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星酒店开进中国“圣诞小城”

五星酒店开进中国“圣诞小城”

图片来源:义乌香格里拉酒店总经理张剑

“中国义乌”小商品贸易的繁荣,吸引了天南地北的商人,也吸引了万豪、开元、香格里拉等五星级酒店前来驻扎。从酒店业变迁来看义乌小镇的成长,就是一部“中国制造”的商业史。

刘艺发现这里醒来和上海一样早、一样忙碌,虽然以“中国义乌”声名远扬,但这个城市在行政隶属上只是浙江省金华市下属县级市。

早上8点,站在城市中最高的义乌万豪酒店38层窗前,俯瞰仅一条马路之隔的国际商贸城,四周马路已经排起长达1000米的车流。对角的螺旋式立体停车场上,也开始有车辆频繁挪动。商城旁的湿地公园,是此时唯一宁静的区域。

这个距上海高铁只有1小时车程的小城,每年要生产全世界近2/3的圣诞装饰品。美国广播公司(ABC)获得的一项杭州海关月度记录显示,在2016年9月到2017年8月之间,义乌周边的600余个工厂和作坊生产了价值30亿美元的圣诞相关产品

义乌的常住人口只有200多万,但今年双十一义乌的10万个卖家寄送了2058万件快递,交易额81.3亿元。繁荣的小商品生意,让义乌汇聚了天南地北的人。

刘艺,来自上海,义乌万豪酒店市场销售总监,是义乌143万外来人口中的一员。他来这里,是因为天南地北的生意人给义乌带来了巨大的住宿市场机会。

在全国同等人口规模的城市中,还没有哪里像义乌这样,同时拥有香格里拉、万豪酒店、开元名都、皇冠假日、万达嘉华等众多五星酒店品牌。

五星酒店开进中国“圣诞小城”万豪与香格里拉酒店所在的繁华区域,中间的高楼是义乌香格里拉酒店。图片提供者:孙丽雅

2016年初万豪酒店准备开业,当人力资源总监在工作群里询问来义乌万豪工作意向,响应者寥寥。但刘艺是个敢想敢拼的人,他在2016年春来到义乌万达嘉华酒店,第二年又来了万豪。

没有风景名胜,非一二线城市,缺乏品牌认知基础,开业第一个月义乌万豪营收不到10万元。但事实很快证明,万豪的“宝”押对了,义乌万豪酒店今年3、4月份,月均营收已经超过800万元,创下义乌地区品牌酒店的月营收记录,平均入住率超过70%,综合表现在集团东南区内排名第七。

而今年6月,香格里拉大酒店也宣布在义乌开业,这是香格里拉集团在中国最新开业的两家酒店之一,另外一家是在旅游胜地厦门。

义乌这份成绩单来之不易,万豪在开业之初曾将房价降到600多元/间夜。刘艺记得,那时甚至有人突然走进酒店,问300元能不能开个房间休息?义乌缺乏上海酒店常有的大企业客户,于是他手下的销售憋足了劲,每天电话联络常来酒店的客人,而不仅仅是与企业保持沟通。在老外们过圣诞节前后,外地人回家过年时节,万豪做折扣促销吸引本地人。

义乌香格里拉大酒店,也正在极尽所能地试探这个市场。在义乌酒店装饰中,加上了金华地区的东阳木雕,装饰画和地毯上到处可见义乌市花月季。它的“红堂”餐厅取名自义乌特产“红糖”,老一辈勤勤恳恳的义乌人喜欢拿红糖就花生吃。

一年之中,酒店所在区域就从“工地”变成了CBD,新酒店、新商场拔地而起,义乌香格里拉酒店第一任总经理谭威豪感慨见识了“义乌速度”,而8月中到访的总部同事则惊叹 “没想到路上都是豪车”。

去年统计数据,义乌的汽车保有量为44.95万辆,计入常住人口,拥有汽车比例是重庆市的两倍。按照一位本地商人的说法,宝马5系在这里和自行车一样。

义乌香格里拉大酒店的宴会厅,开业后已经举办了奔驰、宝马的新车发布会。2000平方米特色无柱宴会厅,可以隔断成两间,展示用车可以直接从底层开入特制的巨大货梯,半个集装箱大小的电梯升至三层,然后跨过一个减速带,驶入无比宽敞的宴会厅。这些汽车发布会将为香格里拉酒店带来不小的营收。

