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金服陈达伟炮轰P2P理财没安全感

蚂蚁金服陈达伟炮轰P2P理财没安全感

  6 月 3 日,蚂蚁金服总裁助理兼研究院院长陈伟达、91 金融联合创始人吴文雄、私银家 CEO 徐军、挖财总裁顾晨炜和金斧子总经理曾亮亮今日在蓝莲花研究机构主办的“互联网金融融合与创新”高峰论坛上就“互联网金融理财平台的竞争之道”进行对话,互联网金融千人会副秘书长曾光为本次论坛的主持人。

  论坛一开始,蚂蚁金服总裁助理兼研究院院长陈达伟就将枪口瞄准了台上的另外四位嘉宾。陈伟达称,如果同样卖一支基金,如果蚂蚁金服也卖的话,80% 的人会选蚂蚁金服。其他公司就算老板用生命去担保,用全部的家产去担保都没用。用担保公司担保也解决不了实际问题,因为中国的担保公司几乎没有担保能力。

  以下是论坛对话实录:

  曾光:非常荣幸能够来到蓝莲花举办的“互联网金融融合和创新”高峰论坛。首先我们请各位嘉宾介绍一下自己,也介绍一下自己的企业

  吴文雄:大家好,我是 91 金融的吴文雄,我们成立 4 年时间,我们做私募,做保险产品,未来希望建立生态结构,满足中小企业和个人的需求。今年我们在做上市启动,跟很多投资人也会交流,希望未来有更多的机会。

  陈达伟:在座的其实都是老板,我是打工的,我们蚂蚁金服主要是支付宝做起来的,后来陆陆续续的余额宝、招财宝,还有一些境外支付,包括小贷,还有芝麻信用等等东西。我们现在做的主要还是以普惠金融为主,给普通老百姓,做一些普惠型的理财,让屌丝们能够有一个释放自己的金融压力、找到理财之道的大平台。其实我们现在的产品挺少的,是一些票据类的。相信蚂蚁这个平台让老百姓知道理财这个概念,让老百姓有了理财意识,接下来在很多垂直和细分领域,在座的各位老总的产品做得好,对我们老百姓来讲就是种福音。谢谢。

  顾晨炜:接着巨大无比的蚂蚁金服介绍一下我们比较渺小的挖财。我们是典型的草根创业公司,到现在已经第 7 个年头了,我们做的是手机上的财务管理助手,可以把银行卡、信用卡、公积金等等各个类别的跟钱有关的帐户放到一起,我们挖财是这样一个小助手,在管钱的基础上提供一些理财的建议。

  徐军:几位都很客气,我们做的是“二八”里面的“二”,做中高端的客户的资产管理,是一个互联网大资管的公司,主要的客户是中国 1400 万有钱人。这 1400 万,差不多1% 的人口占有 55% 的资产,我们想在这个夹缝当中生存,就不和蚂蚁和挖财去拼了。

  曾亮亮:我来自深圳的金斧子,我们是一家互联网综合理财服务平台。其中的“二”我们也做,其中的“八”我们也做,“二”这一块我们是做财富管理,是对投资者的,还有一个是跟徐军总这边有点类似的,我们也有低端的 B2B,让人们从我这个平台用我的产品进行资产配置。另外还可以做像挖财这样的,做大众用户的理财。谢谢。

  曾光:把嘉宾分一个类,我想先问一下私银家的徐总,你们是把这种独立的理财师会聚到你的平台上,由理财师对你的客户进行产品或者服务的提供,那么在这一块,您觉得在整个中国独立理财师的市场有多大?

  徐军:中国这个市场还是比较大的,首先我们服务的是高净值的人群,这些人买的产品都是一百万以上的大产品,这些产品各有不同。中国有四百万专业的理财人群,我们把他们服务好,让很多理财师出来创业,我们的使命是把他们的平台建好,把他们服务好。美国有 43% 的理财师是独立理财师,我认为中国未来还是有大量的理财师会出来的。

  曾光:如果不依附于机构,独立理财师有生存的空间吗?

  徐军:应该还是有,现在很多保险公司代理很多机构松散的关系,没有我们这样的平台,离开机构没有产品没有平台,没有任何的支持。现在有了这样的平台之后,其实我们看到理财师是有很强的创业能力的,而且他是有客户的,有很好的经验和很高的信任。

  曾光:问一下顾总,挖财有点类似于个人资产负债表管理,现在这一块的进展深度到什么程度?比如说导入一些客户的卡、查一下余额,现在能够查到客户的贷款和资产情况吗?

  顾晨炜:这个问题是关于个人财务管理的广度和深度,这一块我们在不断的进展。在我们开始做的时候想得比较简单,就是把内容放到手机上,做手工记账,后来我们改成自动记账,有信用卡和银行卡。今年我们会进行全方位接入股票管理。这一块的广度越来越广,深度也越来越深。

  曾光:吴总,我们也在各种场合见到,91 金融发展也很快,我经常看到 91 金融的新闻。目前它因为成一个金融超市,那么在未来你们怎么看这个金融超市的未来,以及你们准备做哪些动作?

