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颖对话张旭豪:跟“巨头”相处的故事,还有香港大排档里的“战斗碗”

在今年的早些时候,经纬举办了一场内部创享汇(是的,此为经纬系公司专属福利)。这次的主角是张旭豪,创立于 2009 年的饿了么,是观察互联网发展的一个极佳样本。

饿了么无疑是中国最受瞩目也最有价值的初创公司之一。有媒体曾指其是时代精神高度凝聚的符号:创业热潮、O2O 风口、残酷竞争与补贴大战、巨头格局下的合纵连横、以及一个“成功”的创业故事

创业之初,张旭豪和合伙人需要吭哧吭哧蹬着车,挽起袖子送外卖。七年后,饿了么员工高达 15000 人,覆盖 1400 个城市,日峰值订单突破 900 万单(2016 年 12 月数据)。

这些数字的背后是什么?经验是什么?又有哪些“惨烈的故事”?经纬张颖以“打仗”为主题把张旭豪“骗”来,并担任了此次创享汇的主持人。

我们选取了其中的精华部分分享给大家,比如如何在有巨头林立的环境里做成手中之事——这是非常难的一件事;又比如,这场对话揭示了一个大家所不知道的张旭豪——他从小跟着爸爸讨账;还比如“为什么大部分人不看好上海人创业”——但这种地图炮不一定是对的。以下,Enjoy:

张颖对话张旭豪:跟“巨头”相处的故事,还有香港大排档里的“战斗碗”

张颖 :今天他们找我跟旭豪做对话,我会刺激他,让他回答更细一点的问题,关键点的思考以及如何打仗。在我们开始互相 PK 之前,你有没有什么话要说?

张旭豪 :这次的主题是打仗,等会儿我会多谈谈打仗方面的东西。

张颖 :我是用打仗把你骗来的。

张旭豪 :有一个忠告,创业不完全都是打仗。有一些市场可能需要打仗一统江湖,但有的不用。选择不打仗反而是更好的一件事情,因为打仗非常辛苦。

张颖 :第一个问题,今天你们市场占有率比美团稍微超前一点,基本上(目前市场是)你们两家再加上百度外卖这三家在扑腾。很多人想到外卖,简单就想到饿了么是家外卖公司。能不能总结一下,未来这家公司如果能变成几百亿的规模,会是什么样?

张旭豪 :我们这家公司,未来是提供“本地生活 30 分钟上门服务”的平台,就是 30 分钟的一个生活圈。

最近做内部分享的时候我们说,对标像亚马逊。亚马逊最早是卖书的,通过垂直品牌建庞大的物流网络,通过物流网络有更多的品类。这跟我们的初衷很像,我们都是理科生,当时因为黑客精神,看一些硅谷的东西想去创业,想要去打破常规。

同时,我们现在做的业务发展路径也很相似。我们从餐饮开始,有一个庞大的物流网络。生鲜、水果、鲜花……各式各样的生活服务都可以在我们平台上,未来可以把更多的品类送到你家来,只要 30 分钟。甚至有急速达的产品可以 15 分钟内送到,这里还会有很多的创新。

创新在我们团队,是对于自动化对效率极度的痴迷,如果能用机器做坚决不用人 。把这件事做到极致,是我们在内部运营或很多创新方面要做的事情。

张颖 :今天打开这个 App,我用饿了么也会用美团,如果跟美团拉开差距,关键点在哪里呢?

张旭豪 :今天来说我们平台,每天的新用户已经超过新美大集团,不单单是外卖。(这)说明 消费者对上门服务的需求越来越旺盛,到店消费反而遇到瓶颈,再往下走,如何抓住机会?