香格里拉的房价恐怕是义乌最高的,推广阶段价格促销,每预定一间888元的房间,还会包含200元的抵用券。按照义乌开元名都总经理孙雅丽的经验,香格里拉大酒店的爆发期会在明年3月。

2014年底开元名都酒店开业之初,也未见起色。当时义乌的酒店生意仍集中在第一家五星酒店锦都君澜所在的老城区,附近是绣湖公园和市政府,距离现在的国际商贸城CBD约8公里。直到2015年9月,随着新城区的发展,开元名都的客房出租率、餐饮和宴会消费开始稳步增长。

从2000年开始,义乌的GDP年增速超过10%,到2006年达到一个年增速顶峰(17.3%)。2006年,义乌市全年举办各类展会32个,小商品城成交额315亿元,新开展进出口业务的企业同比增加了142家。

义乌酒店业的兴盛,要比小商品市场繁荣来得晚。曾经国有控股企业义乌商城集团旗下的5家酒店基本垄断当地的高星酒店市场。幸福湖酒店、义乌博览中心旁的皇冠假日(委托管理)、雅屋酒店、商城宾馆、最佳西方(又称海洋酒店,也是义乌最早引入的国际品牌),接下了90%的政府生意。前来参加招商引资活动、政协会议、海关会议的人们住进这些辉煌气派的酒店,探讨义乌经济的未来。

2016年全义乌市共举办会展活动131个。2016年义乌市住宿餐饮业零售额56.9亿元,同比增长10.0%。得益于商贸活动和新城开发,高端酒店的生意在义乌也越来越红火。

今年开元名都的业绩目标是税后营收近8000万,尽管万豪和香格里拉的开业带来竞争压力,总经理孙丽雅认为今年至少能完成任务的95%。

义乌万豪开业两年多,六成的客人是中国人,多半是外贸公司工作人员、国内采购商;四成外宾中,美国人占比17%,新加坡人占比8%,印度人占比2%。偶尔会有大型外贸公司,邀请上百个外国客商来义乌采购,一次预订几百间客房。

年中开业的香格里拉,今年入住率目标设定在40%以上。他们的客人2/3是中国人,除了做生意,也有周边和本地人来消费体验;另外1/3,来自中东、南美、印度,还有少部分来自美国、英国、东南亚其他国家。目前香格里拉大酒店的客房收入和非客房收入分别占40%和60%。

开元名都是最早开在商城区域的五星级酒店,外宾和内宾三七开,外宾比例远高于其他城市的开元酒店。为此,义乌开元名都增聘了外籍员工,包括荷兰实习生,法国籍、懂7国语言的宾客关系维系员,印度门童等。酒店的客房与非客房收入大约各占一半。

为了吸引世界各地的客人,这些豪华酒店都布置得很有国际范儿。而在万豪酒店旁的某块工地边上,施工外墙彩绘着各国的标志景观以展现义乌的包容胸怀——迪拜帆船酒店、泰国大皇宫、新加坡鱼尾狮。不过,酒店的客人都是潮汐式的作息,吃过早饭,大部分会聚到不远处营业面积400余万平方米的国际商贸城。

商贸城分五个区域,按工艺品、珠宝、玩具、五金家电、箱包、电子产品、文化体育用品、日用百货等分类。商场里常常是一名中国外贸公司员工领着外商到处寻觅商品,这绝对是个体力活。

在商城一区,戴着黑框眼镜、打扮朴素的义乌人吴丹红,坐在以女儿名字命名的“飞飞”头饰店门前,快要被周围密密麻麻又缤纷夺目的色彩淹没。

五星酒店开进中国“圣诞小城”

五星酒店开进中国“圣诞小城”

