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创始人张志东谈产品:贪心是致命硬伤,要有克制之心

什么是克制?什么是敬畏?

克制背后是敬畏心,对自然的敬畏,对顾客感受的敬畏。自然就是用户跟产品的接触点是顺其自然的,不是强行来的。 比如说用户在用微信的时候最直接的需要是消息、通讯录,这是用户最自然的需求。如果微信在消息首页上来个广告条,的确商业效益巨大,但就违背自然的理念。利用地理优势生硬的推销,估计会得逞一段时间,但违背自然的理念,用户就会不喜欢。

很多产品的功力没有用在找到真正能感动人的地方,而是用粗暴的方式完成业务指标。用粗暴的方式可能花两分力气就能看到收入增长,而做真正用户喜爱的产品,需要花十二分力气不断打磨,也未必能看到微小的成果。往往由于粗暴的成果容易得到,功力不足的产品人更容易选择粗暴。

PC 红利时代已经过去

利用小聪明各种加塞,是一种缺乏敬畏心的表现。腾讯也有不少产品有这个问题,还是PC时代的思维。

PC时代存在先行者红利。PC用户选择的成本较高,用户容忍度较高。一个产品做的不那么好,只要生硬嫁接在流量门户上,还是可以享受红利期,四大门户都是PC时代先行红利的受益者。在PC时代,当时有业界人士描述腾讯“插根扁担也开花”,一方面是说腾讯有一个比较好的流量平台,另一方面也是讽刺,讽刺鹅厂一些体验不够好的产品,靠红利来存活。但PC红利时代已经过去了,时代早已改变。

小龙有句话讲的很好,“让商业存在无形之中”,我很认同。好产品和好商业,并不是靠不停的派传单、不停地去干扰顾客,来向他销售东西,这是一个不太愉快的理念。好的产品是在很自然的接触点里, 通过优雅的服务体验来打动用户,让用户心甘情愿的告诉朋友,让用户来做口碑代言人。 这是社交类产品最重要的地方。

不克制之一:勤奋的打扰

腾讯创始人张志东谈产品:贪心是致命硬伤,要有克制之心

很多团队很勤奋,很努力,但勤奋的不合时宜,我称之为勤快的打扰。这是在大、中型企业里最容易出现,鹅厂也不例外。

一方面,团队觉得自己超敬业,特别努力给产品推销,让顾客更多的消费;加班加点去策划和运营各种活动,团队觉得自己已经非常用心。另一方面,我们的产品服务却经常被用户骂。这个时候团队应该反思一下,勤快是不是用错了地方。

产品的出发原点,应该是更优雅的解决生活中的问题,而不是让团队短期考核利益最大化。以用户皱眉头不开心换取的利益,就等于在透支产品的信用。透支行为自然是无法持久的。

从做人来打比方,如果有一个朋友三天两头找你推销保险,反复强调这是为你好,你就会觉得这个朋友好讨厌,不会把他当做真正值得信任的人。我们很多产品总是站在自己的角度,去断定这个事情对用户有多么的重要,通过各种小聪明打扰用户,引起用户的关注。其实用户只是“被重要了” 。

不克制之二:贪心的加法

我和鹅厂不少的产品团队有过切磋,贪心的加法是一些团队的致命硬伤。

产品团队的主将或者部门负责人,不够坚定,看到业界有产品冒起,不想丢机会,就在自己的产品上,很勤奋的叠加这个功能,叠加那个功能,团队很勤奋也很努力,见缝插针的插入各种功能。

每个产品,均有自己的边界,一个产品应对一个核心诉求,解决一个核心问题。有的产品团队因为历史上有大的收入,或者大的用户量,就觉得自己牛气。 对产品的核心理念和用户的感受,缺乏敬畏心,以为有资金有团队,叠加功能就是他们团队的狼性进取。 在业界,有不少公司的产品也有存在同样的问题。

面对真实的世界,产品人不应该那么自恋。即使有用户量、有资本、有团队、有 IP、有收入,也并不代表你很牛,那只是一些辅助的元素而已,并不值得骄傲。贪心的加法,本质上就是违背产品的核心诉求,违背人性自然的规律,再多资源,也必然会失败。

对一个产品的方向和边界,产品人是需要有坚定的信仰和敬畏心。团队能否聚焦在一个核心场景上,能否优雅的和穿透性的解决一个社会问题?这些才是产品人值得骄傲的地方。

不克制之三:猴子掰玉米

还曾经遇到一些产品团队,产品领军人的思考深度不够,对产品的方向和路径,缺乏自信。 他们会出现反复的大幅度的改变产品方向。每个版本都是大变样,方向一会向东,一会向西。

