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文解读批片乱局:我们何时能看上从戛纳购回的《小偷家族》?

一文解读批片乱局:我们何时能看上从戛纳购回的《小偷家族》?

《小偷家族》剧照

二十五年来,《霸王别姬》之后再无金棕榈在内地上映。今年有公司购入了本届金棕榈《小偷家族》,这次,我们有机会在内地影院欣赏到该片吗?

戛纳不只有好电影,还有全世界最大的电影交易市场。

走进电影宫地下一层,人头攒动、口音混杂,上百个国家的电影人在这里热络交易。有人递上一张问卷:是第一次来戛纳吗?主要目的是什么?

他们每递给10个人,其中可能就有6个中国面孔,6个中国人里至少得有5个是来采购影片的。

“今年的中国人加起来比全世界买家还多。”“价格长得很疯狂。”……在戛纳,中国人太多和成交价疯涨不是第一年出现了。

面对着更大而多元的中国电影市场、更多涌入的批片玩家、更混乱无序的规则,中国片商们还赚钱吗?批片这个生意,要怎么做下去?

对于影迷来说,一部翘首以待的影片往往能看见引入国内的报道,却再也不见下文。一部影片从成交,到最后院线上映或者流向视频平台到底经历了什么?

“中奖了!”

5月19日,戛纳电影节获奖名单揭晓的那一刻,路画影视CEO蔡公明激动的鼓起了掌——本次最佳影片金棕榈奖《小偷家族》和评审团奖《迦百农》的中国版权都被他们收入囊中。

“相当于中了第一和第三名,第二名《黑色党徒》是敏感题材,本来也不适合引入国内。”蔡公明告诉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

能选中两部获奖影片,蔡公明和路画董事长曹佳都强调,比起考虑得奖概率,权衡更多的是一部影片是否适合中国市场和票房潜力。蔡公明说,他注意到评审团主席凯特·布兰切特在开幕式上说,这届电影节要寻找情感,所以团队对情感主题特别敏感。

《小偷家族》是日本导演是枝裕和拿手的家庭题材,讲述了贫苦度日的一家人做小偷补贴家用,收养了一名流浪少女后发生的亲情故事。该片有名导加持,题材适合国内市场,且受众广泛。

由此可见,

去年,《摔跤吧!爸爸》、《天才枪手》和《看不见的客人》成为年度投资回报率最高的三部批片,让中国买家们开始把更多目光投向非英语地区影片和强类型片。

获得评审团奖的《迦百农》来自黎巴嫩,讲述了12岁男孩赞恩在贫民窟挣扎求生,起诉父母生而不养的故事,“全场看了都哭成泪人,结束时鼓掌了足足15分钟。”曹佳说。

因为观影反馈好,《迦百农》被视作商业片在全球范围引发了疯抢。仅仅是法国版权就卖出了140万美元,而对比法国2017年全年票房11亿美元只有中国86亿美元的1/8,放大到中国市场就是千万美金级别,直逼头部商业内容。

去年《天才枪手》在中国获得了2.7亿票房后,泰国GDH原班人马制作的青春浪漫喜剧《最佳次品》也在戛纳被中国人买走,该片5月10日在泰国上映三天后总票房就超过了去年的票房冠军《天才枪手》。

海秀娱乐获得了开幕片《人尽皆知》的内地版权,闭幕片《谁杀死了堂吉柯德》被TURBO FILM(沣禾汇传媒)和芒果娱乐收入囊中,这两部影片都来自西班牙。

从文艺片再往上走,就是头部商业片。

据外媒报道,华谊在跟万达、博纳的竞争中拿下了《355》的国内发行权,《355》讲述了顶级女特工联合阻止反动组织获得杀伤性武器的故事。主演包括了范冰冰、杰西卡·查斯坦、露皮塔·尼昂、玛丽昂·歌迪亚、佩内洛普·克鲁兹等多国一线女星,阵容奢华,据说还有可能做成系列电影。

诸多报道里写拿下版权往往只有一句话,但背后的竞拍过程却通常是一场看不见对手的惊险博弈。

卖家会在收到多家报价后选择有意向的买家进一步交涉,权衡因素不仅有出价,还有买家的市场信誉,“在鱼龙混杂的交易市场,有人吃过没收到尾款的亏。”一位资深买手告诉娱乐资本论。

市场上到处可见中国人,有质量的影片就那么多,僧多粥少,片方参与票房分成已经很常见,具体分成比例都要细谈,所以买家的发行能力,能带来多少票房回报也会被纳入考核。此外,买家承诺投入的市场费用,面临国内审核的情况下导演是否授予剪辑权等,各类条件都会被一一摆上台面。

