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宗庆后已经思想落伍,马云也该等等实业的脚步了!

实体经济无疑是今年最受关注的话题。

先是“野蛮人”敲门乃至逼宫,再是曹德旺先生美国投资,以及对中国实体经济发展环境的警醒式谈话,接着,宗庆后先生又以一句马云先生胡说八道引发大争论。争论的核心,都是资本和实业,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乃至传统经济和新经济,应该有什么样的正确姿势和位置。

我斗胆,也来谈谈这个大话题。

先简单回顾一下这些争论,以免有同学不知所

资本和实业,从“万宝大战”就已被热炒,曹德旺的言论,也几乎世人皆知,不再赘述。简单说下宗庆后和马云的争论,其实也不算争论,只是他们都中心思想极其明确,而且观念明显对立。

今年10月,马云在 阿里
的云栖大会上说,全世界20亿互联网用户构成了一个新的世界,一个新的经济体。基于此,他提出“五个新变革”——新技术、新零售、新制造、新金融、新能源, 而且警告:

“这五个新将会冲击很多行业,今天我们先提了,不要二十年以后说你们又破坏了我们。”

宗庆后对马云的批评来自于央视财经频道的挑拨。先让王健林和马云打赌,再让董明珠和雷军打赌的央视财经频道,这些年似乎一直有一个明显的立场:实业和互联网是势不两立、你输我赢的两个世界,而且善于以此搞出大新闻。

在12月25日播出的,以“2016年中国制造业面临寒冬的深层原因”以及“如何重振实体经济”为主题的《对话》节目中,主持人直接发问参与对话的宗庆后,对马云的“五新”忠告有何看法?

向来心直口快的宗庆后几乎脱口而出:我认为除了新技术以外,其它都是胡说八道。新制造,他本身就不是实体经济,制造什么东西啊。如果是新技术,我倒认为对,实体经济确实是追求新的技术,来提高我们这个制造业,从中低端走向高端。

这段视频与这些话被放到网上,很快激起千层浪。

节目播出后的第四天,马云出席了“江苏省浙江商会十周年大会”并发表了演讲。不知是因为看到了宗庆后的言论,还是继续重申自己的观点,他不但再次强调了“五新”, 而且似有所指地喊话:

有人看三年,有人看三十年,不是技术让你淘汰,是落后思想让你淘汰,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不是对立关系,企业家切不可活在昨天,抱怨明天。

在25日播出的《对话》节目中,除了宗庆后,TCL董事长李东生、 格力电器
董事长董明珠也在现场,并就“五新”及电商对实体业的影响发表了看法。

早就说中国不能有太多马云,董明珠越多越好的董明珠,也是怎么想就怎么说的主。她说,现在90后不愿去实体经济工作,在家开网店,一个月赚一两千不用受约束,不用打考勤,这一代人对整个国家实体经济的发展是有隐患的,网店模式不仅仅是给实体经济带来冲击,它给整个社会都带来了冲击。

李东生说话要委婉得多,他强调,面对电商,实体一定要适应变化,但也对马云的“五新”表达了自己的担忧。他说,除了新技术,马云的其他那几个新,他看不太明白——

“我不敢像宗总这样说他胡说八道,因为他这几种‘新’,更多的好像是按照他的那种商业模式来量身订做的,他希望以后的营商环境是这样的。”李东生这句话说得是话中有话,而且他接着 补充道:

“但是对实业,对实体经济来讲,这种是不是最合适的,确实还不能简单地这样用那么多的‘新’,认为‘新的一定是好的’”。

资本和实业谁重要,实体和虚拟谁重要,传统经济和新经济谁重要,甚至谁正确?

说句不得罪人的话,大家都重要,都正确,大家不要争,要合作共赢,才会更正确,才能更好地刺激和满足人类的物质与精神需求继续向前走,社会才能更和谐与美好。

说句更正确的话,从国家和社会整体发展说,实业更重要。虽然资本和虚拟都重要且正确,但实业才是根本,实业创造实实在在的物质财富,实业兴邦。资本和虚拟应该是工具、是服务,是手段,它本身不直接创造财富,它的财富应该来自于服务直接创造财富者,在直接财富的增长中分一杯羹。

当然,随着物质财富的增长,物质需求的满足,虚拟的精神需求的满足和产品的生产也是有价值的财富的一部分,但现阶段,它应该还是个补充,而且这是另外一个话题。而且,说到底,也是物质比精神更重要,你得活下去才有精神。

至于传统经济和新经济,这其实是个伪命题。今天的传统经济是昨天的新经济,今天的新经济或许就是明天的传统经济了,是没有必要的争论。

甚至包括资本和实业,实体和虚拟,也是没必要争论的。无论宏观和微观,任何经济体、企业乃至个人,都是虚实的结合体,只不过结合的程度不同,而且有个谁主谁次的问题。炮轰电商的董明珠也做电商,马云也进军实业,比如投资了机器人,而且他也多次强调,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不是对立。

既如此,为什么还要争呢?甚至他们不争,也有很多人制造话题,让他们争?