团队是很勤奋,加班加点,可惜战斗力也是极大浪费,就像是猴子掰玉米,浪费了团队的时间和生命

互联网的产品在迭代过程中,团队通过必要的试验,通过必要的求证是很正常的。但如果像猴子掰玉米那样,一个版本是玉米,下一个版本变成桃子,再下一个版本变成西瓜,这就是产品领军人的思考深度不足,根本没有思考清楚要解决啥问题,被各种概念牵着鼻子走,把团队带到沟里去。

克制的力量:YouTube 的体验

在和同事们交流的时候,有同事表达他也很想克制,但克制会让他的团队不能完成KPI,满足不了部门、BG、公司对业务数字的期望。我回应说,克制背后需要极大的努力,优雅的魅力也是巨大的。

我在海外用的比较多YouTube、Netflix,给我的感觉很值得信任。特别是YouTube,我几乎每天都用。这里专门谈谈You Tube 的广告体验。

在我的Mac上,YouTube的贴片广告通常5秒后就可以点击跳过;再比如,如果有一个视频,你之前看过一段,下次再点,YouTube就会直接从上次播放点继续播放,而不会先让你再看一次广告。

YouTube市场占有率估计是全球遥遥领先的第一,YouTube这种克制和敬畏,用户能感受得到。我经常会5秒之后,静静地等着看完整个广告。有几个原因,一是YouTube 上的广告大多制作精良;二是它的端对我的兴趣适配的较好;更让我感觉好的是,它提供了5秒跳过的选项,这种克制让我对YouTube 的广告也产生了信任。 我的孩子每天最开心的事,就是获得20分钟的YouTube时间的奖励。优秀的产品体验,克制的广告体验,让孩子也成为YouTube 的忠实粉丝。

我相信,好产品如能坚持克制,可以走的更远,也会有更好的商业回报

克制的来源之一:初心

一个优秀的互联网的产品,初心往往都是很朴素的,就是用互联网帮助人们解决一个生活中不爽的问题,让生活更好。

而在一个竞争激烈的环境里,在一个大型组织里,团队比较容易迷失,变成了为 KPI, 为了做大,为了出名,为了打败竞争对手,当团队把 “成为行业第一”, “我要做老大” 当成目标, 就容易陷入越做越想 “更强大”, 缺乏抵御诱惑的能力。

作为产品带头人,如果只是为了业绩欲望,只是为了业界出名,这个带头人的凝聚力是不足的。团队智慧的凝聚,不是来自于VP、总裁、CEO  的赞美,甚至不是来自于奖金激励, 而是产品本身让生活变得美好所带来的愉快和兴奋。

克制的来源之二:有智慧,有功力

坚持克制的团队会产生无形的魅力:大家愿意加入这样的团队,因为这个团队有产品的灵魂

在克制的团队工作,大家不需要去折腾很多短期的无用功,不追求一时数字的好看,不会有一年十次改版,不会有无数活动,不会硬塞各种“更强大”功能。这些东东把大家忙得不可开交,但对社会并无实质意义。

克制一方面是尊重用户,另一方面就是让产品团队,要在每个细节都要求更美更合理。在克制的团队工作,绝对不会轻松,更不会轻易成功。微信团队在3年前设计朋友圈的体验时,一支十来人的小分队,纠结了许多个日日夜夜,尝试了数十版,炔堪姹竞糯A到Z用尽了,无数阵痛之后才打磨出一个让小伙伴们喜爱的好作品。  

“做一个产品取悦自己”远比“做一个产品满足部门业绩”更困难,也更能激发团队的智慧。这样的产品带头人和团队所产生的力量是巨大的,我称之为会发光的带头人、会发光的团队。

能发出光的产品人

有同事这样说,他只是这大型企业里的一个产品负责人,不是大领导,缺乏影响力去改变团队,当产品不克制时,他如何自处?是据理力争?是换岗位换部门?换BG?甚至换公司?去创业

这里没有统一的答案。每个人和团队的情况都不一样。

在企业里,这种人品也是无形的存在。他不是来源于职位,不是来源于KPI,不是来源于上级的令箭。如果你不能发光,只是关注自己团队的利益,“兄弟,我这边KPI差多少,请你帮忙。”这样给人的认可度估计就很有限了。

当一个产品人怀有克制和敬畏心,对核心问题有坚定的穿透力,他的出发原点,并不是为了给上司交差。 这样的产品人能给团队带来信任的凝聚,这种人就能发出光。

这种光可能在公司HR考核体系里难以量化,甚至也不容易被看到,但是小伙伴们其实都能感受到。这就是一个产品人的口碑,这也是一个产品人的信仰。

PS:如果您想和业内技术大牛交流的话,请加qq群(527933790)或者关注微信公众 号(AskHarries),谢谢!

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Harries Blog™ » 腾讯创始人张志东谈产品:贪心是致命硬伤,要有克制之心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