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副主编猝死地铁:大V斥现场急救不专业

  6 月 29 日 19 时 30 分许,天涯社区副主编金波在下班回家途中,于北京地铁 6 号线呼家楼站突然晕倒,现场多名群众志愿对其进行了人工呼吸和心肺复苏,地铁工作人员也呼叫了急救车,但 34 岁的金波最终未能生还。

  现场:三位女士参与紧急救治

  第一个拍摄救治现场的目击者徐女士介绍,19 时 30 分许,金波晕倒在呼家楼站开往潞城方向站台,逐渐失去意识,随后,两名女乘客上前对其进行心肺复苏和人工呼吸,期间不少乘客向两名救人者递上纸巾。后来,一名自称是急救医生的外国女子参与到救治中,按压其胸部。

  徐女士先后拍摄了 4 段视频,视频中,地铁工作人员一边疏散乘客让出空间,一边拨打急救电话。“后来用他手机通知了家属,家属好像是说他患有糖尿病。”徐女士称,20 时许,999 急救人员赶到现场将其接走,参与救治的三位女士配合警方做笔录。

  整个救治过程持续约半个小时,仅有几名女士按压救治,地铁人员未提供自动体外除颤器(AED)等急救设备。

  送医:死因属于突发性心脏病猝死

  19 时 50 分许,金波好友吴学文作为第一个亲友赶到现场。吴学文赶到地铁站时,金波的状态已经不佳,“躺在地上不动,身边有一堆带血的棉球,很多乘客围着。”核实完吴的身份后,20 时许,金波被送往距离地铁站约一公里外的朝阳医院抢救。朝阳医院急诊科医生介绍,送到医院时,金波已没有生命体征,属于突发性心脏病猝死。

天涯副主编猝死地铁:大V斥现场急救不专业

  网友:指地铁工作人员缺乏必要处置

  现场视频在网上发布后,有网友发帖称在事发地铁站现场的急救行为不专业,地铁工作人员也缺乏必要的处置,还指出地铁缺少基本的应对心脏骤停的体外心脏除颤器(AED)。

  网友“急诊夜鹰”发帖提出质疑:视频时长 2 分 30 秒,胸外按压仅仅占据 23 秒,按压了 55 次;更多时间花费在人工呼吸上;施救者嘴巴也沾染一些污物;现场虽有多个地铁工作人员,但没有直接参与施救,仅仅是沟通、呼救;事发的呼家楼地铁站没有自动体外除颤器(AED)。

天涯副主编猝死地铁:大V斥现场急救不专业

  追问1:现场施救是否有不当之处?

  网友“急诊夜鹰”在新浪微博认证身份为“急诊医生,美国心脏协会急救培训导师”的微博签约自媒体人。他认为,人工呼吸涉及感染风险的接触、技术实施难度大,与其花费太多时间在人工呼吸上,不如实施单纯胸外按压。

  “金波倒地,确实有人第一时间开始了心肺复苏,但是没有坚持以胸外按压为主的心肺复苏。对于突发心脏骤停,按压是最重要的。”急诊夜鹰在网帖中说,按压位置在胸部正中、乳头连线中点,每分钟 100-120 次,深度5-6 厘米,让胸廓充分回弹。而视频中外国女子按压频率很好,深度不够。

  他也认为,识别心脏骤停后第一时间拨打 120 急救是应该的。同时,他认为,突发心脏骤停,最有效的急救方式是除颤,每延迟除颤 1 分钟,成功率下降7% 至 10%。他指出,在北京地铁呼家楼站,没有可以供公众使用的自动体外除颤器。

  北大人民医院心血管内科主任胡大一也认同急诊夜鹰的看法,他表示公众参与公共场所的心肺复苏应充分强调有效心脏按压。“频率要够快,不少于每分钟 100 次。强度要够,按压 4 到 6 厘米,不宜因人工呼吸耽误时间。”

  胡大一介绍,体外自动复律除颤器是最快最有效救治工具,首都仅机场有,也是刚刚才允许经培训的非专业人员使用,远未普及。而高铁火车站、地铁都无配置

天涯副主编猝死地铁:大V斥现场急救不专业

  追问2:地铁员工是否有急救培训?

