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邦数码大败局:为何总是起大早赶晚集?

久邦数码大败局:为何总是起大早赶晚集?

  雷建平 6 月 15 日报道

  在当前盛大游戏、完美世界、世纪佳缘等公司纷纷私有化,尤其是分众即将借壳登陆A股之际,在美股市场长期低迷的久邦数码也成为这股浪潮中的最新一员。

  久邦数码日前宣布,与 Sunflower Parent Limited 达成合并协议及计划。Sunflower Merger Sub 将与久邦数码合并,久邦数码在合并后将成 Sunflower Merger Sub 存续公司和全资子公司。

  在独立董事特别委员会建议下,久邦数码董事会批准并购协议,并建议股东投票支持这一并购协议。这一并购预计 2015 年下半年完成。这意味着久邦数码将在上市 2 年后完成私有化。

  资料显示,Sunflower Parent Limited 由久邦数码 CEO 邓裕强、COO 朱志、IDG-Accel 中国成长基金、IDG-Accel 中国成长基金A、IDG-Accel 中国投资等一起组成的基金。

  腾讯科技两次致电久邦数码 CEO 邓裕强,询问久邦数码是否会回归A股市场。邓裕强第一次支支吾吾回答“没”,第二次则干脆表示没有时间回答这一问题,并匆忙挂掉电话。

  据腾讯科技观察,在经历短暂的上市辉煌后,久邦数码自 2014 年 8 月以来,股价一直低迷。截止到上一个交易日,久邦数码股价为 4.67 美元,远低于当初上市时的发行价 11.22 美元,较之高峰期的股价 31.83 美元更是缩水了 85%。

  更重要的是,在过去不到 1 年时间,久邦数码高层离职频频,CFO 李劲、总裁张向东相继离职。今年 4 月,邓裕强的左膀右臂常映明也辞去公司首席运营官和董事等职务。

  高层离职不断,业绩停滞不前

  说起久邦数码,得从其三位核心老板说起。邓裕强、张向东和常映明是北大同学,从创立久邦数码到现在已合作快 10 年。邓裕强、张向东和常映明三个人各有分工。

  很长一段时间,邓裕强把握大方向;张向东负责宣传、融资、北京及海外;常映明负责落实具体管理和广州。三人中一个是幕后大老板,一个负责抛头露脸,一个具体落实管理。

  上市之前,三人之下分别有若干个分管具体业务的副总级人物:

  1. 负责销售的 CMO 张旻翚(2013 年 12 月离职);
  2. 负责海外的曹明(2013 年 12 月离职);
  3. 上市的最大功臣,首席财务官李劲(2014 年 8 月离职);
  4. 负责 Go 系列产品海外市场的 CTO 黄爱华(2015 年 4 月离职);
  5. 负责 3G 门户和久邦阅读的高峰(2014 年秋天离职);
  6. 分管 Go 系列产品国内市场的梁国盛(2014 年秋天离职);
  7. 新加入的分管海外(Getjar)和人事的 COO 朱志;

  这其中,曹明在久邦数码扮演很大角色,负责 GO 系列商业化,最重要贡献是,与猎豹移动签署 1 年的 Clean Master 推广协议。到久邦数码宣布私有化前夕,这些管理层基本已离开。

  就连久邦数码最核心管理层中的 3 个也离开了 2 个:张向东(2014 年 12 月离职)、常映明(2015 年 4 月离职),仅剩下邓裕强。

久邦数码大败局:为何总是起大早赶晚集?

久邦数码营收持续停滞增长(腾讯科技制图)

久邦数码大败局:为何总是起大早赶晚集?

久邦数码净利表现(腾讯科技制图)

  高层持续走人背后,是久邦数码的业绩持续差强人意。对比久邦数码最近 2 年财报数据可看出,久邦数码营收增幅不大,净利则甚至还不如上市前的几个季度。

  被“忽悠”?APUS 桌面意外崛起

  久邦数码上市前夕,曾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情,当时被传为久邦数码的一段经典,即 360 和猎豹移动这两个曾经杀红眼的对手,此时跳入同一战壕,为久邦数码上市后的股票护盘。

  当时,猎豹移动 CEO 傅盛对腾讯科技表示,投资久邦数码主要是对其模式看好,也是相互支持。猎豹移动通过网址导航、浏览器获得很多收入,有钱了,开始进行投资。

  360 总裁齐向东对腾讯科技表示,投资 3G 门户是由于其在移动互联网领域做了多年,投入很大,很长一段时间引领移动互联网的大潮,虽在智能手机时遭遇到冲击,但没有放弃。

