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鸿祎自传》书摘二:首谈私有化,我从没想过退出

《周鸿祎自传》书摘二:首谈私有化,我从没想过退出

“人民想念”的周鸿祎回来了。

周鸿祎的新书《颠覆者:周鸿祎自传》发售在即,新浪科技特意赶在本书上市之前,拿到了部分节选发表,以飨读者。

《颠覆者:周鸿祎自传》记录了周鸿祎先生从幼年时代开始,直到今天四十余年的传奇经历。在本书中,老周首次公开解密了360私有化过程中的诸多细节,以及自己在“3Q大战”中的心路历程。

周鸿祎的个人成长经历几乎就是中国互联网发展历程的缩影,从90年代上大学期间在校园里销售反病毒卡,再到离职北大方正后创立3721;从与 CNNIC 的战斗,到成为中国雅虎的总裁;从互联网第一口水战,到改变互联网格局的3Q大战;从免费杀毒到360成功在美国上市……

周鸿祎创业道路上的诸多标志性事件,同样也是当时中国互联网发展的关键节点。通过阅读他的自传,可以为我们了解中国互联网的发展历程梳理出一道清晰的经线。

文/周鸿祎 范海涛

私有化如同子弹上膛要一击而中

在互联网时代,中国.com公司在美国上市曾经是一种潮流和肯定。而360就是有幸追碰上这种潮流和获得肯定的公司之一。

360在上市过程中遭遇了主承销商的临时变更、面临着没有美国对标公司与投资人解释商业模式的困难,中间还遇到了日本大地震、福岛核电站泄漏、全球股市暴跌,这也让投行一度就是否继续上市程序感到迟疑。

幸运的是,虽然经历了千辛万苦,我们最终还是顺利登陆了纽交所。

在这期间,360业绩一直稳步增长,股价一度冲破100美元。在美股上市的五年时间里,根据非美国会计准则下的统计数据显示,360的净利润保持17个季度的同比大幅增长。鉴于上市过程的艰苦程度,即使最困难的时候我也从未想过退出,比如市场对我们的低估,比如曾经几次360遭遇做空机构香橼的恶意做空和攻击。虽然指责总是无中生有,报告让人啼笑皆非,但让人无奈的是,每一次美国做空机构都是在他们的白天发布报告,而我不得不在中国的半夜把员工叫起来开会应对。这样的剧情如此循环重复,实在让人睡眠不足。不过即便如此,我也从来没有想过退出。

但是,私有化这一天,还是来了。

我知道,私有化一旦启动,再艰难也必须完成。这如同在战场上,你的枪膛里只有一颗子弹,你需要一击而中。这就像我职业生涯里的又一场前途未卜的豪赌。

关于退不退市的决定,我和我的老搭档齐向东、CFO 姚珏曾经在办公室就很多方案讨论很多次,其中经历了数个小时的争辩,这里面的每一次的思考都费神耗力。

在最终决定回归之前,我们一直在思考以什么样的方式回归最好。我们内部有过很多不同的声音。曾经,我们希望只把一部分的安全业务拆分回来,还去找很多机构去交谈。但是最后我们发现,360几乎所有的业务都和安全息息相关,做这个分拆实在很难。

而对于最终的决策者来说,最艰难的时刻就是拍板的时刻。

向左走还是向右走?这里潜伏着很大未知。做决定是一件让人左右为难的事情,也通常让人特别煎熬。毕竟最终的决策者必须为决策本身负责,成功了,一往无前;失败了,责任清晰。而在最终结果出现之前,谁也不知道我们是否能够顺利到达彼岸。

但出于对360新未来的战略考虑,我必须做出决定。我们必须看到更宏远的图景,而选择承受这种短期的压力。360的回归,需要的是整体的撤回。

对于私有化,虽然我们做好了充足的心理准备,但是过程让人胆战心惊。

做退市和私有化首先面临的就是要有一个完善的方案。有一些公司退市时股价很低,这样整个私有化的成本就很低。但是,我们的股价不低,算上溢价就更高了。我始终觉得,中国企业拿了美国投资者的钱,即使有一天你选择不玩了,也要给大家一个公平合理的价格,让投资过360的股东都不后悔。这是将心比心的决定。有人说,把公司股价做高不容易,但是做低很容易,有各种各样的方法。但是,我们从来没有想过这些歪门邪道,我们希望最终定一个合理的价格,让股东们都得到一个合理的回报。最后的定价是我拍板的,通过董事会的特别委员会订立的,而投资者有他们的律师和他们的财务顾问。整个谈判过程相当顺利。

但是,当我们给出合理的溢价,整个退市需要的资金已经达到了将近100亿美金。毫无疑问,这是一个天文数字。除了我们的自有资金,我们还需要找合作伙伴募集庞大数额的人民币资金。虽然数额庞大,但360毕竟是优质资产,也是投资者青睐的对象。因此,当时来找我们合作的各种机构络绎不绝。虽然希望争取份额的公司非常踊跃,但是在这个过程当中,突发事件频频出现。

正当我们和很多潜在的投资者谈判的时候,史无前例的股市熔断发生了,资本市场哀鸿遍野,投资人的信心遭遇了极大的动摇,合作伙伴内心惶惶。当股价不好的时候,有些参加私有化的财团和我说,能否压低退市的价格。而压低价格意味着要和股东重新谈判。我想,我们既然决心启动私有化,半路下不来是最可怕的,而时间一旦耽误,不知道后续会有什么剧情发生。因此,我坚持没有压价。

经过一路的砥砺前行,在央行和外管局的鼎力支持之下,美国东部时间2016年7月15日,360科技有限公司宣布私有化交易完成,公司股票将不再在美国纽交所公开交易。

现在回想起来,我们完成私有化的时间点是无比幸运的,其间我们也得到了国内各个机构的支持。短短几个月的时间,汇率的变动已经让私有化完成的成本剧增。如果任何一个环节出现问题,我们也许就会面临狂风巨浪一般的影响。比如,完成私有化的几个月后,我们发现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一路从6.5增长到6.9,如果私有化过程再拖上几个月,我们购买公司的人民币成本瞬间就要增加40亿元。这将会是一场多么可怕的噩梦。

《周鸿祎自传》书摘二:首谈私有化,我从没想过退出

PS:如果您想和业内技术大牛交流的话,请加qq群(527933790)或者关注微信公众 号(AskHarries),谢谢!

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Harries Blog™ » 《周鸿祎自传》书摘二:首谈私有化,我从没想过退出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