  北京 120 急救中心副主任刘红梅介绍,急救中心专门设置了北京急救培训中心,除了针对医护人员的技能提升、对新入职医生进行基础培训,以及对老百姓进行日常的急救知识普及外,培训中心还对企业开展急救培训,这里面就包括对地铁公司的培训。

  “地铁公司每年都定期到我们培训中心,让我们给他们做急救知识的培训。”刘红梅说,在地铁 4 号线开通前后,相关人员参加了全员的急救知识培训,当时她也参与了授课。

  北京市红会应急救护工作指导中心书记李金华也表示,在建设救援服务站的同时,中心也会给建站单位进行急救员培训。“目前我们已经给北京地铁公司一分公司培训了 60 多名急救员。”李金华说。

  北京地铁一工作人员也称,地铁公司会不定期对员工进行急救培训,与红十字协会共同组织学习考核,每个站每个班次都有持急救培训合格证的工作人员。

  不过,刘红梅也表示,接受过培训只是初步掌握了急救知识和技能,并不等于专业的急救人员。

天涯副主编猝死地铁:大V斥现场急救不专业

  追问3:公共场所急救能力如何?

  【地铁】据地铁一位工作人员介绍,地铁站内,各重点部位都有工作人员值守并由工作人员定时对站内各区域进行巡视,可及时发现有异常情况的乘客。

  遇到此种情况,首先要查看并询问乘客的状况,看是否意识清醒、是否有家人朋友陪同,若意识清醒,应询问乘客有无病史,是否随身携带药,针对乘客的情况采取初期救治。他称,车站的工作人员具有急救证件,掌握简单基本的急救知识;站内综控室等部位配有急救箱,内含有外敷的各种急救物资,对于外伤等情况的乘客可进行初期救治。

  若乘客意识不清醒,车站工作人员及驻站民警会第一时间拨打 120 或 999 电话并与乘客的亲属取得联系,在拨打电话时会向医护人员说明乘客的初期症状,随时做好接续救治工作。

  【公交】公交集团有关人员称,集团各分公司有专门的急救知识培训,在员工培训时有一个“十八个怎么办”的内部操作规范,其中一个章节就是遇到乘客突发疾病怎么办。

  对于突然因心脑血管疾病或其他危重病情,司乘人员首先在保证全车人安全的前提下,就近停车。及时呼叫调度中心派车接应,同时与 999 急救中心联系。司售人员会组织其他乘客避免围观,及早撤离车辆,到接应车上,同时依据现场情况加以简单急救。

  “我们的司售人员基本的心肺复苏按压是会的。”该人士告诉记者,但突发的疾病以及乘客身体情况不同,所以还需要等待专业急救人员到现场。

  【公园】记者从北京市多家公园了解到,针对突发疾病等情况,公园大多有急救预案,如快速地发现突发情况,并调动资源尽快使得专业医务人员赶至现场处理。但多家公园表示,涉及急救等专业行为一般由专业医生完成。

  此前,曾有老人与亲属一行三人在颐和园散步,却突然晕倒。颐和园相关负责人介绍,工作人员经家属允许,协助其让老人侧躺,并拿出垫子及毛毯进行保温。同时,迅速联系急救人员。该负责人介绍,工作人员迅速调动园内资源,为医护人员开通绿色通道,赶到晕倒老人身边。“大概十几分钟,急救人员就赶到了”。

  该负责人说,如游客突然昏厥,主要从两个方面处理,一为及时发现突然情况,二为协助专业医护人员尽快赶到。

  紧急施救大法

  一个人心脏停止跳动后,大脑死亡,发生不可逆的死亡时间为 4 至 6 分钟左右。院外心脏骤停者,要想最大程度生存下来,有赖于以下生存链的高效实施。

本站部分文章源于互联网,本着传播知识、有益学习和研究的目的进行的转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如有著作权人或出版方提出异议,本站将立即删除。如果您对文章转载有任何疑问请告之我们,以便我们及时纠正。

PS:推荐一个微信公众号: askHarries 或者qq群:474807195,里面会分享一些资深架构师录制的视频录像:有Spring,MyBatis,Netty源码分析,高并发、高性能、分布式、微服务架构的原理,JVM性能优化这些成为架构师必备的知识体系。还能领取免费的学习资源,目前受益良多

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Harries Blog™ » 天涯副主编猝死地铁:大V斥现场急救不专业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