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鉴Uber路测教训,中国要求驾驶人须始终处于驾驶位

5月1日起,国内自动驾驶汽车进行路测,测试驾驶人需要始终处于驾驶位置上,监控车辆及周边环境,随时准备接管车辆。此前,测试驾驶人在测试过程中多处于副驾位置。

工信部、公安部、交通部4月12日联合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由三部门联合印发的《智能网联汽车道路测试管理规范(试行)》(以下简称《管理规范》)将于5月1日起施行,其中对测试主体、测试驾驶人和测试车辆等提出了严格要求。

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辛国斌在12日的新闻发布会上介绍《管理规范》出台背景时提到,目前,包括美、欧、日等在内的汽车发达国家和地区都将智能网联汽车作为汽车产业未来发展的重要方向,纷纷加快产业布局、制定发展规划,通过技术研发、示范运行、标准法规、政策支持等综合措施,加快推动产业化进程。跨国车企已经实现部分自动驾驶(L2级)汽车的批量生产,少数高端品牌已率先推出有条件自动驾驶(L3级)汽车;以谷歌为代表的新技术力量,也在积极开展全自动驾驶技术(L4、L5级)的研发和测试。

此外,美国、日本、欧洲等国家和地区已相继出台道路测试管理规范,我国如不抓紧制定将会制约智能网联汽车发展。

南都记者注意到,为保障道路测试安全,《管理规范》分别对测试主体、测试驾驶人和测试车辆等提出了严格要求。

对于测试主体,《管理规范》要求其具有智能网联汽车相关的业务能力、自动驾驶功能测试评价能力、实时远程监控车辆能力等,同时还要求为测试车辆投保不低于500万元的保险或不少于500万元的事故赔偿保函,以解决一旦发生事故的损害赔偿等善后事宜。

对于测试车辆,《管理规范》要求增加的自动驾驶功能不能降低车辆安全性能、能随时从自动驾驶模式切换到人工驾驶模式,测试车辆应在封闭道路、场地测试,并经专门机构认定具备进行上道路测试的条件。

对于测试驾驶人,测试期间要求有具备相应准驾车型驾驶人全程监管,测试驾驶人必须具有3年以上驾驶经历、最近连续3个记分周期内无记满12分记录、无严重交通违法和交通事故记录等。

此外,要求测试过程中要严格遵守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规,测试驾驶人应始终监控车辆运行状态及周围环境并随时准备接管车辆,测试期间车辆不得搭载与测试无关的人员或货物。

值得注意的是,为保证道路测试安全,不仅要求道路测试必须在规定路段进行,还要求测试驾驶人始终处于驾驶位置上,监控车辆及周边环境,随时准备接管车辆。

“这也是借鉴Uber及特斯拉发生事故的经验教训。”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辛国斌向记者介绍。

此外,为发挥地方政府在道路测试工作中的职责和作用,《管理规范》规定由省、市级政府相关主管部门选择测试路段并公布,提出申请测试所需的基本材料,并明确测试通知书发放和变更要求及所包含的信息,临时行驶车号牌申领、发放程序及跨省、市申请测试的相应要求。

(1)道路测试是否会对现有交通安全产生影响?

智能网联汽车道路测试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试车”“车辆性能试验”,其转向、制动、操控等安全性能全部符合现行机动车国家安全技术标准要求,与传统车辆无异。其自动驾驶功能,通过计算机模拟、试验台架评测、试验场及封闭道路测试等测试验证,才可在实际交通环境中进行自动驾驶功能验证。此外,智能网联汽车道路测试现须全程由经过筛选和严格培训的驾驶员监控并在必要时干预或接管,采取相应措施以避免危险发生。因此,智能网联汽车在公共道路环境中进行测试并不会对道路交通安全产生额外的风险和不利影响。

(2)国家部门与各地方政府测试工作如何协调?

国家相关部门出台《管理规范》,对全国智能网联汽车测试进行指导,备案和发布相关信息。各省、市级政府根据当地实际情况、依据《管理规范》制定相应的实施细则,组织开展实际道路测试,负责测试路段选择、测试车辆审核、测试通知书和牌照发放、测试过程监管等工作,并在规定的时间内向国家相关部门上报测试总结、事故情况等。

(3)智能网联汽车交通违法和事故责任如何认定?

在测试期间发生交通违法行为的,按照我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规对测试驾驶人进行处理;发生交通事故的,按照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规等认定当事人责任和赔偿责任,如构成犯罪还应追究其刑事法律责任;在发生交通事故后,当事人有义务保护现场并报警;此外,测试主体和省、市级相关主管部门也应分别在发生事故时和事故责任认定后按照规定时间上报事故情况。

(4)智能网联汽车是否可以跨省、市测试?

