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剿美团!王兴或面临贾跃亭式结局

围剿美团!王兴或面临贾跃亭式结局

美团位于北京望京的总部大楼一层展厅,赫然摆放着一个电子大屏,上面显示了全球未上市科技公司的估值排行榜,但一个奇怪的细节却引起了大家注意。

10月19日,美团宣布融资40亿美元估值300亿美元,并请来几家主流媒体对王兴、王慧文和陈晖进行采访。当媒体记者来到美团总部展厅大屏前,看到美团的估值已经上升到了第五位,仅次于Uber滴滴小米和Airbnb四家企业

然而这时,微信朋友圈就有人纳闷了,为什么美团是第五呢?蚂蚁金服去哪里了?要知道,早在2016年4月,蚂蚁金服的融资估值就达到600亿美元了,是如今美团估值的2倍。

更不用说,蚂蚁金服只需要在支付宝APP稍稍开个流量口子,就可以扶植一个市值100亿美金的上市公司趣店。

王兴一边说美团不是一家喜欢打仗的公司,一边无视掉明明估值比自己高出不少的蚂蚁金服,这种一点不遵循基本客观事实、自欺欺人的排行榜意义究竟在哪,我有点没搞懂。

事实上,王兴正在四处树敌,美团点评正不断扩张新业务,在线旅游、打车出行、共享充电宝、生鲜电商等等。

美团面临的每个对手也都十分强大,餐饮和外卖领域的对手是阿里和蚂蚁金服大力支持的口碑和饿了么,在线旅游的对手是市值近300亿美元的携程,打车出行领域的对手是估值超过500亿美元的滴滴,而生鲜电商面临的对手将是阿里巴巴京东两大电商巨头。

但是,随着巨额融资的完成,美团也进入了更加危险的境地,那就是王兴及美团管理层的持股比例越来越低,甚至可能进入失控状态。

众所周知,创业公司在进行多轮融资以后,管理团队的持股比例往往稀释到很低,无论是阿里巴巴还是腾讯,在公司IPO时公司创始人持股比例都在10%以下。而据权威媒体报道,进行多轮融资的滴滴出行,其管理层持股比例也早已降至10%以下。不出所料,已完成了7轮融资的美团点评,王兴为首的管理团队持股比例也不会太高,这为公司埋下了一颗雷。

今年5月,易观智库发布的报告显示,过去这一年间,支付宝市场份额上涨1.9%至53.9%,微信支付市场份额仅仅上涨1.2%至39.5%。这意味着,微信与支付宝大战,二者的市场份额都提升了,让其他第三方支付更难过了。

不过,还有另外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支付宝的市场份额开始往上回升,微信的涨幅也越来越小。

值得注意的是一季度背后的春节因素,“每年春节是财付通的旺季和支付宝的淡季。”中金公司金融行业首席分析员黄洁解释。由于有春节红包的拉动,一季度是财付通的传统旺季,但对电商、外出消费等商业活动而言,一季度则是支付宝的全年淡季。

围剿美团!王兴或面临贾跃亭式结局

这一点,鹿鸣财经从BAT最近几年的财报也能看出端倪,每年Q1/Q2/Q3,腾讯的营收都高过阿里,但到了最后一季度Q4,阿里营收总是能反超腾讯。可见,第四季度是阿里的传统旺季。

一旺一淡,仍能持续保持领先,这意味着即便是在双寡头局面下,市场格局也正发生微妙变化。“支付宝通过实施开放平台策略和综合金融服务的牵引,已经连续两个季度抑制了微信支付市场份额快速上升的势头。”黄洁说。

历史数据看出,微信支付的市场份额上升速度在放缓:2016年前三个季度,市场份额增加了22个百分点;最近三个季度,只增长1.4个百分点,增速已经明显放缓。

微信支付市场份额增速放缓,很可能与美团点评增长速度趋于平缓以及口碑的上涨有关。

5月18日,腾讯发布Q1财报后,腾讯总裁刘炽平在接受分析师提问时说:在过去半年或一年左右,腾讯在订餐产品类别的市场份额有所减少,尽管失去的份额不太多。

虽然不知道美团点评的数据是否下滑,但考虑到微信支付在订餐服务类别的市场主要通过美团和点评完成,因此美团点评的市场份额很可能有明显下滑。

君不见支付宝被微信支付逼到无可退路之后奋起反击。用冯大辉的话说,支付宝越是发慌,越有斗志,还没上市就有这样的威力,一上市,绝对是另一个巨无霸,金融领域的黑洞,想想都可怕。