首先,专注是非常重要的。在美团的 App 或其他平台 App 上面搜索一个东西,可能是上门、到店、到家都有。我们平台就是 30 分钟上门的东西,在用户体验各方面更加极致、更加简单。

第二个,在物流上,如何用更高效率、更低成本、更快速度,把东西送到用户手中是长期的竞争力。只有把这件事做得足够好,包括利用我们现在合作伙伴的资源,跟我们很多阿里巴巴团队有深度的合作,怎么把这些东西做到极致。在物流配送这件事情上,是未来重要的点。

第三个,做一个企业最重要的有所为有所不为。在一个行业发展初期的时候,可能是跑马圈地任何垂直行业都做,可能有一些流量的红利。但当行业发展到中期、后期,要深耕下去的时候,只有专注在一个领域,你的发展才可能会更快、更好。我们在上门这个领域每天新增用户数超过新美大集团,说明只要把一个领域做得更深、更透、更专注,机会是存在的。

我前面说到有所为有所不为,对我们来说不会看金融,但可能跟合作伙伴蚂蚁金服做金融合作,同时给出更好的服务体验。推出给中小商户提供贷款的服务,蚂蚁金服当天就能放款。包括生鲜超市,淘宝、天猫有非常好的资源,只需要嫁接过来,通过物流、流量送到用户手中,其他平台要自己做这些东西。 有所为有所不为,把自己核心能力想清楚了再做透,是中期和后期发展当中最重要的事情 。

张颖对话张旭豪:跟“巨头”相处的故事,还有香港大排档里的“战斗碗”

张颖 :我有个问题,我是上海出生的,小时候在外地长大,但我还是个上海人。张旭豪是地地道道的上海人,在创业圈子里面有这样一句话——“上海人创业成不了大器”。旭豪现在(做成这样)证明这句话是错误的,我、邵亦波,我们都是上海人,在投资行业厮杀,也证明了我们不是傻子。

我想问问旭豪,你听到这句话“上海人创业做不大,就算做大了比如携程、分众也是服务本质导向的”,怎么看待这句话?有什么反应?听听你的想法。

张旭豪 :最早的上海是最有创业精神的。从我们这一代开始,整个上海包括政府也好、媒体也好,非常关注上海的创业氛围和环境。最早创业时我们拿了大学生科技创业基金 25 万,还有大学生创业基金 10 万。

我之前在网上也说过这句话,我当时说是在鞭策自己。到北京来,包括很多人说北京不好玩,玩的东西和服务业不发达很无聊,上海各式各样的东西都有,导致人比较安逸。

很多时候我们在不断地鞭策自己,身在上海,一定要去做一家伟大的公司出来,去证明一些事情。我们要更加地激励自己,要更努力、更勤劳。

创业初期有一句话——我们是一家大学生创业的公司, 没什么经验,要不断尝试不断走更多路,即使走弯路也要比走直路快 。这是我们最早的信念,是笨也好、傻也好,是我们的信仰。我们要不断地勤奋,勤奋是我们最后的动力跟 power,鞭策我们所有人要去行动,特别是上海的创业者

张颖对话张旭豪:跟“巨头”相处的故事,还有香港大排档里的“战斗碗”

张颖 :今天我们两个对话,尽量分享一些他在任何场所都没有说过的细节跟故事——我刚才想来想去想到“战斗碗”。在他跟阿里融资的过程中,其实是非常惊心动魄跟有起伏的。经纬是不是帮了很多忙?是不是?不是也要说是。

张旭豪 :对。

张颖 :跟阿里战略投资部的交流,起到了很关键的基础性作用。也最后打动了像 Joe 蔡总他们的团队。本身饿了么很争气业务也很好,我就游击队帮帮忙。记得有一次,我们在香港开董事会,我们两个人晚上很晚约了出去吃宵夜,具体的地方我忘记了。