  吴文雄:我们一直把超市作为一个满足各种需求的入口,从最早我们卖保险产品,卖贷款产品,到企业或者个人,这当中不断的细分。

  从超市我们也有很多的业务形态,最开始是超市,用户也越来越多,我们最开始是帮助这些用户得到最精确的结果,提供优质的产品。我们希望产品更多元化,优选更多的产品给用户。

  这其实是要有一个积累的过程。其实很多用户有越来越精细化的需求,可能会通过你的超市对接到金融机构,可能归于更个性化的需求。这样使得我们有这样一个业务转型,我们希望和金融机构合作推出一些产品。

  我们成立了私募公司,包括和银行合作推出贷款类品。到最后我们可以筛选出越来越多的精准的个人,有个人的融资需求投资需求,也有资产配置需求。这样就可以把业务线更进一步的延伸。

  在这个过程中业务不断的进行升级和推演,可以面对到不同的人群。最广泛的人群对应到超市,最细分的对应到自营产品。我不是一个做二八的业务,我们有三百多万的群体,为他们提供更精准的消费产品,从理财、储蓄、贷款、保险到资产配置这样全套的方案,这是我们未来的方向。

  曾光:你们做的类似于一个全产品全生命周期的财富管理解决方案提供商。来自于深圳金斧子,开始做投资顾问平台,后来做财富管理,现在开始销售产品,很多方面也跟其它几家有点像。你们是怎么看这个竞争格局的?

  曾亮亮:我们其实更大的理念是想建立一个财富的生态圈。互联网金融经过这几年的发展,在跟客户接触的过程中,不管是B端客户还是C端客户,他们的投资理财意识在逐步的增强,这是一个可喜的变化。

  另外理财师也面临一个困境,中国是分业经营的业态,银行只能做银行的事情,保险只能做保险的事情。我们做这样一个平台是希望打破这个间隔,我们希望通过我们这个平台,对投资者和理财师,从销售导向往客户导向走,这个过程中我们发现用户的需求越来越趋向于产品。

  投资者也在跟着市场的节奏在变化,理财师也在跟着这个精准的脉搏在变动。我们接下来会引进金融创新人才,聘用了以前的信用分析师,来夯实我们的团队,更加贴近互联网。

  曾光:谢谢。最后我们请陈院长,因为蚂蚁金服也是国内互联网金融的龙头地位,作为研究院院长,对各种业态分析了解也比较深入。刚才几位嘉宾讲的互联网金融互联网理财,包括竞争的态势,您是怎么认识的?

  陈达伟:说老实话,在座各位业务各有侧重,但是还是有很多的重叠。我不说大家也很明白,确实有重合。但是重合是肯定的,因为金融是一个标准化的产品,虽然有很多非标产品,但是现在通过互联网包装的非标产品,实际上最后你会发现像余额宝这样,从最开始央行有活期有定期,现在有了大额存单,这些都是慢慢的吸收了,银行为了保护负债端的资产把它留在这边。

  但是外面的理财产品,各种宝宝们,包括货币资产的基金把这个负债拿出来了,要保住这笔存款,就要推各种各样的产品来保住这块东西。怎么样才能保住?就是顺应市场的态势推出各种各样的产品。现在的牛市不会长久,虽然政府有意拉长牛市,但是中国的特点,再怎么搞都是熊短牛长。

  蚂蚁金服,像阿里和腾讯这样体量的公司,我们只能打造生态底层。还有一个最重要的,我们做了什么事情,就是把底层的金融基础做好。

  什么金融基础?比方说在座如果想做 P2P 的理财产品,P2P 在市场上真是什么都有,怎么判断是好是坏?不是说在座四位用生命去担保,用全部的家产去担保,这没用的。这些有一定的效果,但是解决不了实际问题,用担保公司担保也解决不了实际问题。中国的担保公司几乎是没有担保能力的,那么怎么样能让大家放心?有大的平台帮你做底层的风险识别和评级,老百姓才有可能去买这些产品。像 BAT 这样大的平台更重要的是做好中后台的事情,而要在上面长出花花果果长出树来,就是在座的各位要做的。至于四位有什么特别大的区别,我觉得理财本身,天下文章一大抄,天下理财也是一大抄,只有看谁把产品做好做到极致,谁能真正为客户考虑,谁能真正让客户觉得安全。我说句不好听的话,我今天是代表蚂蚁金服过来的,但是如果同样卖一支基金,如果蚂蚁金服也卖的话,80% 的人会选蚂蚁金服,如果工商银行也卖的话,90% 的人会选工商银行。安全性这是很重要的一点。

  要做好的话,几个重要的关系,一个是安全性,一个用户体验,第三是真正结合老百姓的需求。我觉得非常幸运的是互联网+起来了,互联网金融起来了,在座的能够把老百姓的这个刚需好好解决,这是老百姓的福音。慢慢做大了,金融的安全性,老百姓的安全感,安全性和安全感是两码事,哪怕工商银行今年被盗十个亿,没关系,老百姓的安全感还在。但是我们在座的企业,我们要出了什么问题,那是很容易让人没有安全感的。

  曾光:陈院长提了一个问题,偏中小型的金融机构,很多的产品是缺乏安全感的。现在这四位我想已经憋了一肚子话,四位对陈院长的观点,没有安全感这个观点,你们有什么看法?