她经营的头饰是义乌热门产品之一,7年前这间4.5平方米的店铺就价值225万。背后是总共五六百个散布在周边农村的兼职手工作人,将不同小厂生产出来的塑料花瓣、亮片、珠子等配件,组装成巴基斯坦流行款头饰。随后这些带着塑料花的头饰被采购、下单、打包,从浙江宁波发海运,进入目的地陆运,最后出现在巴基斯坦客商Azia位于拉哈尔有五六层楼的首饰店里,戴在年轻姑娘的头上。

之前火遍全球的指尖陀螺,曾经让整个义乌的玩具商放下原来的活计投入生产,到8月份已经成了过时的滞销品,商家们正急迫地寻求脱手。这种解压玩具在义乌的生产成本从几毛钱到几元不等,在国内一些慢热的城市,你仍然可以成倍于成本价出售。义乌的小商品,最后都成了大生意。

五星酒店开进中国“圣诞小城”义乌夜市上的各色指尖陀螺。拍摄:丁皓辰

临近中午,义乌的小老板们从商场的快餐店里打来盒饭,坐在店门口的矮桌上扒饭,也有人在店里的折叠床上眯会儿觉,此时他们的宝马车停满在商城的地下车库里。一年365天里,整个商场只有在春节前后的20天关门歇业。

国际商贸城繁忙的经济活动带动了酒店的生意。一条街的距离,也让周边酒店变成了外围生意场。外商信任万豪、香格里拉这样的国际品牌,午时他们会在万豪的中餐包厢参加商务宴请,或者和义乌商人各自拿着笔记本、资料,在大堂吧或行政酒廊互相介绍自己的生意。一名万豪酒店的员工形容,总能闻到弥漫大堂的中东男子特有的香水味。

酒店房间也是初来乍到的生意人的库房兼办公室。2002年,在香港随父亲做外贸生意的潘彼得(化名)来到义乌做外贸。拼搏之初,每年跑义乌几趟,自己在堆满样品的酒店房间住上数月。当时还没有微信,没有淘宝,凌晨三点也有商人敲门问需不需要买货。

十几年前他觉得本地做生意有些“野蛮”,例如他遇到过商户交货时拿来漏水的花瓶,还强行要外贸公司支付这批订单的钱。这些年,无论是商品还是交易都变得更为规范。

如今潘彼得经营着外贸公司,同时在义乌开办自己的品牌代工厂,产品从宁波舟山,也有的从广东、福建出口,发往北美和欧洲。至今已经做过三四万种商品的外贸生意,在义乌有自己的办公室和仓库,四五十名员工,不再需要亲自跑市场,但仍然忙得连轴转。

“如果我愿意,我可以一天24小时待在公司赚钱,因为义乌有商机。”潘彼得在西餐厅边吃沙拉边接受采访,语速急促。

生意、赚钱,所有来义乌“淘金”的人都抱有像潘彼得一样的心态。24小时扑在生意上都不够用,所以很多人顾不上享受高级的酒店服务设施,甚至不那么在乎住宿条件。

不少精明的中外采购商会选择入住一些中档价位、服务也算舒适的酒店。这些酒店在2006年至2015年最为兴盛,集中稠州北路两侧,这条路贯穿了老城区和新的商贸区。

2006年左右,越来越多本地人、还有来做生意的温州、丽水、青田商人,发现了义乌酒店业商机,创办了纯客房商务型酒店。这些商务型酒店不带餐饮和娱乐,中间档次,房价200多元,不评酒店星级,全凭性价比和口碑做市场。

初次来义乌的外商,一定没想到这里会有房价仅200多元的“半岛酒店”,只是你向出租车司机说出目的地时,对方会问,“去哪个半岛?”这两家酒店相聚5分钟车程,坐落在宾王中学的对角线。据当地酒店业者介绍,两家“半岛”出自同一位义乌老板。

离国际商贸城不远,在银海路和工人北路的交叉口,有套牌的“亚朵酒店”和“温德姆大酒店”,价格分别只要100多和200多元。这些套牌酒店靠国际知名酒店名称吸引客人。外国客人在网上预订住宿时看到酒店名称下了单,入住后觉得服务不错,也就成了常客。

不少对住宿要求更低、采购时间长的外国商人,在国际商贸城对面的楼房里随便走一走,就能找到一百多一晚的平价宾馆。这些宾馆有热水有网有电视,房间配备的电脑还有阿、英、俄、中四种语言可选。

