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兴新经济基金邹彦书:扣下扳机的那一刻,我在想什么

华兴新经济基金邹彦书:扣下扳机的那一刻,我在想什么

记者:宁泽西

编辑:yinming

寻找独角兽背后英雄,揭秘实力投资真相,欢迎关注创业邦「投资名人堂」。这些独角兽捕手,投出摩拜、ofo、滴滴小米、知乎、陌陌、快手等,本文系第37篇报道。

今年4月份,明略数据宣布完成10亿人民币C轮融资,华兴新经济基金领投。这是华兴新经济基金执行董事邹彦书在科技领域参与的又一笔大额投资。

作为华兴资本旗下的投资业务的最早期员工之一,在正式转入科技赛道之前,邹彦书主要Focus在O2O领域,并参与了对大姨吗、途家、融360、无忧英语、拉勾网、积木盒子、知声、小米、找钢网、哔哩哔哩、一起作业等等明星项目的PE阶段投资。

转折发生在2016年。

如果说此前是因为To B项目匮乏,投资人“迫不得已”才选择扎堆在To C赛道,那么在2016年,随着市场信息化进程的明显加速,加之多年繁荣的To C市场的拉动,一批优秀的To B创业公司开始走向B轮后,资本市场的关注度发生倾斜。

“爆发可期”。看到机会的邹彦书迅速转身,All in科技和金融赛道:“科技和金融赛道往往需要投资人建立起足够高的知识壁垒,比市场更快一步成长起来,再加上足够的耐心,才有资格与能够持续创造价值的公司登上同一艘船”。

转身之后,邹彦书快速看准乐信、。尽管这些项目后来都成为各自领域里的代表性头部企业“。但在彼时,谁也无法预期这些投资决定是否正确。

“难免会有一些质疑声,比如同类竞品数据比它好那么多,为什么你要选择它?或者因为它当时的一些(负面)声音,而产生过怀疑”,对邹彦书来说,每一次投资都仿若扣动扳机,都会经过一轮挣扎,但“最终会坚持我的原则——回到基本面,相信市场逻辑、相信团队、相信尽调结果,相信我所看到的真实数据。”

邹:我是一名理工科的学生,本身对To B赛道有一些情结在里面。来华兴之前就在Fidelity Asia (富达亚洲)看过一些To B的公司,比如第一代CRM公司Xtools,但是在当时的中国的投资环境里,不看To C是不行的,因为To B公司很少。

2016年左右我选择了科技和金融作为主要覆盖的领域,一方面金融行业当时正处于很好的发展状态,另一方面,我看到在ToC 拉动下,To B市场也正迎来很多机会。中国应该是网络银行发展最好的市场之一,支付宝在高峰期一秒钟能处理30万的订单量,稍微大一点的商业银行一天的交易量超过1亿笔。国内很多To B公司从创立第一天起就要为服务大型客户做准备,不断提升技术能力;中国正处于快速信息化进程中,我认为这中间发展空间非常大。

邹:基本面是不变的,首先要从大趋势中寻找机会。To B市场的发展往往是靠底层技术来驱动,“能否产生颠覆市场的技术”可以作为一个明确的投资方向去研究,就像我们看大数据,是因为市场信息化是必然;看人工智能也是因为智能化;看IOT是因为5G。

其次,有了方向,就可以垂直到行业里去搜罗一批优秀的创业公司,在大家相互了解的过程中,优秀的投资人和创业者往往能够共同成长。当然,针对基础技术我也会读论文,跟行业里的专家去沟通。总之都要下苦功夫,没有捷径。

邹:作为一家PE机构,华兴新经济基金主要看成长期和中后期的项目。我们是生态链的打法:大数据分四层,最底层的技术层,我们投了云计算Ucloud;上面一层是数据库、数据存储,我们一直在关注,一旦出现符合我们需求的公司就会布局;再往上有数据源,数据源机会比较少;最顶层就是大数据在各个功能模块和行业的应用,这层我们投了明略和天旦。我们也一直有关注SaaS公司,但目前看到的绝大部分的SaaS公司从它的收入体量和成熟度来看,对我们来讲还是有些偏早期。

赛道和团队。关于赛道,首先我很看好中国传统企业信息化这件事,其次才是思考可以从哪些行业切入进去?

过往大数据公司最青睐金融行业,因为这个行业自身信息化程度比较高,但整个金融大数据市场已经是红海,所有人都说要去做金融,但银行方面并不能很好去辨别孰优孰劣,加上政策层面的影响,我们在这个红海市场里还是会比较谨慎。

华兴新经济基金在看数据领域投资标的的过程中,访谈了银行、公安、轨交等看起来很传统的公司,我们发现这些公司在数据底层方面已经做了很多准备,也对数据指导业务趋势有很清楚的认识,问题在于行业数字化程度仍然不足,市场上也找不到合适的服务商。这就是明略的市场机会。

首先,明略切中了公安、工业以及其它若干蓝海行业,这些行业本身痛点明显,市场也足够大;其次,明略的团队从创始人到高管、产品经理、组织都非常完整,尤其是高管团队,很多都来自其他创业公司CEO,明略能有这么强的凝聚力,非常难得。

变化往往与底层技术的发展有关。只有云计算发展起来,更多数据才能够被存储、被分析。当视觉识别、声音识别发展到一定阶段,才能转化成可以解析的数据结构。非结构化数据的智能化过程是因为各种技术的不断进步,在转化和编译上事先突破,才能够进展到新的阶段。

我们持续关注各个传统行业在信息化改造过程中所产生的机会,以及AI在各个垂直领域的应用。比如医疗影像行业,正在因为人工智能技术的进步,不再完全依赖人工,通过训练让机器先进行初筛。此外,我们也有计划在底层技术变革及硬件机会上进行布局。

邹:要分类看,如果这家公司能拿到独特且合规的数据,那绝对是非常重要的壁垒。只是目前国内大部分公司都不太容易获得这类数据。大部分公司像明略一样,更多的是将产生存储于公司各个部分的数据抽取出来,进行分析整理,将这些数据梳理成业务语言,这要求大数据公司必须非常理解甲方的业务,也是这类公司的最大价值所在。

还有一类公司,能够在一个大的市场中,从最初就在线下场景端布局,通过硬件获取数据,且能把后端打通,这类公司的价值同样非常高。

邹:IOT。

邹:最根本的原因还是在于底层技术的发展。比如5G来了,运算速度、带宽、数据等等都会上升一个量级,IOT势必将随之得到很大提升。当前AI的发展也为IOT提供了非常好的机会,谷歌亚马逊发布智能音箱就是一个信号,国内的BAT也都在做相关尝试。当然这只是一个入口,接下来会有各种连接。

邹:会,其实华为、海康威视都算是To B领域的巨头公司。移动互联网为中国ToC行业带来快速赶超国外的机会,下一波该轮到科技了。

本站部分文章源于互联网,本着传播知识、有益学习和研究的目的进行的转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如有著作权人或出版方提出异议,本站将立即删除。如果您对文章转载有任何疑问请告之我们,以便我们及时纠正。

PS:推荐一个微信公众号: askHarries 或者qq群:474807195,里面会分享一些资深架构师录制的视频录像:有Spring,MyBatis,Netty源码分析,高并发、高性能、分布式、微服务架构的原理,JVM性能优化这些成为架构师必备的知识体系。还能领取免费的学习资源,目前受益良多

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Harries Blog™ » 华兴新经济基金邹彦书:扣下扳机的那一刻,我在想什么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