张旭豪 :地方你定的,好像是个破破烂烂的地方。

张颖 :我们去了之后,反正东西很好吃。他们上了一套餐具,餐具外面写着“战斗碗”。

张旭豪 :当中写了一个“赢”。

张颖 :我说旭豪这个碗很好,融资结束我们应该过来买一打,旭豪说我今天就想要。后来吃完就回去了,(当时)问了一下他们不肯卖,因为是人家的碗。

(旭豪)回去之后说,我会去想办法,到时候送你一个碗,我觉得很有意义。过了一段时间,他就寄给了我“战斗碗”,花了高价,具体细节我不知道。这个点深深打动了我,因为我跟他都是这种“想尽一切办法想要赢,然后特别地好胜想要去厮杀”的人。

这个小细节我到现在还记忆犹新,那个碗放在我办公室最中心的位置,写着战斗碗“赢”。你讲讲这个故事,我还没有讲到所有细节,有什么要补充的?

张旭豪 :我觉得这也是创业者好玩的地方,无拘无束。那就是一个夜排档的地方,在二楼,点了一堆菜尝尝味道。这个碗跟当时状态竞争情况也很像。我跟阿里谈完融资时,也送给他们一个碗,我说如果我们这场仗打赢就把这个碗砸掉。

张颖 :你送了几个人?我、Joe 蔡,自己留了一个。

张旭豪 :自己留一个,差不多了。创业就是这个过程,没有什么不可能的,想到马上就要做。我觉得当时那个碗是非常重要的,让所有人感觉我们对赢的那种渴望。

张颖 :把碗寄给了我,我还是非常感动。

张旭豪 :就是这样的磨炼,每次做任何事都要赢。包括选科比作为我们的代言人也是因为勤奋,科比已经是巨星了,能在 NBA 打球就已代表至高荣誉。拿到总冠军的就是欲望多一点点,欲望是非常重要的。

张颖对话张旭豪:跟“巨头”相处的故事,还有香港大排档里的“战斗碗”

张颖 :融资过程中经历了很多事情,我记得很清楚我们的一次聊天。我是早期投资人,账面回报已经不知道多少了,我们比较从容,另外我们在其他项目也赚了很多钱。

我记得那天问旭豪,因为他那时候在考虑融资独立发展,也在考虑很多其他的事情。很多其他事情不用跟你们说,你们也知道是什么。我问旭豪,最终你想要什么,他说老子就想着独立发展,最终有一天能去敲钟、能去上市,能把这个事情做到中国第一。

我记得很清楚,我说我们全力以赴支持你,你要我们干什么,做牛做马。把目标想清楚大家都动起来,这件事情旭豪跟他团队占 95%,这个对我来说是很深刻的。

张旭豪 :其他分享会我不乐意参加,经纬分享会还是要来,经纬是非常尊重创业者的投资机构。很多时候能够碰到好的投资人,也是非常幸福的事情。

张颖对话张旭豪:跟“巨头”相处的故事,还有香港大排档里的“战斗碗”

张颖 :谢谢旭豪。我没让他说这句话,但是这句话就是我们的毒药,这句话深深刺激着我们想要做得更好,像旭豪、唐岩(陌陌创始人)、程维(滴滴出行创始人)、吕传伟(快的创始人)……这样的创始人,用他们的业绩跟辉煌带着我们一路奔走,深深地刺激着我,这也是我今天为什么那么痴迷自己的工作想赢。

另外一个话题,我记得很多年前,旭豪他们还比较弱小的时候,阿里找他谈过一次,最后没有谈成。你要不要讲一下那段经历?

张旭豪 :那段时候其实是要拿一轮融资。

张颖 :B 轮吧,估值应该在 1 亿美金以下?