曾经有公司引入了某部奥斯卡最佳影片,因为导演不同意做一两帧的剪辑,影片拿到了指标最后也没能上映,损失了几百万美元。

不少买家都经历过错失时机的“伤痛”,前脚刚说“回去商量一下”,后脚片子就被拍走了,只能回来痛定思痛“速度还是不够快”。

每个项目都有自己的销售计划和节点,只要不落空,就会按原有计划进行。一部影片是想在奖项揭晓前卖还是后卖呢?如果得奖,出价必然更贵;如果没有,就有可能错过更好的时机,一切都是卖家基于风险和机会的权衡。

这次预售的《355》据说还在剧本开发阶段,商业片是在制作阶段卖还是生产出来后再买,模式也不一样。有些影片,尤其是独立制片厂的项目,在制作阶段需要引入外部资金或资源,会开启提前预售;有的自身资金雄厚,对成片效果把控更强,可能到完片再卖。

片子买下来后,什么时候能跟观众见面?

梳理过去两年的戛纳成交情况,小娱发现至今还没有一部影片明确宣布内地公映时间,倒是有些放出消息要上院线的影片悄然出现在视频平台上。

2016年,柠檬树影业以“非常高的价格”买下了戛纳常客泽维尔•多兰的竞赛单元新片《只是世界尽头》的内地版权,当时宣传“有望年底上映”,最后却变成了爱奇艺付费内容。

去年最引入瞩目的交易当属微影时代一口气拿下9部影片的中国发行权,但随着下半年微影、猫眼合并,微影系淡出市场,这些影片都没有了下文,相关人士也拒绝了我们的采访。

华视网聚和大地院线曾表示要共同发行阿汤哥的犯罪片《美国行动》,通过查询猫眼专业版,我们看见影片上映时间确在今年,但是没有具体日期; 同样情况还有熙颐影业引进的施瓦辛格的喜剧片《杀死冈瑟》。

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还在捷成世纪的2017年年报中发现了《风河谷》的身影,该片去年获得了“一种关注”单元最佳导演奖,主演是国内观众熟悉的“鹰眼”杰瑞米·雷纳和“绯红女巫”伊丽莎白·奥尔森。原定的国内上映计划是2017年,去年7月曾作为FIRST影展开幕片,不久后有报道称影片会在2018年2月公映,而这次我们在年报上看到的时间却变为了“2018年第三季度”。

为什么批片存在那么多的不确定因素?国内发行时间上究竟有哪些门道?回到本文开头,内地影迷什么时候能看到《小偷家族》?据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了解,影响影片上映时间的主要有三点:

1、

《小偷家族》现已确定6月8日在日本上映,7月5日、7月13日分别在香港、台湾公映。内地时间还未敲定,但是会考虑戛纳获奖带来的热度。另一部影片《迦百农》则会晚些,最早买下其北美发行权的索尼也正计划申报下一届奥斯卡,到时候要配合海外节奏。

海秀娱乐打算将《人尽皆知》往后压到奥斯卡名单公布,届时哪怕只是入围也会影响国内票房,“毕竟奥斯卡在国内的知名度远高于戛纳”,所以影片的内地上映会到今年年底或明年年初,比美国稍晚,但基本是同一档期。

2、

芒果娱乐向表示,目前还没拿到《谁杀死了堂吉柯德》的全片素材,“如果从拿到到走指标流程来看应该10月份以后上映”。

里面提到的指标是对进口片的配额限制,理论上全国院线每年能上映的进口片大概为64部(34部为分账片,30部左右为批片),实际上近几年的批片数量不断增加,2017年达到了70部。随着《中美电影谅解备忘录》到期,中美重新谈判,进口片配额可能进一步开放,这些消息吸引了更多淘金者。

至于档期则取决于中影或华夏以及主管部门,不同于国产片,某个时期放映多少数量的进口片都是有限制的,错过了一个档期后,只能等待下一个。

这些影响加起来,一些海外影片跟我们见面的时间就比较长了。

3、

“大多数的批片公司基本上都是二道贩子,买回来要找下家,因为能搞定指标和审查,具有发行能力的公司并不多。”有业内人士告诉娱乐资本论。

如果一部影片上不了院线,多半就会流向视频平台。走院线发行和上网络的价格差距可能在5到10倍,“一部影片或许几百万卖给院线,卖给网络就是几十万”。

还有很多人会忽略的一点是打击盗版,因为内地和海外的上映时间差,不少影片上映前就出现了网络资源。尤其是去年大热的《天才枪手》和《看不见的客人》,都是网络大热后才引入国内的。此次路画影视就透露,一回国他们就开始筹备打击《小偷家族》的网络盗版。

另外,也有买家会囤积版权用作企业资产评估或在二级市场进行炒作,因为没有发行能力,这些影片基本就不会跟公众见面。

去戛纳买片的这么多,赚钱的有几个?

