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R最大的好处竟然是这个,但有人说它没用

VR最大的好处竟然是这个,但有人说它没用

  【腾讯科技编者按】VR 的风口来了又走,而 VR 技术的支持者却始终在探索 VR 在各个领域的应用。最近,有业内专家表示,VR 给带来的真正好处是,容易让人产生同理心,但同理心究竟能帮助我们做什么呢?

  我第一次见到挪威建筑师 Haavard Tveito 是在伦敦的 Euston 火车站,当时他手里拿着 Ernest Cline 的反乌托邦式小说《Ready Player One》。这本书的背景设定在 2044 年,讲述的是人们如何利用虚拟现实(VR)模拟器 Oasis 躲避现实世界的贫穷、污染和社会问题。

  Tveito 手上还拿着一个 VR 头盔。

  我戴上这个头盔之后,看到对面的颗粒状单人沙发上坐着一名女子。她在解释为何 HS2 高铁线(英国高速铁路 2 号线,是英国政府于 2012 年 1 月 8 日批准的一项高铁工程,总投资达到 320 亿英镑,预计 2033 年全线投入运营。)的建设有可能会让她不得不离开她的家。“我将不得不住进养老院……那太可怕了。”她说道。在她继续喋喋不休的同时,我扫了一眼她为数不多的财物,然后从她肩膀上方望向圣詹姆斯花园。接着,大地突然消失在我脚底下,我飞上了树顶,看到两道蓝色和红色的光。那是计划中的新高铁线。

  这名女子是 Palimpsest 项目所记录的 Euston 居民的“鬼魂”之一。该项目的主办方是伦敦大学学院巴特莱特建筑学院,Tveito 是参与者之一,跟他一起共事的还有来自纽约的 John Russell Beaumont 和来自东京的 Takashi Torisutrio。该项目的目的是让世人倾听受 HS2 高铁线建设影响者的声音,感受他们的处境——人们很难通过文字跟他们产生共鸣。

  这三人的更宏伟的目标是测试 VR 先驱 Chris Milk 提出的大胆断言,即 VR 技术可以让人变得更有同情心和同理心、联系更紧密,最终更富有人性

  这种想法已经被城市规划者运用于实践当中。

  Milk 在一次 TED 演讲中说道:“VR 的真正强大之处在于……它能让人与其他人在更深层次上联系起来。”举个例子,他的电影《Clouds Over Sidra》让观众置身于叙利亚难民营一名 12 岁的女孩生活中。“你坐在她的房间看着她,而不是通过电视屏幕看着她,也不是透过窗户看着她,你是跟她坐在一起。当你低头向下看,你会发现你跟她坐在同一块地面上。因此,你能更深刻地感受到她的人性,你能跟她产生更深的共鸣。我认为,我们可以用这台机器改变人们的想法。它能改变改变人们对彼此的看法。”

  这是真的吗? Inception VR 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Benny Arbel 表示,在 Milk 的电影上映之后,捐赠猛一下子增长了很多。Inception 目前正在开展一个关于无家可归者项目。他说:“我们的想法是让人们感受一下跟八个人住在同一个房间的感觉。”

  毋庸置疑,VR 非常有前景。但是,利用 VR 记录具有争议性的城市规划项目的潜在后果是否真的会影响项目的实施?

  Mohammed Salique 也是 Palimpsest 项目拍摄的“鬼魂”之一。他是 Drummond 街 Diwama 餐馆的老板。Drummond 街是一条非常受欢迎的食街,但这条街上的商家很有可能会因 HS2 的建设而长期中断经营。他在谈到这个 VR 项目的时候说到:“你可以理解这条街上人们的心情和焦虑,但是,如果不是面对面地交谈,这件事不会触碰到你的内心。”

  不过,很少人有机会亲自跟 Salique 面对面交谈。Palimpsest 的参与者 John Russell Beaumont 认为,在 VR 中坐下来跟一个人聊一聊要比观看一场电影或者阅读一大堆抗议标语更有效果。他说:“抗议者经常被描绘成盲目之人,‘我们不想要这个,因为它让我生气。’而实际上,许多跟我们交谈过的人不一定反对这个项目本身,他们只是反对项目实施的方式,因为这影响了他们的生活。”

  如果 VR 能传达持续不断的噪音,向你展示钻探工作,以及 Euston 站附近的人们将要面对的拥挤的生活环境,将会怎样呢?