张旭豪 :5000 万美金。

张颖 :看完他们决定自己干。

张旭豪 :当时我们也有交流。当时我们说了一句什么话?有时候并不是他们(巨头)干了,我们就没有生存的空间。创业者活着就是战斗,最终成为伟大公司当中肯定有非常重要的战役,如果没有这些战役未来成不了很大的公司。

在必然性下,正面地面对竞争是非常重要,没有什么可以害怕的 。创业者需要通过自己的能力解决问题,而不是完全都靠资本。 当时没有跟阿里合作,反倒让我们在这段过程中不断磨炼自己,野蛮地成长才能活到现在。

张颖对话张旭豪:跟“巨头”相处的故事,还有香港大排档里的“战斗碗”

张旭豪 :创业,我们一定要看到对方的优点,同时要看到自己的缺点。

很多时候跟很多创业者交流,说你的对手有好东西,(对方回答说)说这个东西不行这个东西我行。这个没有必要, 要不断研究对手好的地方,把对手好的东西学过来,然后把自己缺点不断完善改进 ,所有创业者要这样才能走得更远、更高。

张颖 :这个说得非常好。所以这句话我完全认同旭豪对创业者来说,不要轻易地去否定你们的竞争对手,一提到就有很多的创始人,包括经纬系很多创始人心胸都不够大,一讲到竞争对手,这个竞争对手绝对不行,我根本看不上他们——这是完全错误的,要的是旭豪这种心态——互相学习、贴近、成长。

张旭豪 :要研究得非常非常透, 不要认为别人是傻子,永远没有傻子,能活到现在都是非常优秀的创业者 ,要抱着学习的心态走下去 。

张颖 :我说差不多了,你可以问我一些问题。

张旭豪 :经纬应该也算不断在做差异化,包括最早开始。你们团队最早建立了非常庞大的投后团队。这个你是怎么想的呢?

张颖 :我想怎么可以更好地服务创业者,这是核心。因为我们投后有政府公关、招聘、PR、数据、法务、财务,有资本、医疗。我们旭豪同学睡觉打呼,安排了专门医疗小组,因为他是明星公司,给他挂各种各样的线和仪器,想办法降低他的呼声。

有了行业里面最一流的投后,如果不能持续地做好投资、找到明星企业,那简直就是一个笑话。我每天都有不停地反思很焦虑,想不停地抓住下一个饿了么、下一个阿里、下一个腾讯,这个东西要看天。

张颖对话张旭豪:跟“巨头”相处的故事,还有香港大排档里的“战斗碗”

张旭豪 :我问一个问题,我们第一次碰到在张江那里。

张颖 :我记得。

张旭豪 :感觉我当时怎么样?

张颖 :记忆最深刻的是旭豪跟我说,他从小就帮他老爸去讨账。因为他老爸人很好借了很多人钱做事情,弄不回来。所以他很年轻时,就去讨账。

我记得我们见时在一个公开的环境,一个大厅。我觉得这个人挺奇怪的,一上来跟我说我很成熟,我有丰富的社会经验,我帮我老爸讨账。反正记忆很深刻,因为是个 A 轮项目,最后很快就投了。我觉得还是蛮有意思的,讨账很成功吗?

张旭豪 :讨账有成功,也有失败。

张颖 :学会了什么。

张旭豪 :要恩威并重,不能使用暴力。

张颖对话张旭豪:跟“巨头”相处的故事,还有香港大排档里的“战斗碗”

“现场Q&A”

张旭豪 :我们现在一直保留着“老人院”这样一个机制。我们发现老员工起到的作用越来越大,跟我当时的认知不一样。今天我们团队有很多需要文化、需要组织,处理人方面的事情。

反而这个时候, 老员工在这方面发挥的作用更大,因为他们对过去饿了么发展的经历、历程、文化,包括处理事情的方式非常了解 ,同时(他们)在公司德高望重。很多时候新人不容易调动资源,老人容易调动。

如何把老人用好?是在公司成长过程中需要面对、解决的事。 老人一定不是负担,如何用好他要靠你的智慧,这是非常重要的。当公司达到一定规模时,更注重的是文化、组织、架构,这件事老人做更适合 ,如何把这些力量用好,是非常有意思的一件事情。

张颖对话张旭豪:跟“巨头”相处的故事,还有香港大排档里的“战斗碗”