测试主体向拟开展智能网联汽车道路测试路段的省、市级主管部门提出测试申请,经审核通过后领取测试通知书和临时号牌。对已在某一省、市申领临时行驶车号牌的测试车辆,如需在其他省、市进行测试,测试主体还应申请相应省、市的测试通知书,并重新申领临时行驶车号牌。国家鼓励各省、市加强协作,相互认可测试评价结果,简化跨省、市测试的管理流程。

(5)《管理规范》是否会进行修订?

《管理规范》目前是试行版,将根据技术进步和产业发展需要,结合一段时间内道路测试的实际情况,及时进行修改完善。我们也欢迎社会各界提出好的意见和建议,共同推动和完善智能网联汽车道路测试工作。

声音

美国西部时间3月18日晚10点,一辆U?ber自动驾驶汽车在亚利桑那州坦佩市摩尔公园附近撞倒了4?9岁的伊莱恩·赫兹伯格,送往医院救治后,因伤势过重死亡。此事很快引起轩然大波,也再次引发了业内对自动驾驶安全性的新思考。

在4月12日的工信部新闻发布会上,谈到上述事故时,工信部副部长辛国斌表示,道路测试首先要解决的就是安全问题,我国智能网联汽车发展的愿景之一也是大量降低交通事故和伤亡人数。

辛国斌昨日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智能网联汽车道路测试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情景复杂,参与的主体多,确实存在着一定的安全风险问题。道路测试首先要解决的就是安全问题,我国智能网联汽车发展的愿景之一是大量降低交通事故和伤亡人数。

他强调,智能网联汽车道路测试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试车”“车辆性能试验”,其转向、制动、操控等安全性能全部是符合现行机动车国家安全技术标准要求,与传统车辆无异。但智能网联汽车还需要通过计算机模拟、试验台架评测、试验场及封闭道路测试等测试验证,才可在实际交通环境中进行自动驾驶功能的验证。

辛国斌还表示,随着危险预警、碰撞保护、紧急呼叫等智能化网联化技术的逐步提升,高等级智能网联汽车的产业化发展,以及新一代的无线通信、信息安全管控等技术的应用,交通事故率将大幅降低。

此外,汽车行业的企业也将根据消费者对出行安全等不断日益增长的需求,加快技术研发和应用进度,提供更安全、更高等级的智能网联汽车。

“U?ber的交通事故也在提醒我们,智能网联汽车道路测试一定要把安全问题摆在各项工作的首要位置。”辛国斌说。

百度自动驾驶技术总监陶吉对上述事故也表示高度关注,他认为,U?ber自动驾驶事故敲响了一个警钟,即安全前行一定要放在平时整个开发设计流程和理念中。其次,在具体研发和测试过程中,需要有一些具体的试验来保障,如功能安全会贯穿整个研发的全生命周期。同时,在软件功能设计上,也会充分考虑到区域道路的等级,比如软硬件功能的冗余性、人车交互、历史数据的积累等。

“这些积累下来,作为我们整个软件研发、设计功能的一个重要考虑。”陶吉说。

陶吉介绍,百度在测试阶段有许多保障,如“车辆上路之前一定要经过仿真测试再上道路,在仿真环节会进行软件的保证,然后是完全封闭道路,我们会制造各种复杂、难以见到的场景,通过了这个测试才会进入道路”。

他还认为,U?ber的驾驶员在测试过程中并没有完全集中精力,是造成该事故的一定原因。所以在驾驶员的选拔、培训和上岗方面企业该有一套非常严格的流程。

清华大学教授李克强在发布会现场表示,尽管自动驾驶领域发生了U?ber事故的案例,但不能就此认为“自动驾驶会出事,所以不安全”。他认为,自动驾驶、智能网联汽车的首要追求目标是安全,“如果想让交通驾驶更安全,我们就要去推动自动驾驶技术,所以这是非常重要的。”

李克强教授认为,汽车是一个社会属性的产品,安全目标要先行于技术,在开发过程中如果没有一套安全管理体制,技术强大也会容易出问题。

李克强教授还提到,智能网联汽车真正实现100%自动驾驶,行业还要一些时间,目前世界范围内公布的路测规范,是希望人们能从有条件自动驾驶,高度自动驾驶,包括未来完全自动驾驶所需要进行的试验评价,这个过程中伴随着技术的发展程度,以及我们社会的认可程度。

本站部分文章源于互联网,本着传播知识、有益学习和研究的目的进行的转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如有著作权人或出版方提出异议,本站将立即删除。如果您对文章转载有任何疑问请告之我们,以便我们及时纠正。

PS:推荐一个微信公众号: askHarries 或者qq群:474807195,里面会分享一些资深架构师录制的视频录像:有Spring,MyBatis,Netty源码分析,高并发、高性能、分布式、微服务架构的原理,JVM性能优化这些成为架构师必备的知识体系。还能领取免费的学习资源,目前受益良多

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Harries Blog™ » 借鉴Uber路测教训,中国要求驾驶人须始终处于驾驶位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