南卫视以“娱乐”立台一家独大时,江苏、浙江、东方凭借明星综艺节目一跃而上升为一线卫视。

  卫视综艺节目之争可谓水深火热,难分伯仲。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加速了综艺的崛起。

  “明星出现在综艺里可以用来炒作,但即便如此,明星在综艺里火起来的速度赶不上热钱流入的速度。热钱流向文化产业推动了这种变化。”刘俊说。

  第二,在刘俊看来,中国综艺节目中明星价格高,这与明星资源的稀缺有关

  有网友对比中韩两版《跑男》的嘉宾片酬发现,邓超参加第一季《跑男》,一期的费用大约在100万人民币左右,而韩版Running man 中刘在石一期只有6万元人民币。

  与我国明星资源相比,韩国有相当成熟的艺人培养体系,大量表演艺术学院和演艺经纪公司每年都会为韩国娱乐圈输送大量新鲜血液。

史上最严“限明星令”是为了个啥?

  由于韩国娱乐产业链足够完善,且明星培养相对垂直化,艺人的更新速度飞快,也给韩国艺人很大的压力,因此艺人必须谦卑努力且敬业才能获得更多出镜的机会。

  而在中国,即使偶像养成类的节目再多,也难以快速培养出适应综艺节目的艺人。只能从已被观众熟知的演员、歌手中寻找综艺感强的明星,且大部分明星不太适应综艺节目,而强行“尬演”出一种生涩的综艺感。

  第三,刘俊认为,综艺节目市场机制相对混乱

  一方面价格的非理性表现出市场的不成熟,没有相对完善的规则和标准,而竞争中为了广告收益和流量,盲目依靠哄抬价格来圈明星,也是由于目前处于摸索阶段而导致的结果;

  另一方面,明星、制作方内部的分工不够合理。

  “比如港台有通告艺人、明星艺人,电影和电视明星是一类,通告艺人是一类。这种分工是具体的。”刘俊分析称。

  除了明星,日韩和欧美的节目在制作流程的每一个环节都有明确的分工。

  如日韩综艺重视编剧,编剧决定了综艺节目的创意是否足够具有吸引力,因此编剧的比重占到整个节目的40%左右;制片人则统筹节目费用、推广、艺人嘉宾、制作等全部环节;艺人和嘉宾需要和节目组有较高配合度。

  可见,在相对完善的综艺节目体系中,明星只是其中的一个环节,且片酬的比重也仅占到30%—40%左右。

  而国内目前的综艺市场相对混乱,制作机构丛生,还存在恶行竞争。

  理性的分析,或许明星本不必成为这场“娱乐至死”盛宴的牺牲品。

  不可否认明星在综艺和影视中的流量号召和商业价值。

  但这次,大众和制作市场或许真正呼吁的是:

明星片酬回落至合理的水平;

综艺市场的完善和成熟;

以及,各位拿着高片酬还耍大牌、低配合的明星们,多提高业务水平才是王道。

PS:如果您想和业内技术大牛交流的话,请加qq群(527933790)或者关注微信公众 号(AskHarries),谢谢!

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Harries Blog™ » 史上最严“限明星令”是为了个啥?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