美团这样做,也同样只会激起几家竞争对手公司的斗争,进而将其围剿。除了阿里系的全力支持,无论是程维、梁建章还是张旭豪,也都是出了名的战将。

投资人评价程维是一只“土狼”,显然并无贬义,这是滴滴的竞争力。滴滴成立开始到现在一直处于高度竞争的市场,程维没有时间优雅。

“昨天上海订单量涨了110%”,“华东区服务器需要支援”,穿过滴滴的办公区,能够不时听到这样的话,像二三十年代的美国交易所大厅,紧张的作战气氛满溢。滴滴会议室,大大小小不下二十个,虽然装修风格都很一致,但是名字毫无章法:西客站、C980、七天七夜、狼图腾。每一个会议室名字的背后,都是滴滴曾经经历的腥风血雨。

2013年攻占上海时,程维下令,“拿不下上海,就别回北京”。现任滴滴CTO张博白天去试各种方法,晚上11点回来看数据,直到凌晨两点。第二天8点又出去试各种方法。“我们做很多事情是不留后路的,那个山头必须拿下,这也是滴滴的文化。”

梁建章的战斗力也是出了名的强。当年他去美国读书之前,艺龙被他掌管的携程压得喘不过气来。而梁去读书期间,艺龙的股票从7美元涨到14美元,携程从30美元跌到10美元。

梁建章回归后,携程立马转守为攻。早上八点就要开会,晚上带头加班。打破金字塔式组织结构,分成一个个团队,独立采购自行决策。亲自试用产品,告诉负责人“做不好就走人”。一家“养老院”又变回了创业公司,紧张的气氛不断的发酵。

有一段时间,艺龙北京公司的人频频跳槽,后来发现都被艺龙隔壁一家公司高薪挖走了,那是一家名叫携程的友商。梁建章带回来的可不只是眼光和对公司决策制度的调整,这种凶狠的獠牙才是对手最怕的。

2014年4月17日,艺龙和同程在北京举行“艺起同行”发布会,宣布两家联手,共同御敌,目标直指携程。但半个月不到的4月底,携程宣布以超过2亿美元的价格,收购同程约30%的股权,同程转投携程怀抱。艺龙连续亏损了5个季度后,被携程联手铂涛集团战略投资

后来,梁建章又遇到了比他年轻7岁的庄辰超,这是一个战斗力更加爆棚的小年轻。

围剿美团!王兴或面临贾跃亭式结局

听说梁建章在线订房卖机票赚了15亿,庄辰超决定抢他的蛋糕。在梁建章说携程“拿望远镜都找不到对手”后去美国时,庄辰超从美国回来创办了去哪儿。

2011年底,去哪儿的月搜索量就超过了携程。当2013年梁建章再上火线,在办公室思考破局之策时,庄辰超在纳斯达克敲钟。

2015年5月,携程宣布成为艺龙第一大股东,几乎同时百度就和庄辰超挑明了,正在和携程谈两家合并的事情。

而最近,国内的科技巨头都在探索国际化道路,携程也不例外。狼性的具体体现是在携程内部,被号召从上而上的学习英语。每个周五的下午,携程的会议室都会传来英语听力的声音,这是每周一次类似于TOEIC的英语考试,如果提前不知道,会相信这是某个大学的教学楼。另外要求总监及以上的管理层必须参加,如果不参加则会被通告批评。

关于此次Priceline领投美团,有媒体圈人士私下解读为Priceline想在中国找一家能稍微牵制一下携程的说法不无道理,这就好像是当年滴滴为牵制Uber,在美国投资Lyft一样。

“霸气”,这个词已不止一次在张旭豪的采访中出现。“我们当然是狼性(文化),激发狼性,勤于沟通一直是我们的企业价值观”。张旭豪说。

今年6月,与王兴的“互怼”事件更加展现出张旭豪“霸气”的一面,除了直指王兴“做企业不能忘本”外,张旭豪更是将美团与饿了么直接分为“两派”,称“今天中国的互联网商业会形成两派,一派是美团跟乐视为代表的多元化的,另一派是垂直纵深的,做用户价值的,像滴滴、饿了么、携程。”

他擅长将压力传达给员工,开会时说话带着一股蛮力和匪气,他说业务部门比较贱,要用鞭子抽;给方案时,直接说把傻子清理掉就能解决问题。

据媒体报道,每次张旭豪与城市经理视频会议之时,在了解了基本情况之后,张旭豪都会突然拍着桌子咆哮“市场份额才是第一!不要管成本!只要市场份额!”