  陈达伟:不是说你们的产品不安全,我是说社会老百姓的认知。

  顾晨炜:其实我是非常认同陈院长说的,确实是这样。我们作为创业者是用发展的眼光看这个问题的,我们不会自我陶醉,觉得稍微取得了一些小小的成绩就忘乎所以。确实,金融是一件长期的事情,在中间所有的一切,刚才讲的所有这些风险,声誉风险是一个最大的风险。我想我们应该怎么做?而不是光说说。

  首先我们对客户的隐私保护是特别注意,做到银行级别的隐私保护。包括管理上,我们要做到像银行级别一样的管理。还有给到大家的认知上,为什么我们要拿所有可以拿到的认证,所有这一切都是为了加强客户的认知。声誉风险是最大的风险,所以我们才会采取保守的态度。现在为止我们挖财还没有出现一单的逾期一单的风险。

  吴文雄:我补充一下,陈院长讲的安全感我认同,这个话要分两方面讲。一个是安全感很重要,整个金融的消费来讲,安全是最主要的一个体验,这个体验会影响他所有的判断。对小企业来讲,做好安全是最底线的东西。近年来发生的跑路事件,除了道德风险,除了恶意的之外,出现这些所谓的坏账或者是逾期的问题,都是肆意滥用杠杆,最后资金出现问题。这个是我们要去警惕,这个行业来之不易,任何对这个行业的污点都可能让所有公司的努力都化为零。

  还有是不是小公司或者中小企业,因为它的知名度、品牌,给大家的安全感不如银行不如 BAT,那么我们是不是就不做了?是不是有大公司存在我们就不用存在了?这要考虑另外一个感,距离感。因为互联网要提供更加丰富、多元化、多层次的服务。面向个体的最精确的,能够照顾你心理感受的,除了安全感之外的一个体验就是距离感。如果银行距离我很远,没有距离感,我不喜欢它,那这个空白谁来填补呢?我想应该是真正懂用户、熟悉用户,并且能熟练的在安全感的基础上提供自动化定制产品的公司。

  曾亮亮:我补充一下,回答一下陈院长的一个观点,如果一个产品蚂蚁金服卖,80% 的人都会选择蚂蚁金服,工商银行卖 90% 的人都会选择工商银行。但是就是因为有一些客户被他们忽略掉了,私人银行的资产起点是有要求的,比如 100 万美金,那么 50 万到 100 万美金的这部分用户由谁来服务?这给了我们可以给用户服务的点。所以我们可以把这个足够大的市场,通过一个客户的体验,通过我们这些草根创业,更好的去服务这些被大的机构忽略掉的部分。

  徐军:财富管理这是个一百万亿的市场,今天这里的所有公司加起来可能不到一万亿。就像最早的电商一样,我们现在是教育市场教育客户的过程。十几年前在网上买东西是不可思议的事情,我想五年以后,大家在网上做财富管理做理财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这对行业来说,现在是非常早期的阶段,需要更多的公司一起来把消费者和市场教育好,来抢占这个 99 万亿的市场。

  陈达伟:其实我非常同意徐总刚才讲的。安全感的确是一个存在的问题,但是这并不代表这个行业起不来。财富管理可以说是红海也可以是蓝海,红海就是被抢得差不多了,但是蓝海是中国有这么多人没有想到这样去做。不要说一百万亿,老百姓手里就有五十万亿。存款理财化,它是一个不可逆的趋势,这个趋势我非常认同。至于谁能把它做好?我觉得通过金融机构,通过 BAT 这样的大平台可以做个六成七成,但是还有三四成做不了。这需要我们许许多多的优秀的企业把这个市场服务好。我觉得趋势已定,顺势而为是互联网时代非常重要的一个特点,就是一定要顺势而为,不能逆着来。

  所以在接下去的这个理财时代,让老百姓出来说,我真的享受到理财产品了。到那个时候,现在的小企业都成长成了大企业。现在有几个老百姓有非常好的融资渠道、投资渠道、保险渠道?没有,这个需求要不要得到满足?我觉得在中国这个神奇的国度,任何需求都会得到满足的。我也很看好互联网金融的这些公司,只是我们目前把这些东西做好了对大家都是好事情。

本站部分文章源于互联网,本着传播知识、有益学习和研究的目的进行的转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如有著作权人或出版方提出异议,本站将立即删除。如果您对文章转载有任何疑问请告之我们,以便我们及时纠正。

PS:推荐一个微信公众号: askHarries 或者qq群:474807195,里面会分享一些资深架构师录制的视频录像:有Spring,MyBatis,Netty源码分析,高并发、高性能、分布式、微服务架构的原理,JVM性能优化这些成为架构师必备的知识体系。还能领取免费的学习资源,目前受益良多

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Harries Blog™ » 蚂蚁金服陈达伟炮轰P2P理财没安全感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