五星酒店开进中国“圣诞小城”普通旅馆里,可以选择多种语言的电脑开机页面。拍摄:丁皓辰

在酒店门口还有常见的绿色小座台,老外方便地购买手机卡并兑换小额外币。他们可以在街面上显眼的位置找到卖VPN的店铺,也可以在进口超市买到自己国家的日用品。

这片区域还扎堆着大排档、咖啡屋、足疗店、台球会所,到了夜晚,街两边亮起各色招牌,橱窗里觥筹交错:小龙虾、石锅鱼、汕头牛肉火锅、全羊馆、卤鹅、东北烧烤、川菜私房……都随着酒店业兴起。

资料统计,2015年登记注册的类似宾馆在义乌共693家,这绝不是全部。义乌一位资深酒店业人士透露,2016年义乌酒店业界开会时公布的数字,全义乌从星级酒店到没有星级评定的酒店、旅馆,至少有5000家。

印度人阿杜(Atul)的生意就是从义乌这样的百元小宾馆起家的。他最早来中国广州做生意,那时义乌名气早已传播开来。2004年,还是年轻小伙的阿杜转战义乌开办外贸公司,为印度公司代理采购货品。

如今他的小公司J.S.V.EXIM坐落在义乌的一栋普通居民楼里,客厅的位置改为8个人座位的开放式办公区,另外一室的白墙改成了玻璃,这天下午不断有人拿着纸单子往里跑,有的是商家派人来凭单子提钱。

沙特人萨阿德(Saad)的硌芭依贸易有限公司也在居民楼里,黑底、红黄字的三语广告牌挂在楼房一层的防盗窗上,就在紧邻“半岛”国际酒店的小巷。公开资料显示,这家深藏在居民楼里的公司,经营历史有20多年,主营石材石料,年营业额1亿元以上。

针对这些外商住宿开公司的需求,不少义乌人做起了二房东,以比较廉价的价格租下整栋或者整排房子,改造成办公室或者长租公寓,再出租出去。这种长租公寓也是经济型酒店的竞争者。

五星酒店开进中国“圣诞小城”稠州北路上某小区门口的一面墙上,贴满了招租、招聘广告。拍摄:丁皓辰

五星酒店也看到了这种新商机,义乌香格里拉大酒店的2/3是酒店和公寓,顶上1/3是由业主管理的写字楼。还有占地159.4亩的义乌万达广场综合体,给义乌带来了五星级酒店,同时还有甲级写字楼。业主方和当地政府都希望,散布在小区中的各类公司能搬进现代化的大楼里,提升城市形象。

阿杜现在是义乌印度商会最有威望的商人之一,还同时担任着义乌政府组织的和事会委员会委员。和事会会员共500人,25名委员会成员轮流加班,处理中国商人和外商的纠纷。

阿杜告诉界面,如今义乌有大约2000名印度商人常住,每年创出义乌外贸生意中20%的生意。义乌印度商人们已经融入了义乌的生活。2016年光明节,他们会在万达酒店看到专门安排的印度歌舞节目。

对中东穆斯林商人来说,在义乌居住也没有什么不习惯。这里有义乌市政府特意兴建的清真寺,高星酒店里有特意标注的穆斯林菜,街市上光是知名的穆斯林菜就有好几家。土耳其人Yusuf开办的义乌第一家正规穆斯林餐厅,搏斯西餐厅,每天都有300至500的客人光顾,竞争对手也越来越多。

五星酒店开进中国“圣诞小城”穆斯林餐厅外的露天位置,不少身穿长袍的中东人在抽水烟。拍摄:丁皓辰
五星酒店开进中国“圣诞小城”义乌当地著名的宾王夜市上,玩套圈的外国人。拍摄:丁皓辰

25岁的荷兰姑娘阿尼塔(化名)是荷兰公司派驻在义乌的采购人员,笑起来有两个酒窝。白天她帮老板在中国挑选货物,1元钱的玩具在荷兰能卖到10元。阿尼塔以前觉得义乌业余生活有些无聊。不过现在,她可以在下班后去万达广场购物,或者去香格里拉酒店附近、今年春季开业的新光汇看电影,那里的商城也有H&M、外婆家等。