  Salique 仍然不相信 VR 会产生什么影响。他说:“我们不能靠同情生活。”

  另外一个采用 VR 技术的项目是伦敦大道(London Boulevard)。该项目跟踪的是即将沿着拥挤不堪、污染严重的老街(Old Street)铺设的一条自行车道。伦敦自行车运动(The London Cycling Campaign)组织者聘请了工程咨询机构 Witteveen + Bos UK,让他们用 VR 技术将关于建设一条自行车道的提案鲜活地展示给公众,“让他们立刻了解当前状况和可能的变化之间的差别。”

  Witteveen + Bos 的城市规划设计师 Amanda Gregor 表示,她最初持怀疑态度,但后来深信 VR 时促进设计师与公众之间的沟通的有效工具。该公司在荷兰的社区民众参与活动中使用虚拟现实技术来展示可供选择的街头设计。她说,有一次,常规的 2D 规划方案几乎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但是,“在使用 VR 之后,民众马上明白了我们要讨论的方案”。

  VR 还被用在了娱乐行业。Inception 正在研究一个可以让人们“参加”入场券已售罄的聚会的项目。Arbel 的公司还跟 Time Out 合作为以色列特拉维夫、伦敦和纽约制作 VR 城市指南。他们的想法是,让用户通过他人的眼睛游览一个城市。Arbel 说:“做 DJ 是什么感觉?在顶级餐厅当厨师是什么感觉?参与伦敦西区(伦敦的娱乐和购物区)的演出又是什么感觉?VR 不仅能够把你带到你不可能去的地方,还让你拥有你自己不可能拥有的全新视角。”

  VR 在城市中的其他实际应用包括让你到达难以到达的地方。胡伯涛在硅谷创立了“琥珀车库”。这家公司推出了 City VR 和 Skywand。他采用航空摄影测量技术将整个旧金山转换为 3D VR 模型,让用户能够像哥斯拉那样在城市中行走。Skywand 的用户可以手拿“屏幕”从任何角度准确拍摄城市风景,然后用无人机沿着拍摄的方向进行摄影。这种方法主要用于电影拍摄,但胡伯涛看到了这种方法在城市规划方面的潜在用途。“人们可能会想仔细研究一座塔或一座桥,但他们可能不知道怎样用无人机拍摄。”

  如果 VR 能够消除障碍,给城市规划带来革命,它是否也能让公众在规划发布之前影响规划?Tveito 说:“经常发生的情况是,这些项目在展示给公众之前已经定下来了,几乎是无法改变。”

  Tygron Engine 开发商计划将政府代表、居民和其他利益相关者联合起来,一起影响城市规划。纽约市经济发展局已经采用 Tygron Engine 为不同风暴潮屏障的成本和收益建模,评估洪水风险。

  不过,一直就存在的批评声音仍然没有消失。在另一个项目中,Tygron Engine 被用来促成对经济适用房项目的讨论。

  VR 仍然是一个相对年轻的领域。其倡导者还在各种“可能”中摸索。跟 Ready Player One 中使用 VR 逃避现实的人物角色不一样的是,这些设计者正在努力将 VR 应用到工作中。Arbel 说:“这是一种全新的手段。VR 的语言还在写作中”。

PS:如果您想和业内技术大牛交流的话,请加qq群(527933790)或者关注微信公众 号(AskHarries),谢谢!

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Harries Blog™ » VR最大的好处竟然是这个,但有人说它没用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