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岁一举搞出20亿的企业,你还有理由不努力吗?

他闯过硝烟,熬过地狱,东山再起后,以58岁高龄杀向海南,成功把快克感冒药卖向全国、销往世界。他就是海南亚洲制药集团的董事长,楼金。

87岁一举搞出20亿的企业,你还有理由不努力吗?

1930年,楼金出生于浙江金华,此时的神州大地正是风雨飘摇,次年就爆发了震惊中外的“九一八”事变。6年后,卢沟桥边一声枪响,数千万中华儿女开始了艰苦卓越的8年抗战。

屋外战火纷飞,屋里却墨书飘香,楼金的童年并没有被黑暗所笼罩,他8岁就抱着一本《基督山伯爵》如痴如醉,“半夜躲被子里点蜡烛看书,差点把床都烧了!”

为考上当时著名的金华中学,16岁的楼金半个月背完18本书,“国文、算学、物理、化学,每晚背到2点半。”1946年9月,他以全校第6的好成绩考上金华中学。

然而,激荡的时局已容不下一张平静的书桌。高二时,楼金投笔从戎,和3位同学一起加入地下党,参加游击队,成了当地学生运动的领袖,“组织罢课、罢工、宣传马列主义、发传单、贴画报,在敌后坚持战斗。”

建国后,楼金进入金华市政府当秘书,一路升至市委秘书长。

原本前途一片大好,但时代的洪流再一次改变了他的命运。1957年,楼金提出“向科学进军”,结果被冠上一顶右派“帽子”,一夜之间下放到中学当物理老师。半年后,上面再来一道命令,“到农村接受再教育!”

当时,多少人没能熬过鬼门关!然而,楼金却心态好,他白天锄草收麦子,晚上研究微生物、搞化学试验,并自制出营养味精,治好了当地百姓的水肿病,很快就和村里打成一片。

1960年赶上三年自然灾害,全村没有粮食吃,楼金就在村里栽培蘑菇,然后拿到城里卖,“一斤蘑菇换10斤大米!”

楼金就此成了村里的大恩人!此后,他搞起了固体发酵技术,“生产金霉素、土霉素,喂养后猪的长肉率提高40%。”

这样的能人怎能戴帽子?于是,到了1962年,楼金的“帽子”偷偷被摘了,镇上还让他办起了一家化工厂,“给镇里劳动力提供工作岗位。”

楼金的第一个产品就是营养味精,“把鸡鸭鹅毛清洗、消毒、蒸煮,化学分解成含氨基酸的液体。”结果,金华附近6个镇子的居民都过来抢,“既当调味料,又当营养品。”

到了1974年,化工厂就成了金华制药二厂。这时候,楼金在生产车间实行承包责任制,“独立核算工资,按劳分配。”同时,果断调整产品结构,“跌打药在农村铺货,消炎药在城镇铺货,在中学附近兜售感冒药。”

此后,金华第二药厂的年产值就从150万升到1300多万,7年增长了8倍多。

不过,到了1987年,楼金遇到了瓶颈,“金华当地药材种类太少,从外地购买中药成本又太高。”

怎么办?楼金把眼光瞄上了海南。海南地处祖国最南端,岛上植被覆盖率高达95%,中草药随处可见,“伤寒草、刀伤草、乌面马头 草、黄花三角破等产量巨大。”再说,一旦在海南站住脚,就能辐射东南亚各国,一举打开海外市场。

说来也巧,隔年的1988年,海南被设为经济特区,“给予政策优惠,对外开放。”楼金再也按捺不住了,带着副厂长就杀上了海南。那年,他58岁。

租不起厂房,楼金就采取借鸡生蛋。1988年5月,他找到五指山制药厂,“你有设备,我有技术,合作生产人工牛黄如何?”

