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王兴不做互联网内容,跑去做商业?

为什么王兴不做互联网内容,跑去做商业?
图片源自网络

  槽边往事|和菜头

  昨晚转载的《译见互联网世界的「阿甘正传」》少有人看,看了的人抱怨说太长太复杂。我想了一下,觉得这些抱怨也有道理。因为这篇文章是站在美国人的视角来看互联网的发展变化,许多网站和服务大概有些人根本就不曾访问过一次。所以,我今天提供一个中国人的视角,给你作为理解的参照物。

  下面我要绘制一张表格。这张表来自校内网、饭否网、美团网的创始人王兴。那是在 2010 年的时候,有一天他突然兴致勃勃地走到白板面前,给我分析了一下他对互联网内容产品的看法。以下,就是当时他在白板上画的那张图表:

为什么王兴不做互联网内容,跑去做商业?

  王兴认为,互联网内容产品在水平方向上是一个逐步富媒体化的过程。从文本到视频,内容从简单到复杂。在每一次演进的过程中,往往最先发生变化是文本形式,最后才是视频形式。

  在垂直方向上,互联网内容产品的进化有三重逻辑。

  1、逐步碎片化。BBS 上一篇文章动辄三四千字,Blog 一篇文章一千字左右,Twitter 一条内容 140 字;

  2、逐步个人化。从早期的以内容为中心组织人,慢慢变成了以人为中心组织内容。由内容组成的广播系统,也逐步变成了以人际关系组成的网络,内容在这个网络上传播。

  3、从三代目开始,全面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之前的内容产品都基于个人电脑,之后全部都基于手机。

  2012 年的时候,王兴再次谈起过这张表。这时候表格变成了这样:

为什么王兴不做互联网内容,跑去做商业?

  当时他认为,在手机视频领域内可能会有新东西出现。同时,他认为在声音领域内一直没有出现一个强一点的产品,这是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现在是 2017 年,我们再来看这张表:

为什么王兴不做互联网内容,跑去做商业?

  这张表在 7 年之后,貌似已经无法再推演下去了。Twitter 只有 140 字,比它更社交,更碎片,更移动化的应用是什么?大概已经非常困难了,国外曾经有过一个叫做 Yo 的产品,只能给亲朋好友发一个 Yo,对方也只能回一个 Yo。在火爆过一段时间之后,并没有成长为一个互联网大型产品,只是一闪而过。

  相反的,从三代目开始,互联网的内容产品产生了一系列融合再创造的迹象。Blog 进化到 Twitter,Flickr 进化到 Instagram,只是进化树上的一枝而已。从 Blog 开始,文本和图片两种形式融合之后,加上社交网络,加上移动互联网,产生了新的变体:Tumblr、Medium。前者被称为轻博客,国内对应的产品是点点、网易 Loft。后者被称之为创作社区,国内对应的产品是简书。而以图片为主,文字为辅,也产生了号称互联网图片瀑布流的 Pinterests,国内对应的产品是花瓣网。

  包括文本本身,从 Twitter 开始,也单独产生了 Quora 这样的问答社区。当然,它也有国内的对应产品:知乎。以及在专业和垂直领域里的雪球社区,以暗黑吐槽闻名的无觅、同事。

  在视频领域,短视频和直播还在僵持。它们在产品形态上比较类似,但本质上是两种完全不同的东西。短视频是内容点播,而直播强调的是等时、同在、共享。后者更为互联网一些,也更靠近新世代一些。

  真正阻碍了这张表继续向下推演的还不是以上这些产品,而是一个横空出世的 Snapchat。以上所有的产品,都可以称之为“有社交色彩的内容产品”。Snapchat 是另外一种东西,它融合了即时通讯工具、图片、视频、语音,为 90 后人群提供了一种全新的社交模式。它什么都不是,什么也都是,但无法被纳入上面的那张表格里去,是个真正的变数。

  国内唯一可以对标的产品是微信,但微信属于另外一个世代的人做出来的产品,要解决的问题完全不一样,看待世界的方式也完全不一样。微信对应的是一个温和的、稳定的、亲密的世界,Snapchat 对应的是一个破碎的、易变的、喜怒无常、彼此保持距离的世界。可以想见,人们在这两个产品上的心态、行为方式会完全不同。顺便说一句,国内的 FaceU 试图在这个产品上弯道超车,利用自己的工具属性迅速累积用户,变成下一代的社交工具。但工具和工具不同,美化工具和通讯工具在天然属性上就不一样。

  相隔七年之后,重新再来看这张表,我觉得真正发生变化的部分是人们对世界的理解发生了改变。在四代目之前,互联网被视为一种人类获取信息的工具。所以,在人们心目中天然存在两种区隔:现实世界和虚拟世界、人际网络和信息网络。而现在,这种区隔被证明是不必要的,而且正在被打破。在现实世界里,大家正在用虚拟钱包支付,购买真实的商品。虚拟和现实的区隔在哪里呢?同样的,纯粹的、脱离于人际网络的单一信息网络在今天已经很难存在了,网络并没有继续提供人类一种获取信息的新工具、新手段,而是把传统的口耳相传利用网络技术大幅度提高传播效率。

  在纯信息网络时代,对信息进行分类,按照文字、图片、声音、视频提供不同产品的做法在今天过时了。今天人们需要的是:在一个人际关系网里,快速传播、阅读、标记、筛选所有类型的信息。并且,把信息回归为专业信息和社交信息。前者由更为专业的网站和 APP 提供学习的可能,而后者则仰赖社交网络提供茶余饭后的谈资和消磨碎片化时间。

  而在更为广阔的图景里,这张表讨论是是互联网内容产品——整个互联网产业里极小的一部分。整个互联网内容产品加在一起,产生的利润可能都无法超过一款网络游戏,更不用说和网络零售业相比了。前面说过,现实世界和虚拟世界之间的区隔正在消弭。那么,虚拟世界也终将越来越像现实世界。在现实世界中,媒体等内容产业所占比重极小,可以想见在未来的网络世界里,内容产品的占比也会变得越来越少,越来越轻。所以,画完这张表之后,王兴就彻底离开了互联网内容产业,去做互联网商业去了。

PS:如果您想和业内技术大牛交流的话,请加qq群(527933790)或者关注微信公众 号(AskHarries),谢谢!

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Harries Blog™ » 为什么王兴不做互联网内容,跑去做商业?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