个人认为,核心的原因大概是三点。第一,主次出了问题,资本和虚拟经济原本应该是工具、是服务、是手段,是跟着吃肉的,但现在成了主流甚至是主人,甚至让实体没肉吃;第二,要捍卫自己的地位,为自己争点东西,让自己变得更重要,继而得到更有利位置;第三,从大局出发,为社会考虑,都认为自己是对的,要说出来。

中间这个说法有点小人之心,但却不是一件小事,其结果也不只是嘴巴和面子上的输赢。

因为这些领军人物的争论,会影响到更多的相关利益者和决策者,甚至影响到决策者的政策,甚至变成经济路线和方针。

几乎可以断定,2017年的经济大势依然不乐观,甚至相当悲观。而且不光是2017,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也都不乐观,更而且,这不只是中国的事。

虽然由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金融海啸已过去了差不多10年,但到今天,我们依然还在金融海啸的阴影里,甚至有人还预言将会有更大的金融海啸。

为什么会这样?

因为,到今天,我们并没有真正解决导致金融海啸发生的那些问题,甚至还在继续旧问题的同时,发生很多新问题。如果说金融海啸平息是走出了重症监护室,现在的经济则是依然躺在病床上,别说起跑腾飞,就是健康行走都有点艰难。

导致金融海啸的问题是什么呢?我胡说八道,主要是三大问题。

1、上一轮工业化大发展推动人类物质需求与财富大爆发的时代正在渐行渐远,新一轮工业化还只是蓄势待发,而即便它走上了大道,也不会来得像过去70来年那样猛烈甚至蔚为壮观,因为这70来年,几乎全球主要经济体都在大升级大换代,乃至从废墟重建。再说,资源也不支持,人类也不再有那种需要了。刚住进新房买了新车,就拆掉重建重造,增加了经济数字,但却不是可持续的道路,终有一天破坏空气的人都会明白,空气比GDP重要。

2、美国去工业化以来,以金融交易和资产炒作,说难听点是,以投机倒把去创造虚拟财富去剥夺物质财富创造者,给世界经济带了不好的头。典型的问题就是,让主次颠倒,把倒腾财富放到了比创造财富更重要的位置,也就是所谓“脱实就虚”,过虚就是泡沫

中国现在的一个大问题时,我们学美国的工业化不太到家,学它的交易和炒作,也就是投机倒把却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宗庆后在那期节目中认为,高税收、虚拟经济、房地产是导致实体经济的三大害,其中两害都与“去工业化”,乃至“去实业化”的“投机倒把”有关。

3、以互联网为核心的虚拟经济,无论是商业模式还是技术创新,都极容易通过堪称摧枯拉朽的“交易效率”,快速让少部分人暴富,甚至将整个产业的价值和财富快速汇聚到几个巨头,但它在带动共同富裕,乃至推动社会现实财富的创造上,却远远不如传统经济和实业有辐射及连带拉动力,甚至还有零和游戏以及加剧贫富失衡的隐患。

一句话,这是个比实业更容易加速贫富悬殊,但却不容易带动整体增长的“买卖”,基本上只是个买卖的电商尤其如此,即使技术创新也是如此。

一个简单的例子, 阿里
系至少超过两万亿市值,万科2000多亿市值,马云个人的财富就快可以买下整个万科。但请问:哪个公司在过去几十年带动了更多的现实财富创造,更多的直接就业,并带动着上、下游产业齐头并进?而且,还是在不消灭其他产业同行就业、价值和财富的基础之上。

在这第三个问题上,我高度同意李东生。一个14亿人口的大国,“确实还不能简单地这样用那么多的‘新’,认为‘新的一定是好的’。”

也是这第三个问题,才是我写这篇文章的原因。

我的观感是,口才极好,能量又大,还有煽动性的一些互联网大佬的不断鼓吹,与媒体持续的追捧,俨然已让互联网和虚拟经济,走上经济社会的神坛,不但深刻影响民间,也深刻影响了政府,甚至让政府上了一些“当”,走了一些弯路。

值此实体经济终于备受关注的时刻,我们希望有关人士能对互联网和新经济之于整个经济大局的利弊多一份清醒,不要让“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由“交易创新”而不是生产与创造来唱主旋律。即便宗庆后们思想落后,马云们也该等等实业的脚步了,甚至要有请他们等等实业的脚步了。“交易创新”是我瞎整的词儿,我以为,我们现在追捧的很多创新,基本上都是交易创新。

我曾拜访一位企业家,她的祖父是一位民国时期的民族实业家。她说,她祖父曾经告诉她,国家要富强,民族要强大,一定要发展生产,而不是做买卖(交易)。个人觉得,我们今天的交易稍微多了点,在很多领域都是。

原文 

http://www.chinaventure.com.cn/cmsmodel/news/detail/307572.shtml

PS:如果您想和业内技术大牛交流的话,请加qq群(527933790)或者关注微信公众 号(AskHarries),谢谢!

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Harries Blog™ » 就算宗庆后已经思想落伍,马云也该等等实业的脚步了!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