“那当然好,”要知道,牛黄具有清热、解毒之功效,尤其对于治疗小儿急惊风、咽喉肿痛成效明显。但是,天然牛黄太稀少,所以价格堪比黄金。

而楼金利用的是牛胆粉、胆酸、牛磺酸等常见材料,通过化学方法加工而成,“药效相同,价格却连个零头都不到。”结果,当月投产,当月就出效益,“月销量超过200万。”

蛋已孵出,小鸡自然就不是事。到了1991年6月,楼金决定自立门户,成立了海南亚洲制药公司。

此后一年,他重点在人才选拨与激励上做文章。一是在员工任用上,打破年龄限制,网罗业内高手。二是在内部激励上,率先推出职工入股,“按照贡献大小获得股份。”

很快,亚洲制药就在海南站稳了脚跟,营收一举突破3000万。

不过,楼金却很清醒,“产品还是原来的产品,套路还是原来的套路,那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当年年底的总结会上,他大声疾呼,“一招鲜,吃遍天,必须搞出一款拳头产品!”

很快,楼金就把重点定在感冒药上!

1992年3月,他带领10多个专家,以金刚烷胺为主要成分,并结合4种中药,制作出复方胶囊,同时创造性加入人工牛黄,“延缓病毒的抗药性。”

当时,很多厂家多用牛羊胆酸代替贝斯素来降低成本。不过,楼金却不耍这个小聪明,而是严格按照药方配比,“全部原料定点加工,药品不接触任何消毒剂、防腐剂,”光是一个胶囊的成本就是一般厂家的4倍!

不过,一测试,药效比市面上其他类型的感冒药高出一大截,“让患者减少2个小时的痛苦,”楼金信心大增,他把感冒药取名快克,“快速攻克病毒,重获建康。”

产品重要,包装也重要。为避免药品在储存、运输过程中,因受潮或光照引起变质,楼金特意选用双层铝塑模。此外,在防伪包装上投入200万,“给每一盒出厂的药品都设置唯一的21位防伪码,让假货无处藏身。”

正是凭借药效与包装2大优势,快克一面世就在海南所向披靡,“首月销量超过500万。”

不过,当时的药品流通市场乱象丛生,药霸,掮客累见不鲜,厂家向终端药店店员、医院医生提供回扣早已成为业界潜规则。

不过,楼老爷子却果断说不,“宁可药品卖不出去,也不能危害百姓、危害行业。”这即是来自家传,也是他做人的底线。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楼金应对的招数是采用高科技。公司300多人的营销团队,每人配备一台专用电脑,“所有的客户名单、各地区的进出货数量、货款回笼情况、营销员的考核数据清晰可见。”

到了1996年,楼金又提出新要求,“产品销到哪里,优质服务就做到哪里。”他一口气从20多所高校,招收了100多售后服务,“统一送到北京入模子,培训3个月,再派往各地区的办事处。”

如此一来,快克的销量节节攀升,很快升至3000万。不少地方,更被人代会、政协会视为治感冒的专用药,北京、上海等地的医院一出手就是10万盒。

此后,楼金相继研发出“清平乐”消炎药、“美尔中”胃炎干糖浆、“奋乐”医用温度仪等5大系列,公司营收成功突破8000万。

南进战略获得成功后,他立刻杀了一个回马枪,“重铸金华二药之魂。”1998年年底,楼金果断并购金华的亚峰药厂。

公司元老纷纷反对,“亚峰连续3年亏损,吞下之后会拖累海南亚药。”但楼金信心满满,“并购能加快建厂速度,收购是绝佳机会。”

很快,事实就证明了楼金的判断。短短一年,亚峰药厂就扭亏为盈,销量增长200多倍,营收回升到6000万。

金华和海南两地大获成功,楼金就此开启大手笔收购之旅。

1999年,闯入钱塘江科技园,买下120多亩土地,组建浙江亚克药业基地。

2001年,创办浙江亚西亚医疗器械公司,研制生产超短式低温超导型核磁共振仪等产品。

2002年3月,投资1个亿,在琼山新建药厂,安装GMP生产线。此后5年,创办生物医药科技中心、海南快克药业、康宁医药基地。

2008年,在婺城投资医疗器械,和美商合作生产数字X光机,“拍X光片不需洗片,通过电脑直接打印。”

如今,海南亚洲制药集团拥有医药生产、经营、科研等各类企业16家,公司估值接近20亿,光一年营收就超过7个亿。

“踏遍青山人未老,风景这边独好”,这就是87岁的楼金奋斗半世纪的真实写照。

PS:如果您想和业内技术大牛交流的话,请加qq群(527933790)或者关注微信公众 号(AskHarries),谢谢!

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Harries Blog™ » 87岁一举搞出20亿的企业,你还有理由不努力吗?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