  这本是佳话,却是猜中故事开头,没料到结局,某种程度上,久邦数码是栽倒在这一合作上。

  就在猎豹移动上市前夕,当时负责 360 海外业务的李涛带队到久邦数码合作,李涛核心想法:要和久邦加强合作,一是加大推广预算,二是战略投资,但有个条件:独家,要签排他协议。

  360 董事长周鸿祎也曾亲自找到邓裕强、张向东,久邦数码考虑再三,最终签署这个协议,与猎豹移动终止合作,而独家推广 360 的产品。这个很美的计划却“耽误”了久邦数码。

  猎豹移动的 Clean Master 不再为久邦数码的海外化概念背书,另一方面,360 与久邦数码的合作迟迟没有下文,以至于久邦数码离职高管称,“说白了,我们被忽悠了。”

  更让久邦数码无法接受的是,360 自己做桌面产品,还挖走了 GO 桌面一位技术高层,甚至李涛本人从 360 离职,自己去做 APUS 桌面,李涛的势头甚至超过久邦数码海外布局。

  自从 2014 年 6 月成立以来,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里,这个来自中国的安卓系统应用企业已经获得惊人 1.16 亿美元融资,及 1.5 亿用户,同期久邦数码仅有 1.6 亿美元的市值。

  久邦数码作为中国最老的移动互联网企业之一,曾经在功能机时代领先一时,后来又在海外化概念中再次领先,遭遇“起个大早,赶了个晚集”。

  据知情人士透露,不能完全意义上说是 360“耽误”了久邦数码,是当时邓裕强对久邦数码开价很高,还要求 360 以高出市价不少的价格入股久邦数码,导致双方很长一段时间僵持。

  那为何猎豹移动、APUS 桌面能后来居上,反而久邦数码总是陷入落后了呢?

  一位熟悉久邦数码的人士对腾讯科技表示,久邦数码产品模式比较单一,其在拥有大量用户后,没有实现进一步的转化。在全球布局的格局下,久邦数码还始终停留在做小工具阶段。

  “久邦数码给人的感觉是,好像有无数的小产品和工程师,但企业领导人没有大局观。某种程度上,猎豹移动能成功,就是其产品 Clean Master 实现了单点突破,进而带动业务发展。”

  一位前久邦数码高层对腾讯科技表示,还有一个很重要原因是,GO 系列产品严重老化。

  “在智能手机功能还不太完善时,GO 系列产品功能很全,能很好满足用户需求,但随着各家智能手机功能完善,不断开发新产品,GO 系列产品与其差异化不强,还显得很笨重。”

  上述人士称,加之久邦数码当初为追求上市,过早的追求商业化,上了很多广告,破坏了用户体验,导致 GO 系列产品虽然也获得了很多的用户,但也相应流失了很多用户。

  “对久邦数码来说,这就是一个悲剧。看看后来李涛的 APUS 桌面为何能起来,就在于 APUS 桌面做得很轻,做了很多智能手机厂商不会做的事,反而受到了海外用户更广泛的欢迎。”

  GO 系列产品在经历 2013 年底的高峰后,进入到 2014 年就开始走下坡路。

  曾有久邦数码离职员工评价说,久邦数码 2003 年押宝移动手机门户对了;2008 年搞 Go 浏览器错了;2009 年 Go 桌面押宝安卓又对了,作为员工看得真是心惊胆跳。

  如今,久邦数码又将目光瞄准了A股。不过,一位业内人士不禁对腾讯科技感叹说,没有谈得上有沉淀和积累,只靠眼光,抢先一步,就能立足的互联网蛮荒时代已经过去。

本站部分文章源于互联网,本着传播知识、有益学习和研究的目的进行的转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如有著作权人或出版方提出异议,本站将立即删除。如果您对文章转载有任何疑问请告之我们,以便我们及时纠正。

PS:推荐一个微信公众号: askHarries 或者qq群:474807195,里面会分享一些资深架构师录制的视频录像:有Spring,MyBatis,Netty源码分析,高并发、高性能、分布式、微服务架构的原理,JVM性能优化这些成为架构师必备的知识体系。还能领取免费的学习资源,目前受益良多

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Harries Blog™ » 久邦数码大败局:为何总是起大早赶晚集?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