早两年就有人感叹,批片生意越来越不好做了。究其原因,一是出价上浮明显;二是供给方借势提出更多要求,挤压买家的利润

以2010年为分界线,创世星以50万美元引进的《敢死队》在国内收获2.16亿票房,投资收益超过10倍,此后外国电影的内地版权就开始疯涨。2012年,乐视影业引进《敢死队2》的价格变成了800万美元,两年时间涨幅超15倍。

2014年,布拉德·皮特主演的《狂怒》价格从最开始报出的200万美元一路飙升至华谊拿下时的1100万美元,其中包含参投部分:《狂怒》的总投资在7500万美元,跟今年《355》宣称的制作成本相当,据传华谊在跟博纳、万达的竞争中对《355》出价达到了2000万美元,不过,华谊海外部门并没有向小娱回应该消息。

要说明的说,《敢死队》系列和《狂怒》都是好莱坞大片,典型的头部内容,而今年,独立制片厂的作品也都普遍上涨,“最高成交价涨了2~3倍,300万美元是正常价位,500万以上也不少见。”

“好多人是盲目地买,根本不考虑能不能上,还有成包买的。”、“其实在很多外国人看这就是扰乱市场秩序。有些成交价直接就可以判断那是上当,买回来肯定回不了本。”有人抱怨。

以一部1000万美元引进的影片为例来分析:票房收入中,扣去税费,影院和院线拿走约40%,作为主发行方的中影或华夏拿走25%左右,最后片商作为协助发行方可获得30%左右。如果影片票房4亿,片商分成1.2亿,扣除版权费6500万、票房量级相对的3000万宣发费、拷贝制作和译制费用,还能赚多少呢?别忘了,出品方还要在国内票房中分一杯羹。

去年《生化危机:终章》的引进方狮鼠影业CEO邱杰就表示,公司会先行垫付高昂的国内宣发费用,跟中影分账后剩下的分账比例在25%,扣除宣发费后,“德国的公司(出品方)会拿大头,我们分小头”。

价格飞涨,形势混乱,买家们也都有各自的算盘。

路画影视就直言,公司不只有批片业务,还有主控和参投作品,也有营销发行团队,“风险还是比较均衡”。

芒果娱乐是批片领域的新玩家,拿下闭幕片《谁杀死了堂吉柯德》,是TURBO FILM (沣禾汇传媒)和芒果娱乐的一次新老配合,前者成立于2009年,引进过20多部院线片,在这次交易里负责直接与外方签约,芒果娱乐则参与该片投资选片和营销工作。

芒果娱乐电影事业中心总经理刘宁向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强调,电影业务还是以制作为主,营销为辅,批片是个新尝试。如果这次在戛纳投的四部影片业绩都不错会加大投入,但也要求稳,未来就算建立发行团队,重点也会在线上营销而非地面发行。

新玩家入局有扩张自身业务的考虑,传统批片公司也在往产业链上游走。

参与投资,进入影片创作早期阶段,是中国片商在激烈竞争下加强竞争力的一大策略,反过来也能锻炼其开发制作能力,这同时还考验了你的内部消息有多灵通,业内信誉几何——电影的开发周期决定不少项目在很早之前就开始定版权,今年接触到明年或者后年的项目都是常态。

戛纳开幕当天外媒就报道了海秀娱乐获得《人尽皆知》的内地版权,事实上,海秀还是该片的联合出品方。

海秀娱乐负责人王海懿透露,早在去年戛纳,海秀就看到了剧本,当时片方判断影片能够进入今年戛纳和明年奥斯卡,打算等到戛纳后再拿出来卖,后来双方进行了条件交涉,片方才同意通过预售来减轻前期风险,从而达成了交易。

海秀今年在戛纳实际采购的仅有几部艺术片的网络版权,主要是为维护合作伙伴的关系,加上还有原有的批片储备,不急于一时采购。

更重要的是,王海懿直言,海秀正在努力弱化批片标签,谋求转型,公司用了两年时间专注开发剧本,手上主控有国产电影和电视剧项目。而对于批片这个强项,会越来越多地介入到制作中去,每年做两个批片头部内容。

如果把当下的批片行业比作河流,那它无疑是一片不可预测的浑水,玩家们如水上之舟,无论体量大小、资历新旧,都在各自泛起浪花寻找出路,关键的还是这水的大流会走向何方?

本站部分文章源于互联网,本着传播知识、有益学习和研究的目的进行的转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如有著作权人或出版方提出异议,本站将立即删除。如果您对文章转载有任何疑问请告之我们,以便我们及时纠正。

PS:推荐一个微信公众号: askHarries 或者qq群:474807195,里面会分享一些资深架构师录制的视频录像:有Spring,MyBatis,Netty源码分析,高并发、高性能、分布式、微服务架构的原理,JVM性能优化这些成为架构师必备的知识体系。还能领取免费的学习资源,目前受益良多

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Harries Blog™ » 一文解读批片乱局:我们何时能看上从戛纳购回的《小偷家族》?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