张旭豪 :打仗,第一个创业不是为了打仗。(就像)我前面说的,创业是为了给社会给用户创造价值这是最核心的。打仗已经不是最优的一个选择,很激烈的东西,不提倡大家打仗。

第二个,如果打仗怎么办?一定要把他打死。要么不打,要打就打死。这是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我们整个打仗过程中都是以小搏大。

两个打仗是我印象最深刻的。第一个打仗,是在大学的时候,我们几个人只凑了几万块钱要创业。当时也有一个订餐网在上海交大,我查了工商资料注册资本 100 万,查工商资料是讨债时学的,注册资本已经 100 万了,我们才几万块钱怎么打?

到商户那里看一看,他已经覆盖很多商户了。他谈餐厅是开着轿车谈的,我们还开着电动车,这个速率效率慢很多,这个仗怎么打?最早的时候他也做营销,当时配一个餐送一个荷包蛋、或送一杯可乐,一块钱、两块钱补贴。我们当时就几万块,怎么补?

很尴尬,不补的话市场份额被人抢掉,补的话这个钱又承受不了。那时 核心的仍然是差异化,如何找到商户痛点解决它,然后从另外一个方向去走 。

我前头说四个字“守正出奇”,他在补贴时我们要硬着头皮,这是首阵它不是制胜之道,出奇在什么地方?

我跟商户访谈,陪他聊到很晚,陪他去洗脚。我第一次洗脚,是陪我商户去洗脚,了解他很多需求,后来发现商户的接单是个问题。过去商户是通过电话、短信形式报给他,有时会漏单,很不方便记下来。

那我们觉得接单是个问题,把这个切入点做透,迅速地帮商户组装电脑,帮助商户接单,让他自己管理自己的定单。同时定价策略上发生改变,最早是抽 8% 的信息服务费。当时是没有在线支付的,所有交易是线下,每个月要去结账,拿一张报表结账很累。

8% 的抽成模式,这样的一个过程很累,我们跟商户是对立起来的。 我们要跟商户在那个时候要一起打竞争对手,要跟他紧密结合起来 。我提出固定收费,半年收 2750,一年收 4820。

付完以后就可以用我那套系统了,当时用了一个概念国外的叫做 SaaS。你的用户都在上面,按一下鼠标定单就能自动打印出来,非常方便。这个时候,他把所有商品和定单都转到我们平台上来了。当时补贴没有效果了,补贴要抽 8%,我们是固定的定价,技术上又有创新, 通过价格的创新、定价的创新,通过技术的创新一下子解决他的需求,迅速把市场做起来 ,这是非常好的一个以小搏大的例子,最后花几万块钱把整个市场打跑了,这是第一个。

第二个,在那个时间段我们只有 200 个人,覆盖 20 个城市。当时我最后悔做 PR,说单位日订单突破 10 万单。那时所有领域关注说 O2O 领域有一个平台能单一定单突破 10 万单,很多竞争对手就进来了,包括美团、淘点点很多的都进来了。

美团很有意思,他经历过团购,也有打仗的经验。在全国又覆盖了一千个城市,都有布局都有落地。但他对业务是不了解的,业务是新的,他在这个时间段可能要去了解业务。

对我们来说,那个时候业务很熟,做了很多年,我们只覆盖到二线城市,没有全国性地复制。对于我们来说如何管理 1000 个城市,管理问题是我们的难题,他觉得他有机会,我觉得我也不服,就干下来。

在那个时候有一个点是最重要的, 当你觉得踩油门了以后,千万不能刹车。这是最最重要的,一旦刹车可能前功尽弃了 。分析好你的优势他的优势,你的劣势他的劣势以后,迅速弥补这个问题。

20 个城市覆盖到 200 个城市,从 200 个城市到 1000 个城市,从 200 个人到 6000 个人到 10000 人,不断地招人。在那段时间在各个区域,拼命地打电话。

