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iber这个曾经的宽带革命者,为何最终难逃“卖身”的命运?

Google Fiber这个曾经的宽带革命者,为何最终难逃“卖身”的命运?

Google当年发展高科技野心越大,就越能映衬出如今这些项目的“落魄”境况。

当我们还在为那个3年前被Google高调收购,却又被迅速抛弃的机器人公司Boston Dynamics感到惋惜时,现在,曾被创始人拉里·佩奇誉为“时代颠覆产品”的光纤网络项目 Fiber 或许将面临同样的命运。

就在昨天,一位Google Fiber前员工向科技媒体The Information透露,这个项目已经为“卖身”做好了准备,而潜在买家就包括Fiber最大的竞争对手之一CenturyLink。

实际上,自进入2016年后,Google Fiber就开始进入动荡整顿期——裁员、缩减项目规模与资金CEO与员工相继离职……这些内部及外部的种种迹象早已偏离了Fiber预设的行进轨迹。

宽带革命者的退出

这的确让人唏嘘。也让我们对Google Fiber未来的“黯然离场”而扼腕叹息。

这不仅仅是因为它曾被称为是“继Gmail以后Google最具颠覆性的产品”,还在于它对整个网络服务市场的贡献与影响力。

6年前,当Google首次宣布将计划开拓光纤宽带及电视服务时,大部分国家的宽带服务商都处在一个无竞争对手的市场,因此,很少有运营商主动为用户提供更加优质廉价的服务。

而那时的Fiber就像一位敢于破旧革新的勇士,毅然迈入了这个阻力巨大的垄断市场。

佩奇与布林曾经高调宣布:用户只需要70-120美元,就可以用上比传统带宽快100倍的网络。这的确吓醒了部分网络运营商,也倒逼他们努力提升服务质量。那时候你会看到,只要Fiber走到哪里,哪里的传统运营商就会明显调高网速。

8座被“攻略”的美国城市,服务一经推出就迎来的“夹道欢迎”,承载着Google Fiber不断扩张的野心与动力。

单就这一点,Fiber就已经做到了“造福人类”的承诺。

缺乏“技术洞见”的产品

然而,还是那句在分析Google财报时就说的话:一家商业公司无论目标、市场定位有多么清晰,在成本与利润面前都显得无能为力。

而事实正是如此:即便已经发展了6年,Google Fiber的安装成本却依旧高居不下。

虽然从财报来看,Fiber与智能家居Nest是Alphabet高科技板块营收的主要贡献者。但今年4月一上任便致力于压缩成本的首席财务官Porat却早就对Fiber的巨额投入感到不耐烦。

她曾经向华尔街分析师透露,今年二季度Google在“Other Bets”板块(高科技项目)的支出大约为2.8亿美元,大部分是被Fiber“挥霍”的。而研究机构 Jackdaw Research的分析师也很不看好这个项目的前景:

“每年花费数十亿美元来维持这种东西(意义不大),Google不想花那么多钱却仅仅在这个市场扮演一个相对普通的角色。”

实际上,除了成本,Google Fiber也有另一个致命缺陷:质量与速度并没有在众多竞品中脱颖而出。

以美国德克萨斯州的奥斯汀市为例,美国四大通信运营商之一AT&T就在本地成功击败了Google。前者推出了最高速度可达1 Gbps的竞争产品GigaPower,甚至利用各类营销邮件向用户疯狂推送最新的捆绑交易(各类套餐)。这让Google流失了大量用户。

此外,电信公司Comcast与其他宽带服务商也明显提高了自己的产品质量。与Google一样,他们也推出了每月70美元的千兆级宽带服务。

价格与产品本身不具备优势的情况下,成本却居高不下。Fiber的这个结局似乎又是“命中注定”的。

这就像Alphabet董事长埃里克.施密特在《重新定义公司》一书中提到的,每一个优秀产品背后都会有一个独特的技术洞见,而失败的产品也在于“缺乏技术洞见”。

显然,“如何降低成本”应该是Google Fiber背后最大的“技术洞见”,但Google聪明的工程师们到头来却没有解决这个问题。

因此,后面发生的事情也就不值得奇怪了:

虽然Fiber的高管们在2010年立下了“在5年内收获500万用户”的豪言壮志,但一位Google前员工告诉记者,直到2014年末,这个数字其实仅为20万。

最终,Google也暂停了11座城市的光纤系统扩建计划。与此同时,佩奇又向Fiber团队下了命令:为减少成本,项目组需要改用无线技术来继续拓展服务。

但这个决定又引发了关乎Fiber未来的更深层次的问题——作为光纤网络系统,无线技术不足以向用户提供同等质量的宽带及电视服务。

与此同时,Google Fiber却不能中止服务进行完善升级,因为它已经与几个城市的管理部门签下了几年的运营合同。但相对来说,这也给Google光纤服务的持续运营提供了法律保障,也让Fiber没有提前被公司抛弃。

无法避免的”卖身命运‘

然而,今年10月,一个Fiber将被卖掉的“信号”却突然出现了。

The Incormation认为,如果Alphabet想继续认真对待Google Fiber这个项目,或许就应该在该项目CEO Craig Barratt选择辞职的第一天,为Fiber项目补充一个新的领导人。

然而,就在10月底Barratt离开后,Google Fiber却一直处于“群龙无首”的状态,只是由其隶属的子公司Access负责人Dennis Kish协同管理相关事务。

但一位Fiber前员工却透露,作为一名商务导向型的管理人,Kish并不具备Fiber业务扩张进程中所需要的技术才能。如果母公司真的对Fiber足够高重视,就应该在Craig离开前迅速补充人手,提振整个项目参与者的士气,让大家热情高涨地进入另一个发展阶段。

因此,这些迹象都在暗示Fiber或许将成为第二个Boston Dynamics,因为后者被卖之前也经历了CEO离开却迟迟不见新领导上任的局面。

与此同时,Google Fiber与一些城市签署的合同也正在被转接到其他互联网供应商的手中。实际上,比起长时间无人问津的Boston Dynamics,Fiber的业务其实很对竞争对手们的胃口。

目前,美国市面上存在大量可以与Google现有网络进行衔接的光纤供应商,譬如刚才提到的潜在收购方电讯公司CenturyLink,这家企业目前的光纤网络传输速度与Google Fiber不相上下。

此外,从目前的业务分布来看,CenturyLink应该是最为匹配的潜在买家。

首先,其铺设的光纤网络与Fiber仅在盐湖城一座城市略有重叠。其次,CenturyLink正在主导收购的无线通讯公司Level 3 Communications在Google Fiber铺设的城市中有大量与本地签署的互联协议

基本上,只要接手Google Fiber,CenturyLink就可以直接把光纤设施拿来使用。

或许是要向Fiber说再见的时候了,由于重重阻碍,Alphabet在明年卖掉Fiber将在所难免。这也意味着,当年Google那个令市场激情滂湃、甚至可能决定公司未来的高科技项目将最终被历史掩埋。

原文 

http://36kr.com/p/5060616.html

PS:如果您想和业内技术大牛交流的话,请加qq群(527933790)或者关注微信公众 号(AskHarries),谢谢!

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Harries Blog™ » Google Fiber这个曾经的宽带革命者,为何最终难逃“卖身”的命运?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