围剿美团!王兴或面临贾跃亭式结局

要知道,早在几年前,美团还坐拥腾讯阿里两大“巨头”入股支持的情况下,张旭豪率领的饿了么被外界一致认为是即将出局的玩家。

如今,饿了么不但没有出局,而且在美团与饿了么的较量中,再也没有人敢说饿了么属于弱势一方。

在中国互联网发展史上,盲目扩张的有两个人:一个是贾跃亭,构建了毫无关联的七大生态,美其名曰“开放的闭环”;另一个是陈年,不断扩张品类,企图做成下一个BAT。

2011年3、4月份,凡客发现在某地新建仓库后,当地的定单就会以200%甚至300%的速度增长。受此诱惑,以及各产品线拉动销售的压力,凡客开始在全国各地建新仓,不到半年时间就建了近30个。然而,由于每个仓库不可能备齐所有的商品,仓库一多就出现了大量的分单情况,这不仅加大了物流成本,也破坏了用户体验。

所有这些危险的信号,都被陈年忽略了。并非没有人提醒陈年凡客漂亮增长数据的背后可能会出大问题,但陈年当时也听不进去。“曾经也有人不看好凡客做卫衣,但是你看看我们现在卫衣卖的多好。”自持靠数据说话的陈年压下了反对的声音。

2011年11月,凡客已走到上市征途的最后阶段,预定次月8号在美国挂牌上市。就在即将开始路演的前一天,陈年和华尔街大亨索罗斯约见面吃饭,彼时索罗斯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从今天开始到12月8号,你什么都不要做。”

当天晚上,忐忑不安的陈年目睹了美国股市狂泻不止的暴跌表现——索罗斯这位投资巨鳄显然早已嗅到了资本市场的异样气味,并向陈年发出了警告。从那天起,中国概念股在美上市窗口基本关闭,凡客上市计划也随之中止。

如今,凡客创始人陈年几乎每年都会出来反思一次,这好像已经成了他政治正确的必做之事。但除此之外,凡客这家公司几乎已经销声匿迹,人们几乎已经不再提及。

贾跃亭为了打造生态圈,一时间,到处都在花钱。外部融资不顺时,贾跃亭就选择自己减持股份套现,并把资金无息贷款给乐视发展新业务。

为了舆论造势、稳住股价,乐视超级汽车2016年夏天在美国旧金山召开发布会,把大半个自媒体圈都请到了美国,每天到了晚上12点以后,大家就开始刷屏朋友圈。那几天,几乎所有科技媒体在讨论的就是乐视在美国发布的概念车。如今看来,这不过是一次回光返照。

围剿美团!王兴或面临贾跃亭式结局

2016年11月,在乐视手机传出因拖欠供应商贷款一个月后,贾跃亭发布公开信承认乐视资金遇到问题,“几个月以来,供应链压力骤增,再加上一贯伴随LeEco发展的资金问题,导致供应紧张”。

不久后,贾跃亭找到山西老乡、融创中国董事长孙宏斌这个帮手,但融创的150亿元资金也没能救赎这家疯狂扩张的公司。

如今,贾跃亭早已从乐视辞去一切职务,讨债者在乐视大厦楼下搭帐篷住了几个月也没有结果,而贾跃亭本人一直躲在海外,不敢回国。

正在扩张的美团当以此为鉴,因为一旦场面失控,王兴很可能面临陈年、贾跃亭式的结局。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啊!

围剿美团!王兴或面临贾跃亭式结局

PS:如果您想和业内技术大牛交流的话,请加qq群(527933790)或者关注微信公众 号(AskHarries),谢谢!

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Harries Blog™ » 围剿美团!王兴或面临贾跃亭式结局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