我打电话有一套话术——先把你资料看一下,跟你套套近乎;第二表扬表扬业绩;然后指出一些缺点;最后给你一些鼓励的话。

我大概一天打八个小时的电话,然后把打电话的方式告诉所有高管,用最原始、最粗暴、最简单的方式把我们理念传达下去 。这种是顽强,接下来还是要不断学习人家在打仗过程中的经验、教训,包括用科学的方式去管理,科学的方式组建团队,这是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第一个,从精神层次来讲,电影说得很好——亮剑先讲精神,打仗的过程必须要顽强、必须打到底,这是最重要的;第二个,找科学的方法,有效的方法提高效率;最后守正出奇,在正面战场上打完以后要有小道,形成独特的核心的竞争力,这样打仗可能事半功倍。

张颖 :跟我们做的,有很多相同的地方。

张旭豪 :投资人也是充分的竞争。十块钱放在这里,你的十块钱跟他的十块钱没什么差别,要想很多奇招、妙招,长期的核心竞争力这是很重要的。

张颖 :我在这里补一句话,很多人私下会问我,有些人也会问旭豪,为什么要打仗?英国有一个著名的登山家叫乔治·马洛里,1924 年登珠峰的时候没有成功后来逝世。

有人问过他同样的问题,你为什么爬那么多山,他回答很简单,因为山在那里。对我们来说,今天这个选择已经不是我跟旭豪能选择的了,他是创业我是投资。因为各种各样的因素,团队、我们自己的给力、天时、地利,我们被推到舞台中心。

为了实现更好的梦想,影响更多的人,服务更多的创业者,得到更多的成就感,得到更多的筹码。自己的影响力去做更多有意义的事情,我们必须持续打仗,必须持续地打赢,就这么简单。

张旭豪 :这些伟大的想法我们都是很清楚。回到最朴实的想法,每个人都要有责任心跟使命感,这就是我们是创业者跟社会上其他职业,社会上有很多不同的分工,有科学家、有政府的人员、有白领或者有很多的不同人群。我们之所以成为创业者,我们必须要有责任感跟使命感。这几个字听着老土,一定要有这样的精神才可以走得更远,才能真正地生存下去。

张颖 :这个分享还是很棒的,这句话我也很喜欢。

张颖对话张旭豪:跟“巨头”相处的故事,还有香港大排档里的“战斗碗”

张旭豪 :我不断在想,我不觉得我过去做的哪些决定是特别正确,也不觉得哪些决定是特别错误。当然创业者有时确实比较弱势,我们在慢慢往上走,有一首歌《蜗牛》。我们的风格可能是不断地在纠正,相当于在完善自己,我们不断地发现自己的问题不断地完善。更多是我们过去一周,有哪些事情做得不好,双周例会提出来要解决。

在长期战略上面,可能我们有更高的要求,包括前面说的交通安全食品安全,我们怎么做得更加优秀?内部不断反思。

“3·15”带给我们不是重视这件事,更多是我们重塑自己的价值观。更多人做 O2O、做互联网+,很多工程师、产品经理很关注 on line 的用户体验,对 off line 行业本质反而不关注了。

食品安全怎么解决好?如何通过技术、通过大数据做到事后、事中的监管,我相信证照问题也不是食品安全最本质的问题。中国分散在各地的商户,过去方式是没有效率的,如何通过互联网方式、产品的方式解决它?这都是我们产品经理要思考的,这些事情我们不断地反思,不断地推他,告诉他你应该这样走这样做,同时对科技的创新我们要有自己的主张。

对于创新,像我们这样的平台公司,在座大多数可能会用到运营,用运营推动业务。在运营推动业务的过程中,真正的创新是对自动化、对效率的极度痴迷。你能够用两个人三个人能运营的事情,就不能用两百人三百人来做。这件事要落地文化,产品经理要深度地思考这些问题去解决它,这些都是我们不断完善要做的事情。

第三个,是人跟组织。我们在过去确实是要结果要结果要结果,我们要结果的方式是非常严厉,如果不行就去跳河。但是对于过程如何去跟同事沟通,今天对于每个创业者来说时间都很珍贵,今天真的值得反思的是说,花在外面沟通的时间,跟我们真正同事沟通的时间、跟战友沟通的时间比例是多少?