随着各地商人的涌入,义乌经济日益活跃,义乌的内在消费力开始崛起,而与此同时,义乌的支柱经济——小商品贸易,正经历一次冲击与转型。

吴丹红的头饰原本主要销售给印度和巴基斯坦客商,但近年销往印度的量减少了。由于印度本国人力成本低,一些印度客商会在义乌采购原材料,回国自己组装。

义乌小商品受到两方面的挑战。一方面,看重义乌小商品低价以及多样性的发达国家国际市场,正对商品提出更高的环保指标要求;另一方面,一些人力成本更低、但技术仍不成熟的发展中国家,也在逐渐从中国引进机器设备自行加工。

与此同时,所有的义乌商人们在过去5年中都面临一个共同的挑战——电商平台的冲击。大约2012年开始,淘宝、京东的发展越来越多地影响到义乌线下实体店的生意。

国际商贸城不如以前热闹了。吴丹红的店铺价格,从2010年的200多万,降价到100万左右。以前商场20多万一个隔间的租金,现在也降到十三四万。

据媒体报道,过去两年,义乌商贸城平均每个月有1039个商铺关闭,而同样时间里新开的商铺不到700个。差不多在同一时间里,义乌商贸城附近的库存交易中心开始繁忙起来,一些义乌商家滞销的商品库存,被放在金福源、五爱和下王库存交易市场交易。

五星酒店开进中国“圣诞小城”金福源国际库存交易中心,挂在高楼上的库存交易中心广告。拍摄:丁皓辰

在义乌商贸环境转变的阶段,义乌的商人们也开始其他尝试。荷兰人Danny于2006年前后来到义乌,在“最佳西方”酒店上班,兼职做外贸生意。2008年后,由于一些国外企业业绩下滑严重,外贸生意受到影响,到2011年,电商平台的影响也显现出来,Danny决心退出外贸行业,自己经营西餐厅。

来到义乌的各国商人对义乌的餐饮、住宿业需求变得越来越多样。他周围的一些外贸商朋友,也开始做起第二生意,从事餐饮业。

义乌万豪和义乌香格里拉酒店的业主,分别是从织带贸易起家的义乌三鼎集团,以及从饰品起家的新光控股集团,从小商品做到大集团,并在近年涉足房地产、金融行业,由此引入了两家国际知名酒店品牌。高端酒店的兴建有助于提升地产价值。

与此同时,另一个义乌开始兴起。2012年,商城集团旗下的义乌购网络平台上线。2013年义乌政府推行“电商换市”政策,鼓励义乌商人试水电商。当年义乌市的电商交易额就超过了商贸城实体零售交易额。到2016年,义乌购的线上交易额突破60亿元。

义乌人周科健2002年回到家乡后,从政府部门下海,做外贸生意,踏入义乌商贸崛起的第一波商机。今年他又开始重新创业,做亚马逊的中国代理服务商。他的公司现在帮助义乌商家将产品上线亚马逊商城,翻译产品介绍,进行线上引流和推广。周科健感慨,自己在义乌的第二波商业潮流中已经慢了半拍。

“如果你想继续赚到钱,还是要勤奋!勤奋地去抓新的机会。如果你不想被这个时代淘汰,你就要积极。整个世界都在变化。”这个早已成家立业的中年人,在自己二次创业的新办公室里坚定地说道。

没有什么事义乌人解决不了。今年9月有对义乌新人要举办一场1300人参加的婚宴,却没找到能摆下100桌宴席的高档酒店。最后义乌万豪的团队将婚宴场地布置在了博览中心,搭建临时厨房,将所有食材外送到婚礼现场,办下了这出意料之外却完美收场的婚礼。

五星酒店开进中国“圣诞小城”

▽点击“阅读原文” 下载界面新闻APP

PS:如果您想和业内技术大牛交流的话,请加qq群(527933790)或者关注微信公众 号(AskHarries),谢谢!

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Harries Blog™ » 五星酒店开进中国“圣诞小城”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