很多创业者是自嗨的创业者,外面侃侃而谈很开心,说了自己不相信的话;反而跟自己战友、团队沟通时间很少。这是需要反思的,老老实实把东西做好这是最重要的。

创业我们要自信,不要自大,千万不能自嗨——更多地要为你的商户、你的员工、你的投资人,把他们服务好,这样才能有机会,才能最后生存下去。

张颖 :旭豪对骑手安全非常重视。分享一个真实事件——有一天我下楼准备上班,看到一个饿了么的骑手,在我们家门口被一个车子碰了一下。他躺在地上,我不认识饿了么其他人,只认识旭豪。我就直接联系旭豪,说在这个地点发生这个事情,他马上调动公司职员去处理这个事件。

对他来说,每天成百上千件事情发生,(其实)这件事情(也许)没有那么重要,他可以找另外一个人去做。但他的反应几乎是神速的,对骑手的安全是很重视的。我经常点外卖,骑手戴头盔的越来越多了,安全意识越来越强,(这是)对他们的最大帮助。更快的是用大数据跟技术处理他们的路线,让他们在路上不要花太多时间,尽可能用这个东西解决。

我补充一句反思,你说在年末反思,我每天反思,当我们做得很好的时候我会更加恐惧,然后极度地居安思危。我一向都觉得,自己不是一个站得很高望得很远的人。(但我)可以充分的在战壕里厮杀,就像旭豪这样,做快速的调整,调动公司所有的资源,做未来三个月、六个月正确的事情,用执行力超过在外面自嗨。

每天反思,创始人是一个特殊的群体,必须加大自己反思的频率,必须对自己诚实。夜深人静时你是什么样的人?适合做什么样的事情?能不能把这件事情做好?怎么把这些事情做好?这些点都要想得很清楚。

张旭豪 :可能会反思很多问题, 要跟你真正的愿景使命都要是一致的,自上而下的东西是不是一致的,这个非常重要 。我们内部的文化要用户第一,包括商户第一。很多时候在管理过程中有一个方法、技巧—— 小题大作,大题也要大作,这样能把文化价值观传递下去,这样让大家高度感知到认同,这个是非常重要的。

去年“3·15”以后第二天参加《波士堂》,《波士堂》制片认为我可能不会来了,我去了因为都安排好了。这是常规性的东西去处理,虽然有很大的压力

我们作为创始人,内部是反思我们的价值观,使命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我们是第一次感受到我们平台发展到这么大了,已经能影响那么多人了,我们反思的这个。

短期地处理不是创始人应该做的事情,要看根子上到底出现什么问题:哪些事情是影响我们未来的发展长期的发展,这是最核心的。回到前面说的,最重要的我们所有做互联网+的创业者,除了关注线上的东西,更重要的是研究行业线下的本质,把这些本质通过互联网的方式解决好、提高效率、创造价值是最最重要的。

文化、价值观落地深刻的感知。并不是那么难,所有创始人更多花一点心思,研究流程本质上的问题,这些问题能迎刃而解 。

张颖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

张旭豪 :劳心劳累,管事同时管人,小朋友做事不对了,要告诉他哪里不对,怎么做才是对的,世界的价值观在什么地方。只不过作为一个企业来说,怎么把这些东西复制出来,让更多人知道。

PS:如果您想和业内技术大牛交流的话,请加qq群(527933790)或者关注微信公众 号(AskHarries),谢谢!

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Harries Blog™ » 张颖对话张旭豪:跟“巨头”相处的故事,还有香港大排档里的“战斗碗”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